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縣烈嶼鄉民代表會第九屆第八次定期大會第三會次會議

(資料來源:金門縣烈嶼鄉民代表會第九屆第八次定期大會議事錄  原稿照抄)

會議期間:民國99年5月7日~5月18日
洪秘書國泰:金門縣烈嶼鄉民代表會第九屆第八次定期大會第三會次會議,本次會議應出席代表六位,現在已簽到代表六位,出席代表已達法定人數,請主席宣佈開會。

主席方水萬:各位同仁大家好!本次會議出席代表已達法定人數,依法宣佈正式開會。各位同仁,現在就進行本會期的鄉政總質詢議程,本次質詢仍採綜合質詢方式,在質詢時希望各位同仁,能針對鄉政缺失問題,提出檢討與建言,也希望鄉公所各承辦課,能針對代表的質詢問題做正面回應,並做為鄉政推動之參考。

各位同仁,在質詢時儘量避免涉及個人問題,以及做人身攻擊,現在就正式今天的總質詢。

林代表長征:請一下建設課課長,你在建設工作方面第四條這邊,積極爭取在烈嶼地區增設金酒生產線,在這方面現在進度大概做到什麼地方?

宋代課長政霖:有關那個爭取的部份,那我們目前承辦人,是有積極在跟縣府承辦人在積極洽詢,那正式的時程,可能要依最後縣府決定的方式為主,那這個應該會有最新的情況,會再跟代表做更詳盡的報告。

林代表長征:好,謝謝!請一下社會課,課長早!

林課長長禮:代表早!

林代表長征:我們今年烈嶼盃籃球賽,預計什麼時候要辦理?

林課長長禮:因為我剛接,所以業務一些現在還在處理當中,我們今年度有編列的單項運動,有20萬再追加10萬,大概有30萬嘛!那這些經費包括除了我們單項籃球、桌球,還有我們鄉裡面代表我們烈嶼鄉,到大金門去參加比賽的經費都在這個裡面。所以等到完成以後,我們跟鄉長來檢討,今年度我們這些經費,我們要辦那些?要不要辦我們再做決議。

林代表長征:因為現在暑假也快到了!

林課長長禮:對!對!對。

林代表長征:好!謝謝。

蔡副主席福明:請建設課,請問烈嶼鄉自然村的污水處理,增加那幾個村莊?

宋代課長政霖:好!跟代表報告一下,那我們目前現在像后頭、湖下,然後及黃埔村的一些社區,還有像下田、雙口及青岐這些部份,他們現在其實這些縣府的部份,都已經列入規劃。那目前所知的,本年度將執行烈嶼第二期,那是針對后頭、湖下還有黃厝、林邊的部份,要進行污水下水道的興建。那這個期程,目前依縣府這邊的規劃,預計是七月中旬應該可以辦理發包執行。那烈嶼三期也是預計就是民國100年要進行,像雙口、下田,這個沿線區段的一個整建,要進行污水第三期的工作。那像後續的話目前所知從101年度之後,那102就是針對本鄉其他地區的部份去執行,那目前所知最後一個區域性是青岐,因為青岐它的整建算是比較晚起步,最後做好。那如果現在進行開挖,可能會造成民眾的一些反感。

蔡副主席福明:那其他的村莊還沒有鄉村整建的?

宋代課長政霖:鄉村整建的,對!是併案發包,是在污水的後面這樣,以上報告。

蔡副主席福明:應該要配合。

宋代課長政霖:對!要一起進場,現在有做過檢討,就是以後鄉村整建跟污水,就是說污水執行完之後,就立即進行鄉村整建的執行。那這個建設局跟工務局,他累積的一種默契,有一個默契,就是要嘛我就是說污水整合鄉村整建的工程,一起併案發包,不然就是一前一後發包,就是鄉村整建接在污水的後面這樣子,以上報告。

蔡副主席福明:像上次我們這個排水溝蓋在中間,破了一個洞,反映很久了。

宋代課長政霖:這個以後……。

蔡副主席福明:應該要修理。

宋代課長政霖:好!這個我會派人去看看。

蔡副主席福明:西吳,馬路中間。

宋代課長政霖:西吳,好!那這個我們會去請廠商來辦理。

蔡副主席福明:那再請教一點,這個危險房子拆除,差不多那個時候?

宋代課長政霖:已經有大概4個民眾來申請編列預算,預計是下個月,會提送正式的預算書審查。

蔡副主席福明:申請手續是怎樣?

宋代課長政霖:申請手續是你一定要是地主,及房屋的簽同意書,要寫同意書讓我們進場。那原則上因為這個東西,是基於一個安全的需求,執行介入的必要,只是我們還要取得民眾的同意,取得民眾的同意,那我們公所就可以去協助,做一個整理的動作。

蔡副主席福明:好,謝謝課長。

蔡代表金爵:我們請建設課,課長你好!上次鄉長有跟我們去看西吳後面那條產業道路,現在不知道規劃整建的進度如何?

