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觀測站-官員題名得找對地方

 IMG_4280

2012-10-03 中國時報 【(李金生)】


 立碑題字讓許多人留名後世,也教人發思古幽情;但也有人剛下台,名字就遭塗汙剷除,也只能說人走茶涼,莫怨人情冷暖。

 金門蕞爾小島,明、清兩代詠讚勝蹟,或抒發懷想、情操的勒石甚多,碣石鐫刻大多保存良好。民國以後的石碑則不乏歌功頌德,卻或毀於戰亂,或淪為腳踏石、水溝蓋,近年有些重見天日,讓人唏噓不已。

 軍管時期,金防部司令官、政戰主任貴為大王、二大王,但姓名連報紙都不能登,軍職外調的縣長碰到新建築落成,也只能在牆角奠基誌慶,不留意還看不見。

 解嚴以後,從大至中央駐金機關首長、縣長、鎮長,小至村、里長,只要有新建築落成,就要搞一塊勒石碑文,東、西半島所在都有,好不熱鬧。但官員一下台,就面目全非,包括金門國家公園管理處長黃文卿、縣長李炷烽在內的題字,都遭抹黑塗汙,實在很煞風景。

 遊客看在眼裡,有人批評下手搞破壞的人,就像文革紅衛兵打、砸、搶一樣;也有人認為人亡政息,這些建築或公物又非當官的出錢,塗掉題名剛好而已。

 這些不由得讓人想起民國四十二年莒光樓完工,司令官胡璉命令卅九年「大二膽之役」戰鬥英雄傳令兵賴生明題字,讓他的名字與金門地標共榮共耀。

 另如建於民國十七年的珠山薛永南兄弟洋樓、廿年的薛芳見洋樓,均在建築立面嵌置刻有工匠姓名,包括木匠、石匠、土匠和塗匠的石方,讓人感受到屋主的人情味。

 政治人物有時想太多,反而不若一般人瀟灑,未來肯定還會有高官題名,但最好像老縣長陳水在一樣,落款於建築高處,才不會遭到「毒手」。


IMG_4272 

IMG_4288  

IMG_3667


相關閱讀:

烈嶼鄉的題字大觀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