烈嶼聚落之典故與風水傳說

036-1.jpg


cls_029.jpg  林金樹先生:
    雙口在以前我們稱為「西倉口」,傳說村落開基時,有一位地理師經過,說此地風水是個很好的穴位,必須興建祖厝才會興旺,而此穴稱為「七星墜地」。
    從苦山後到湖井頭稱為「七星」,雙口祖厝的方位為正南北、正橫龍的座落,有著良好的風水,然而祖厝蓋好之後,地勢甚旺盛,但因為祖厝的西方地勢較弱,無法配合,於是村民就在祖厝西側建廟,說可以補足此地的靈氣,而此廟有「一廟抵三山」的說法,以抵擋西向海面來的衝擊,而此廟的名稱為「拱福宮」。
    拱福宮主祀土地公是由西方分靈而來,但土地公因為沒有兵權,只有管理地方上事物的權力,所以後來有人建議,必須有一尊更具神力的神明來保佑村民,於是請來朱王爺供奉,由於青岐也供奉朱王爺,青岐的慶典是農曆六月初八,所以我們就把慶典提前兩天,訂於農曆六月初六,朱王爺帶領神兵來保佑整個村莊,所以雙口的這間廟宇雖然稱「拱福宮」,但裡面所供奉的主神卻是朱府王爺,其源由在此。



cls_021.jpg  方清皮先生:
    我個人認為風水之說可信,也不可完全盡信,要考量的是當時的地理環境,據說古早庵頂、后宅一帶地界是后頭擁有的,后頭村有一祖墓還葬在西宅山上,聽說這個墓穴為「白虎穴」、「落山虎」,因有此傳說而使此墓的子孫在清明節不敢去掃墓,為什麼會有這種說法呢?傳言是說這個墓旁埋有二百二十四箱金銀,守墓怕被盗而故意放話,這個傳言的真實性不得而知。
    后頭古時在烈嶼為第二大社(村落)。第一大社是青岐,此因地理環境的關係,青岐的地理位置佳,靠山靠海,水源充沛,所以吸引人們的聚集,村落自然就大。后頭臨接麒麟山,因此有完整的聚落聚集,而后頭也是因為靠山靠海,地理位置佳的緣故,故有「小台灣」之稱。

cls_045.jpg  陳清海先生:
古時說湖下的風水好,社址的東西南北方,傳說是:「東漁坊」:湖下、羅厝、后頭、黃厝。「西鳥籠」:西邊山頭,黃昏時,樹林裡常聚集著很多鳥群,「南蜘蛛結網」,「北美女疏粧」,湖下的少女美貌似天仙,後來是因為風水被破壞,而失去優勢,其實風水並不可不信。


cls_007.jpg  洪天映先生:
    青岐的風水地理位置佳,有著「龍頭鳳尾」的傳說,石鼓山為龍頭至南山頭是鳳尾,而鳳身為現今的祖厝,可說是一個很有靈氣的地方。
    祖厝前面有一個池塘,傳說這個池塘裡面要是有水,青岐的人就會很富有,相對而言,如果池塘裡沒水,村民就會陷入貧窮。

cls_003.jpg  洪萬源先生:
    青岐洪姓的開基始祖起初是住在西方,即現在西方佛祖宮前面戲台的位置,目前還是青歧的公地,後來遷徙到東林,現在的東井是洪氏開鑿的,所以現在東林奉祀「洪府元帥」。
    青歧的「鳳穴」遭到破壞,是因為有鄉親要蓋大厝時,去南山頭採石,打破了鳳圭,那隻鳳哀號了三天三夜,鳳穴遂失去靈氣。而蓋好的房子也不好住,陰陰暗暗的,壞天氣時屋頂會漏雨,牆壁會流出像血一樣的水來。
「破湍頭」有一「仙腳印」,旁邊有一顆石頭形狀像似雞,所以才叫「仙雞」,現在已不存在了,那邊還有一個「仙洞」,現在仙洞還存在著。
    據說以前倭番(倭寇)就在這裡登岸,更早期還有紅毛番(荷蘭人),他們只在青歧到羅厝ㄧ帶海岸豎旗佔地,並沒有上島,仙洞後來又叫「鬼仔洞」,傳說當年倭番上岸時,帶的ㄧ隻狗往洞裡跑,倭番聽到狗叫聲,就跟著往洞裡走,後來被住民潑油放火封住洞口,悶死他們,之後仙洞就被稱為鬼仔洞。
    那個仙洞、仙腳印與仙雞,都在「破湍頭」附近,仙洞是在潮水可淹得到的地方,鬼仔洞據說可貫通到后頭,所以有句「后頭○通到青岐鬼仔空」,洞目前還在,只是至今還沒人敢進去過。從仙雞通往猛虎嶼之海域中有一條沙線,外國船隻不知道此處有沙線,船隻不小心容易擱淺發生船難,所以此處稱為「破船頭」,其實應該稱為「破湍頭」。
    這些東西與故事,其實應該稱之為遺跡,因為實際上這些地方都有跡可循,無中生有的不確定的,才稱之為傳說。