宋代課長政霖:那這邊跟蔡代表報告一下,那西吳的道路我們今年度會提報本年度的,99年度的產業道路整建工程。會把這條併進去,那目前已經將圖說在進行彙整的動作,那現在除了將西吳這一條,還有像后宅那些全部併進去,那我們到一定數量之後,就會跟縣府提報。

蔡代表金爵:謝謝。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盧課長,課長現在這邊有幾個問題,第一個部份公所前面的停車場,因為經常有洽公的。現在外面有那種經常不管是公務車也好,洽公的人去到那邊,檢討一下,上班期間公務車不要停在那邊。

盧課長美紅:謝謝代表關心,我們來研究來處理,然後以民眾為主,謝謝。

吳代表福全:另外一個問題,這個工作報告裡面,98年提撥勞工準備金壹佰壹拾萬。那目前公所裡面舊制的,適用勞基法舊制的員工有多少?

盧課長美紅:報告代表,因為這個業務我剛剛新接,你知道我們這個,我們也有成立委員會,那我們按照這個規定在處理。

吳代表福全:那勞基法新、舊制的實施630日就截止了,630日以前提撥退休準備金,這樣的經費是多少?

盧課長美紅:謝謝代表的關心,那這個我會來注意,那這個數字我們查明,會再跟代表報告。

吳代表福全:好!謝謝請回座,請觀光課陳課長。課長請教一下,上一次我提到的就是有關於路標,還有指示牌這些,那現在有個問題,經常也有人在反映,現在包括是有人來參訪的時候,你有沒有發現目前為止,我們所有的自然村路標上面,都可以指引得出來?

陳課長中輝:謝謝吳代表,那這部份我們有跟交旅局,做路標的指示牌,都沒有透過鄉公所。那我們之前民眾有反映,我們有跟交旅局那邊也做了反映。交旅局那邊可能現在有在做檢討,包括像西宅那個村莊的名稱,這一部份他們現在都有在做檢討。

吳代表福全:這好像我們的一個身分證一樣,在家裡面連你的一個名字都沒有。不管是說村裡面他村民自己的感受以外,再來就是今天遊客來到這個地方,不是很熟的狀況下,主要能夠看得出來。所以我們希望到路口,不管是從東林那個方向要過來還是怎樣,西路或是東林的,你也可以指引西路、西宅把這個名字加進去,我們很希望這個地方注意一下,因為畢竟村民他今天是小金門的一份子,弄到最後,連一個村莊的名稱都把它遺忘掉,包括地圖在我們那個……。

陳課長中輝:導覽圖,觀光地圖。

吳代表福全:就是那張地圖上面也有漏掉?

陳課長中輝:對!

吳代表福全:所以像這些我們該反映,該處理的就該去做。

陳課長中輝:我們都有反映了。

吳代表福全:像這個要追蹤,要把它什麼時候可以做出來,不要讓民間聲音一而再在而三,好像沒有在處理一樣。另外就是你在觀光方面第二條規畫湖井頭、貴山,不管是遊艇碼頭各方面,觀光課都已經這麼久了,這四年裡面,有什麼樣進展有沒有?

陳課長中輝:這一部份是我們的洪鄉長,他上任之後的一個大方向,一個大方針。

吳代表福全:除了這個大方針之外,這四年裡面你清潔隊、觀光課裡面,我上次也提過很多事,包括景點的說明各方面,你如果小金門要發展觀光,用什麼東西來讓人家看。一個八達樓子一部遊覽車過來,前面下來最後一個下來,第一個要上車了。那我們也是希望,有一個類似說明的各方面,我們到大陸也好,到那邊你看所有的導遊講的幾乎都是一樣,內容是一樣,只是講法不一樣而已。至少我們八達樓子,一定有它戰爭的地位,戰爭的歷史背景。你至少導遊下來花個5分鐘、10分鐘,給他介紹一下這個八達樓子的由來各方面,讓人家遊客聽聽,至少八達樓子雖然是二秒鐘可以看完,回去他可以講一串。有些遊客聽一聽說不一定感受一下,回來的時候那個地方看一下,很多地方一下車,根本一下子就看完了。但是問題有那個歷史背景的時候,我們下來瞭解一下,要不然說實在你今天看完回去,如果你是遊客會有什麼樣的感受,小金門不用去了,沒有什麼地方可以看的。

          所以我很希望是說因為畢竟我們這邊,我們工作就業市場已經很少,又要發展觀光,發展觀光又沒有什麼特殊的景點,可以給人家參觀,是要說能夠多用點心。再來就是做任何的規畫的時候,能夠請專家學者做一下研究,不管是自然生態也好,各方面也好,你該顧慮到的要注意到,包括是說這些蚵民他的養殖各方面,能夠顧慮到的那是最好。像古水道這種前車之鑑,不要弄到最後,已經定案在那邊的時候,才那邊好像有問題,那邊好像又有問題,在計畫、規畫裡面應該要多花一點時間在這上面,那上次我提的就是說像這些景點的這些說明。

陳課長中輝:對!沒有錯,像那個三堡我們都有做,有做那個行銷宣導單。

吳代表福全:我們自己也看不到,說實在的我們自己的親朋好友來的時候,真正看的時候有歷史背景的意義。

陳課長中輝:我們放在九宮旅客服務中心,還有文化館,還有國家公園的管理站,這三個點我們都有放。

吳代表福全:希望多用點心啦!這個裡面你也提到,增加觀光收入各方面,如何去增加觀光收入,除了多一些廢水,其他的都沒有,好,請回座。

陳課長中輝:謝謝。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建設課,課長我請教一下,因為我們現在好像是說這個金烈大橋興建的這個事情,好像目前是快要有一點眉目或怎麼樣子?其實在還沒有動工之前變數都還很大。但是因為這個大橋的興建,可能到最後變成影響到九宮港跟北防坡堤的,一些會做調整,那我不曉得這二個部份的狀況,現在到底怎樣?

宋代課長政霖:這邊跟吳代表做個報告,有關金烈大橋興建的部份,目前在當初開會的時候,縣長就指示工務局,預定在七月的時候完成一個定案,並完成規畫廠商的發包作業。那有關九宮碼頭它的使用性,那縣府在四月份的時候有過來這邊,有徵詢過鄉長以及我們公所一些意見。那原則上是希望是說看那個地方,是不是說你雖然在金烈大橋這邊興建之後,他的交通性質會被取代,但是他仍然有它的需求性。所以他們是希望在北堤的這個部份,仍然還是需要興建,應該是要增加費用去興建。那是不是要做另外一個長堤,去進行二次的規畫,就是讓它變成一個遊艇碼頭,那這個是要評估。那原則上它的經費,原來從他希望的造價是從五億多,那如果只做一個功能性的保留,讓他的港區不要再繼續侵蝕,可以再浚深的話,那麼它的預算大概可以再砍一半。那浮動碼頭的部份,也已經開始在發包,那應該是近期就可以在港務處,看到它的招標訊息,原則上是這樣。

吳代表福全:這一些尤其是有關於我們自己本身烈嶼地區,安全性的各方面的這種發展性,比較有關於這種,甚至於有些會議如果可以請他們業者,或是對這方面比較有研究的這些專家列席,也都可以請他們參考一下,有些時候集思廣益,我們想不到的事情,有些時候或許規畫會更好一點。那當然我們有些訊息,也能夠透過相當一個機會裡面,讓他們這些實際在從事這方面工作的人瞭解一下。因為報章雜誌登出來以後,他只是說會做調整,但是調整的程度到如何,會不會造成他們的影響,會不會產生疑慮,他們並不知道真正的結果是如何。

宋代課長政霖:好,那我會請縣府這邊,在近期舉辦一些說明會,來邀集各單位的意見,來去做彙整。

吳代表福全:另外就是加強這方面,因為我們是發現這些,我們也常講很多這些狗的問題,有沒有更好的方式來管理一下?我們現在很多養狗的人,他認為牠不會咬人,結果他不綁,可是牠會吠叫啊!有時候騎個機車過去,他只要衝出來就夠了,不要說牠會不會咬你。摔的人也有,包括上次青岐的自己養的狗,最後把他咬成那個樣子。因為畢竟牠的獸性什麼時候發作,沒有人知道。那是不是說如果家裡,他有心想要養這些寵物,養這些狗不管是看門也好,還是寵物也好,可不可以訂一個辦法出來,請他們把牠綁起來,在一定的範圍裡面。要不然說實在我們現在經常在走動的過程裡面,有些時候真的是尤其像在騎機車的,在忽然間被一個衝出來的時候,有些時候會摔傷的這種狀況,能夠避免的就盡量避免。

宋代課長政霖:那這個部份我們第一點,我們會先請承辦人去各區,有飼養的地方,先去做一個柔性的勸導,那如果再不行的話,我會再擬定一個草案,去做一個有效的規範。

吳代表福全:另外再來一個,就是有關農塘申請的這個部份,因為現在如果純粹是自己的地,我們自己公所裡面,申請的這個程序上面,有部份可能會牽扯到國家公園裡面,是不是可以協助這些農民申請程序,能夠協助一下。因為有些農民他也不識字,因為我看了一下國家公園資料,填了好像也蠻繁瑣的。