青岐鳳穴傳說(青岐洪氏祖譜)
洪氏始祖於宋紹興年間,自同安徙入烈嶼島;初住西方(今西方佛祖宮前戲台地,即當時洪楷厝宅,后租給西方民間居住,民國四十三年遭砲擊毀,七十六年租給西方宮建戲台),楷祖精通易理,觀西方形勢狹削,屬丘陵地帶,土壤貧瘠,人丁不盛,不適合單姓傳衍,堪稱雜沓之所;於是徙居東林,又覺東林地處四塞,山巒多耕地少,南方有七星墩(三十八年部隊移作小型機場)、農業不展,非蕃衍族盛之所宜,為貽厥孫謀,擇福地而居,選好梓以住,青岐洪氏先祖踏遍烈嶼荒山蔓莽、四處探察龍脈吉地、偶爾在青岐南山頭(現改亂石山)眺望遠近山陵,正當滿潮高漲、滔滔海水由龜山港(現改貴山)隨潮流灌入楊厝坳(現改陵水湖)另一潮水由港口淹入下鹽埕坳(現改清遠湖),山環水抱,二湖凌水定波,清流遠迤,夕陽映照,碧綠湖水蕩漾,五彩繽紛,驕豔奪目,蘊涵無限禪機,似真似幻,猶如二翼在飛翔搖蕩,旋回瞰覆鼎嶼(現改復興嶼),居高臨下,浪濤起伏,碧波萬頃,漣漪回漩,景觀優美,宛若鳳凰仰首,飛騰之勢,依山脈形態論斷,湖水分八字,為鳳翼開幛,覆鼎嶼形成鳳凰昂頭,後有石鼓山、松柏山、西山,連接龜山,四山連續隆起,疊疊緩緩山巒,狀似鳳尾融結,山峰受靈氣所鍾而成龍脈,都天寶易理稱,凡起一峰為一脈,一岡山脈一節龍,節數越多人丁吉祥越旺。經四野形勢詳斷,儼然猶如展翼鳳鳥在活躍浸動,所謂鳳凰來儀,山川瑞氣,地靈人必傑,洵乃光前裕後之聖地,定卜來日瓜?可期,子孫飛黃騰達,公心清水現月,意定天無霞,心曠神怡,沾沾自喜,暗忖此地山巒疊翠,一片青光,加上鳳凰來儀之吉地,即取昔日鳳鳴岐山生聖主,及周文王封地岐山之典故,定名曰青岐。遂擇青岐鳳地啟十七郎派萬世淵源,開族蕃衍,發文武科甲之榮。明朝出進士、武雋、文魁、貢員等數員,澤被吾宗。
    相傳清中葉民間建厝,當時石材採購不便,請石匠至崎路仔海邊開採石門柱,不意踩傷鳳喉處,忽而鳳鳴三晝夜,似是痛楚難堪,該處石塊流出血水數日,而石門柱亦有血色,(三十八年房屋被毀,已無痕跡可稽)因而鳳穴失去靈氣,從此稀有科甲登第、達官顯要之裔。



cls_008.jpg  林登成先生:
古時在現今發電廠後方,有座「姑娘宮」,姑娘宮就是未婚少女拜的宮廟,跟「水尾宮」差不多大小,在姑娘宮附近的花崗石坡,有一個「仙腳印」,腳印模樣非常的明顯,好像是右腳。另一隻腳印位於龍骨山(龍蟠山)山坡上。龍骨山傳說是兩條龍,傳言一隻是東林的公龍,一隻是西宅的母龍。

cls_032.jpg  林清榮先生:
    西宅二房分居到西路的故事,是說以前有一個人在草寮顧蕃薯,他在夜間時常看到西路這地方火光滿天,好奇那邊的火光怎會這麼大,就走近一看就竟,卻什麼也沒有,他覺得很奇怪,回家就將情形詳細告訴老婆。
    他老婆剛好懷孕要生產,他就說,如果生兒子,就要遷居到西路去住,因這個地方紅光滿天,將來村里定會有發展。後來果真的生兒子,他就開始到西路開發,所以西路的始祖是住在西宅。
    有一傳說西路的風水為「風頭穴仔」,由西路往庵頂一帶的上坡路上,據說有一棵樹鎮守在起風處,它有避邪鎮煞作用,剛好是「阻風穴」。
    西路另有一傳說,西路為「睏牛穴」,位於後側山坡上。傳說以前曾有大金門的人,在此地附近製油,因為製油的過程中,需要一大早起來搗攪花生,搗攪花生時就會驚動到那隻睡夢中的牛,因驚動到那頭牛,西路就不安寧,那年西路死了七、八個人。傳言那頭牛若是在睡覺,非醒著,就會對西路的風水比較好。



cls_011.jpg  林長殊先生:
    東林林氏五世祖金波公太老尚名祖的墓,葬於湖井頭「墓仔口」。祖墓濱海,有馬鮫魚屈,每年春季時節,產馬鮫魚甚豐,世代子孫多利。
    該墓相傳乃奉旨遷將軍宮而葬。墓前豎有明代皇旨勒建石坊旌表,中間橫匾書曰:「相國先塋」四大字,向海面是寫「區城永裕」,向海面有聯對,向墓面沒有。
    墓的規模很大,兩側立有石獅,墓埕可以搭三間網寮,我小時候曾去掛紙掃墓。民國三十八年間國軍駐守本島,為佈防陣地,乃拆石坊、墓碑充當軍事之用,墓陵因濱海,又佈有雷區,今日已是荒草蔓延,不易察看。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