宋代課長政霖:好。

吳代表福全:是不是可以協助一下,來申請的過程裡面,真的有需要協助的。像上庫那個吳清雲,我們也請國家公園資料拿過來,能夠協助盡量協助一下。

宋代課長政霖:好,那有關農塘的申請,我會盡量的給予協助。

林代表長征:目前我們一些鄉村整建,零星工程之外,並沒有其他的重大建設。像之前我們開會有像九宮的擴建,或是港區這方面一些重大建設,是不是有在執行當中。

洪鄉長成發:向吳代表報告,有關九宮碼頭那北防坡堤,那原本今年度縣政府已經預列五億九仟多萬元,那整個的規畫,因為後來送到交通部審查的時候,他們是認為金門大橋如果今年底或明年初動工,動工以後是不是這個港區,還有沒有需要再擴建就對了。之前工務局的局長跟港務處,也有到鄉公所來跟我協調過,原本他規畫整個是凸堤再建204公尺,那北堤是400多公尺。但是我認為是實際上,我們現在雖然說整個預算通過以後,實際上我們整個九宮碼頭擴建,也是要配合現場的需求就對了,也不需要說投資那麼多錢。那因為那時候我跟局長他們講過,就是說我們現在投資,如果投資五億多的預算,但是我們沒有辦法增加到一個船席,所以以後做了以後可能會被人家罵。那我是建議北防波堤一定要做,要做可能就是把這個大概只做200多尺這樣子,那是前幾天,我現在日期忘記了,那天我剛好這邊有事情。

林代表長征:因為之前北防坡堤這個要做,本來時間要久一點,當時不是說,要在對岸設置浮動碼頭。

洪鄉長成發:那浮動碼頭原本是縣政府有編列預算,那之前去年來鄉公所做了說明會,那所以我是建議說做這個滾輪船,滾輪式的。那一邊是他們認為是要做打基樁,那打基樁因為後來港務處,他們在講車船管理處他們認為是說要打基樁。那後來前幾天局長提到,我現在就不建議他們要做滾輪式的,還是要做打基樁,那只要如果能夠在最短的時程,把這浮動碼頭做好就好。那現在應該是在規劃當中。但是他們發包,整個設計的作業還是有問題。那預算從去年12月就通過了,那現在應該是在進行當中,這個事情會再跟工務局再聯繫。

林代表長征:現在講真的,現在像漁港那邊整個船,像班船這麼多人,有時候要出入都會塞船。因為有很多從事不管是旅遊業還是其他,他們都有在抱怨,這個港區可不可以把它再做個擴充這樣。

洪鄉長成發:現在四維漁港,如果要再擴建是比較麻煩,那如果說現在我們九宮碼頭北防坡堤做了以後。那就是58日,縣長又特別禮拜六召開協調會,包括高雄港務局他們也有來參加,因為那天我們剛好在辦母親節的活動,所以我請觀光課陳課長去參加,這個事情後續我會繼續跟縣政府趕快來協調。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鄉長,鄉長好!

洪鄉長成發:吳代表好!

吳代表福全:我們看得出來鄉長從就任以來,不管在各方面都非常積極,非常努力在推動鄉政。現在有一點建議,給鄉長以後做長期規劃一個建議一個參考,那現在說實在我們地球也一直在暖化,那天也看到一個新聞,再三百年之後地球已經很不適合人居住。那現在一般的百姓,尤其是我們這種鄉下百姓,畢竟受教育的程度比較低,這種自然生態,各方面的瞭解程度比較缺乏。是不是我們在教育方面,能夠多下一點功夫,一般百姓能夠瞭解一下,整個地球暖化所造成的禍,包括我們自然生態,這是在教育方面,這個部份能夠多做宣導。

        那另外一個部份,因為我們所有鄉村整建,讓我們所有的家家戶戶,都希望能鋪石頭各方面。以後看能不能夠朝向綠化這方面,種植草皮各方面,只要有些地方可以種植草皮,就盡量去種植草皮。這種綠化的結果對於他自己的土地,也不會受到任何的影響,以後要做任何建築的時候,一樣可以使用。那個石頭鋪了以後,不管是積水各方面,下雨滲到水裡面的這些,土壤的保持各方面也都影響。然後再來夏天的時候天氣熱成那個樣子,一熱了以後拼命開冷氣,熱循環的結果,只有加速地球的暖化。那為了我們後代的子孫,有些比較長遠的教育上面,跟在實際上面也是要有所堅持。也就是說百姓在各種要求的狀況之下,只要是能夠跟他做說明的,多種植草皮的部份,就多協調,這是一點建議。

洪鄉長成發:好,向吳代表報告,有關提到地球暖化的這個問題,那現在包括我們國內,包括國際上都很關心這個問題。我上任到目前,將近快要二個月也有很多設計公司,也有很多專家也有到小金門來,那我們小金門整個過去的發展,可能就是說等到一段時間,我們要做綜合的檢討。到時候我們是不是也請我們一些旅外的鄉親,回來開一個說明會。在戰地政務解除以後,現在大金門有很大的改變,那唯一只有我們烈嶼鄉還沒有什麼樣的改變。那包括如果說我們以後要發展太陽能,還有綠色建築,還有電動車,這是可能我們未來要朝這個方向去努力的。但是這要大家有這個共識,鄉親有這個共識,後續我們來配合,我們再來執行就對了。

        那再來一點就是鄉村整建這個問題,原本今年度是依照往年的設計,大部份是這個樣子。那明年度整個鄉村整建的設計,我們縣長他也有構想,他可能以後鄉村整建比較大的案子,可能還要向縣長來提報。他也是認為是應該朝不要說全部去鋪這個地板石,有些應該可以做個綠化。那以目前我們烈嶼鄉來講,像我們這次今年度已經規劃,現在已經呈報到縣政府的這幾個鄉村整建的工程案。我們上庫還有楊厝,那這部份雖然我們整個概算,已經送到縣政府那邊去。到時候我們整個要發包之前,如果我們吳代表認為鄉親他們有這個意願來配合,那我們可以整個設計,可以再做個調整,這個沒有問題。如果鄉親他們認為要來做,有些地方不需要去灌RC還是PC,還是我們要鋪石板材,我們都可以再做個調整,好,謝謝。

吳代表福全:好,謝謝鄉長。

主席方水萬:鄉長請回座。

蔡代表金爵:我們再請洪鄉長,洪鄉長你好!

洪鄉長成發:蔡代表你好!

蔡代表金爵:對於這次課長整個職位的調整,你的考量及意向是什麼?請說明。

洪鄉長成發:向蔡代表報告一下,對於我們這次整個公所裡面的人事調整,因為我們有很多鄉務是有延續性的。如果以現在目前來調整一下,但是我們人事隨時都有可能再調整,就是說以現在換到新的職務上,如果他對整個業務不熟悉,我也在我們主管會報提到這個問題,希望我們原任的課長盡量來配合,盡量來協助他們。如果說你這樣子調整也是,就是說如果有的以後高升,或許退休,他如果說沒有這個連接性,所以這個對我們以後鄉政的推動,應該會比較順利。

蔡代表金爵:好,謝謝鄉長。

主席方水萬:鄉長請回座。

林代表長征:請社會課課長,課長好!

林課長長禮:代表好!

林代表長征:我們今年母親節擴大來辦理,辦得還不錯,唯獨就是在音響方面有一點狀況,還有在吃的方面,可能就是量比較少一點,在這一方面是不是以後可以再做個改善。

林課長長禮:好,這邊跟各位代表報告一下,那我們今年5月份的母親節,奉我們鄉長指示,我們擴大來辦理。剛剛預估我們人數大概是250300人左右,事實上那天參加的人數可能超過一倍。那我們因為初次辦理這種比較大型的,人數難以掌控。所以在用餐也好,在整個會場裡面秩序也好,都有做為爾後我們辦活動改進的地方。那整個音響可能操作人員也對音響不熟悉,我那天有現場瞭解一下,我們會再請比較專業的,來全部檢修一遍。然後再實際來教導我們,讓以後這個活動比較會順暢一點,謝謝代表指教。

林代表長征:還有就是另外一點就是我上次提案,就是案號第007,建請鄉公所爭取經費,以各社區活動中心,或是利用公園空間,增設老人運動器材,這方面就是現在執行的情況,跟我當時所提的,可能會有一點出入。因為現在我們地區老人會,好像除了我們東林以外,其他地方好像都沒有。我當時的意思是說因為現在我們這邊的老人,其實是比孩童還多,是不是可以利用一些閒置空間,來增設一些像一些纖維做的,一些休閒器材。因為現在其實到台灣公園,或是到大陸那邊去,很多地方他們都會擺設。

林課長長禮:那我這邊看到的因為是上一任的課長,對我們提案所答覆的,這個答覆可能是針對老人活動中心,內部的設施一些說明。那代表所提的可能是戶外的休閒設施的一個建議。

林代表長征:對!對。

林課長長禮:這些建議如果說在適當的地點,我們先把適當的地點找好,是要能夠擺設比較適合老人運動的一些器材,我們再來向縣府爭取經費來設置。

林代表長征:好,謝謝。

主席方水萬:吳代表請。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民政課,課長你好!

洪課長國棟:代表好!

吳代表福全:請教一個問題,就是家戶配酒這個問題,外籍配偶離婚以後,她依親居留是依小孩的依親,依子女的依親居留,在我們這個金門地區,她人有些時候進進出出的,也不一定會長久會住在這邊,那到底可不可以領?

洪課長國棟:這個依親,我們算是直系血親三等親以內,我們給她領這樣。

吳代表福全:那當然她現在依親,他也是因為我們現在外籍配偶,現在沒有拿到身份證以前,她一樣可以領。現在是說她離婚以後,她依的是依小孩的親,她在這邊還是有戶籍,也是20歲以上。

洪課長國棟:那這個戶籍如果打出來,可以看得出來三等親,我們都給她領。打戶籍謄本出來後,看得出來這個關係,就給她領。

吳代表福全:反正這個子女的戶籍謄本,然後就可以。

洪課長國棟:那個關係要是這樣的。

吳代表福全:好,這第一個問題。那第二個問題,我本來上次我本來準備再寫個提案,是有關於墳墓取掘這個問題。我記得我剛上任的時候,我就一直建議說公所裡面積極的去爭取經費。為地方發展,說實在的古時候這些墳墓,若是不揀起來,那真的是對於地方的建設跟發展,受到極大的影響。不管上次執行的狀況如何,因為畢竟現在有些人想要去把他揀起來,經費有時候不足。那現在就是我再有個建議,希望是說這個部份能夠積極再去積極爭取。因為畢竟如果說那些祖墳,如果說是代數愈短的,那當然很容易決定,自己的父母親,兄弟姐妹只要商量好,就可以把他處理掉了。再往上一代祖父,你可能要經過伯伯、叔叔,還有很多協調的愈來愈複雜。那愈來愈複雜的決定性不可能馬上,就是說剛好你的期限裡面,在補助的範圍期限裡面,他就直接決定要不要。那愈久的,搞不好整個村莊的整個宗親,都要來決定動與不動,所以這個時間可能會考量拉得比較長。所以說這個部份的經費爭取,我們等於鼓勵的性質,希望他民間葬在農田上面的,或是在怎麼樣的影響地方發展的,影響以後土地重劃的,這些能夠鼓勵他們把他弄起來。有這些人的想法,就是我現在反正如果要他自己花錢,他可能也不會去動他。至少如果說有一個獎勵金,至少要鼓勵他弄起來的時候,不用花錢。有些時候畢竟還是會比較熱衷一點,而且有些時候,整個家族裡面人數很多的狀況之下,你叫他要花那一筆龐大金額,他的意願可能不高。所以變成是說為了我們自己的地方發展,這些考量是不是建議在這個方面,還是繼續的去爭取,那當然在一個年度裡面,不管爭取多少,只要有來申請的,沒有的要就等於是零,這種也是一種方式。並不是你一定要,不要讓他們感覺這一次沒有了,好像以後永遠都沒有。

洪課長國棟:謝謝吳代表的提議,我們當初有一個自治條例,那已經通過了。這個問題可能骨灰跟骨骸,要收費的問題可能就有抵觸這樣。

吳代表福全:那是進塔。

洪課長國棟:進塔。

吳代表福全:那是進塔的部份,像在山上那個你要把他取掘的時候,等於說這個是有鼓勵性質的。有鼓勵性質,要不然說實在有些一般的,大家都說現在做得好好的,我要擺在那邊也沒有什麼影響。對他來講是沒有什麼影響,可是對以後我們整個地方一個發展上面,一定有影響。像你祖父埋在那裡你知道嗎?我相信說現在的父母親,可能知道祖父在那裡,如果他不帶著我們的子女去瞭解,我們現在說實在每一次在清明節掃墓的時候,你看有幾個小孩子會跟著爸爸媽媽去的,就算去了以後幾乎都是說大約在那裡,很多已經都看不到東西了。然後再加上我們現在大耕種的,直接農機耕田下去,這種情形也有,如果真的是為了長期的地方發展,或是說我們清明掃墓的慎終追遠,當然把他弄起來以後,擺到納骨堂是比較有意義。把你的子孫帶過去拜一次,他就知道他的祖先在什麼位置上。那說實在如果你現在問我,說我祖父母埋在那裡,我也不曉得。我記得我小時候,我曾經跟我爸爸媽媽去過,大約在那裡,現在我也搞不清楚。如果能夠愈早把他取掘起來,那就能處理得愈乾淨。我是從這個方面,多再去編預算,爭取一些預算,來鼓勵民間有這種性質,繼續就是有這個意願來登記來,把他取掘起來。

洪課長國棟:謝謝吳代表,我們到時候再來向殯葬所,爭取取掘的經費。

洪鄉長成發:關於吳代表你剛剛提出來的這個問題,因為之前我們去年度,就是我們現在烈嶼公墓納骨堂,進塔的時候將近有1,000左右。那最後一次300,我上任以後看到的公文是340。第一個問題就是以後我們還是會來宣導,預算的部份,我們會向縣政府來爭取,現在出現一個問題,就是我們現在的納骨堂,還沒有領到使用執照。所以現在問題就卡在這個地方,所以我們現在是一直在跟建築師在協調,還有建設局建管課就是要補一些資料。就是如果我們這個使用執照取得以後,那我們後續會再宣導鼓勵取掘,要進去的盡量進去。但是現在實際上我們的納骨堂,現在有一個問題,一般的靈骨堂如果說骨灰進塔,一般是已經有在火葬場已經火化,後續我知道我們現在所有進塔的,因為當初這個事情,不是處理得很完整,實際上如果要進塔,應該是說骨骸要再火化以後,變成骨灰。那現在不是,現在好像裡面罈子有的好高,而且當初有時候挖起來以後都是骨骸,所以這樣子現在這個問題,沒有辦法再處理了。那後續你剛剛提的,我們等使用執照取得以後,我們再繼續來宣導,繼續向我們縣政府來爭取預算。這個預算是應該沒有什麼問題的,在這邊補充跟吳代表報告,謝謝。

吳代表福全:另外課長我再請教,因為現在這一次,不管是說我們土地重劃所揀起來也好,或是我們這一次公墓揀起來的也好。現在民間有很大的聲音,是說我們公所有一個很大的缺失,因為我們現在所有那個罈的部分,很多都是寫一張單子,寫一張紙就直接就貼在上面。其實我們的準備工作做得不夠,我們可以盡早的讓百姓知道,他想要的是什麼罈,我們如果集中去燒都沒有關係,祖先的名字都會寫在上面,然後才燒成的。或是不管它是怎樣去訂做來的,那都沒關係,至少他某某怎麼樣的祖先,他都會寫在上面。他的晚輩是誰,他上面都會有字在那邊,那現在如果用貼的,如果那天遺漏了或怎麼樣,這樣子就亂七八糟隨便亂貼。那至少那罈燒上去,就燒在上面,所以這方面如果以後他們還有這種,要進塔之前的這種宣導工作,或什麼樣子的時候,可以提醒百姓,他要怎麼樣做,由他自己來決定。至少我們要告知他一下,不要像這次的事,很多是這罈來了以後,他們根本也不知道是什麼樣的東西,就隨便裝一裝,然後都是貼了條子。這外面的聲音有些也是蠻多的,所以這一方面希望能夠多考量。

洪課長國棟:這個我們下次我們如果有的話,我們再稍微注意一下,謝謝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好,請回座。請一下建設課,課長你這邊有一個,就是你的工作報告裡面,農情調查裡面,辦理全國寵物的普查,這是已經做完了嗎?還是現在還在做?

宋代課長政霖:目前應該還在執行中,因為目前我還沒有看到承辦人提送相關完整的資料,應該還在執行中。

吳代表福全:另外在24項,動物的防疫部份裡面,也辦了各種牛、羊、鹿等結核病檢查一些防疫的工作,有沒有發現什麼問題?

宋代課長政霖:目前就承辦人所回報的情況,目前還沒有收到有任何異常的情況。不過這個我會請承辦人再做一個主動的追查。因為目前未確定異常數量還是蠻高的,我會請承辦人再確認一下,有必要的時候我也會跟他一起去各鄉村做一個調查。

吳代表福全:第26項辦理瓦斯落地審查業務,瓦斯落地是什麼?

宋代課長政霖:瓦斯落地是指我們這邊的天然氣進場的時候,做一個簽證的動作是這個意思。

吳代表福全:另外就是今後努力的工作重點,積極辦理新故鄉營造工程,新故鄉營造工程是指那些?

宋代課長政霖:新故鄉營造工程,那可能是比較偏向是說像社區總體營造,或是說將鄉村整建,做一個更全面性的更新。那這個提案我回去再調查一下,他真正的一個意義。

吳代表福全:因為我們這個地方很小,當然如果有一些長遠的規劃,說實在以我們自己的自然村裡面,不管是防火巷也好,這個動線也好,那個車道也好,真的是比較不規則的。因為畢竟我們的私有土地,沒有經過重劃,這個已經是沒辦法改變的事實。但是至少我們現在也發現幾個問題,那天到下田,其實我們只是看一個小東西,弄到最後好像是在看鄉村整建一樣。那當然是他們還有一些以後還要處理的事情還是會有。但是現在弄到最後,我們的百姓會有一種依賴心態,我房子蓋了以後很多周邊的設施,都會仰賴公所來協助。因為弄到最後這種錯誤的觀念,就會不管是我們公所,地方小鄉愿也好,還是怎麼樣也好,只要有一個成了慣例以後,後面的人就會這樣子走。他甚至會講他可以,為什麼我不行,因為說實在任何包括房子要申請建築的時候,也要經過公所來審核。所以相對的他們在各種工程排驗的裡面,公所應該也有參與。所以說有一些希望說在設計上面,會影響到後續的,有些希望公所要有所堅持,因為你不管他這樣做一做,以後對於積水各方面的,弄到最後好像公所要協助他一樣,這個部份我們希望是說,能夠好好再有所管制跟改進。

宋代課長政霖:是,有關公、私的部份,我們會再做一個會勘,那民眾的依賴性的部份,那這個我們會積極宣導。那也是希望說在之後,在民宅工程在進行的情況的時候,我們可以做一個現地的勘查,然後在工程進行的時候,我們再跟起造人這邊,再做一個相關的解釋。之後他房屋有什麼問題的話,或者說他們希望工程這個部份,去介入私領域的範圍,那這個我們會去做個檢討。

吳代表福全:好,謝謝,請回座。請一下行政課長,你的工作報告裡面,有一個第壹大項的第四項,穩定本鄉鄉庫收支平衡,按時請撥補助經費,這個是什麼東西?

盧課長美紅:謝謝吳代表關心,有關於這個是我們鄉庫的平衡預算,大概按季會來請撥,那我們就是要把這些收據,然後再來報縣政府,縣政府幫我們再轉。

吳代表福全:我們現在是有沒有一個既定的計劃,是說我們整個年度裡面,12個月裡面,有沒有什麼是屬於在什麼要辦的計劃表之類的?

盧課長美紅:報告代表,謝謝代表關心,像這部份財政局,他都會按時公文來,請我們按時來處理這個作業。

吳代表福全:因為經費除了工程,計劃執行跟招標各方面的因素,可能會時間上比較難掌控。其他各課室裡面很多的經費,應該是屬於計劃性執行的。包括像社會課很多的活動都是節日,節日在桌曆上面都是固定的。所以說有些公所費用的支出,應該是屬於計劃性支出的。是不是有這方面的,包括像姐妹市互訪,你也可以預計,我預計在半年內要做的,16個月,幾月到幾月做的,因為我們任何的公家單位,幾乎都有做計劃表。

盧課長美紅:謝謝代表這部份,我瞭解代表的意思。是說我們預算的分配數的部份,那我這個報告,是我們跟縣政府請撥的補助款的部份。那剛剛所指教的部份,就是我們每個課室的預算分配的情形。我們會盡量按照我們業務的狀況,跟計劃來執行。

吳代表福全:好,謝謝,請回座。請一下主計,主計我剛剛問到她這個計劃性執行的問題,剛好想到這個東西,我們現在年度的預算裡面,現在好像到目前為止才5月份。但是有很多的費用,是前年度的費用,已經半年都快執行完了。

陳主計員雪芬:因為我們就是按照年度分配,就是那時候年度開始的時候,請各課室按照他們要怎麼執行,按照他們的計劃先分配那個收入,是像他統籌分配款,是中央財政部按月來的。

盧課長美紅:我現在最主要要瞭解的,不是說因為執行率高是個好現象,有些東西是屬於該執行的,但是有些費用是屬於計劃性,那個每個月分配,包括人事費之類的。

陳主計員雪芬:對!

吳代表福全:我們前年裡面12月應該用的人事費,是應該12個月分攤掉。結果現在你前面把它超額應用,結果好了這個費用,把它在6個月用完了,後面那6個月怎麼辦?

陳主計員雪芬:人事費正常的,我們的編制內人事費不會這樣。

吳代表福全:那編制內人事費,不會有問題。

陳主計員雪芬:對!

吳代表福全:現在是臨時人員呢?

陳主計員雪芬:臨時人員……。

吳代表福全:比如講像我們清潔工來講,我們就是……。

陳主計員雪芬:因為他是按日按件計酬的。那時候按日按件計酬,前年度他預算300多萬。他的人數照正常,是說一年要請幾個人,一個人1,000元。

吳代表福全:所以像這種狀況,你一般原本是要規劃。比如講道路的維護,如果說你6個月道路維護完,那剩下6個月叫誰來做?那像你如果碰到這種問題,一個承辦單位,一個承辦主管的立場,是不是應該適時的向主官反映,有什麼樣的狀況,要做怎麼樣的調整。你有沒有發現這樣的問題?

陳主計員雪芬:有!那個就是今年度就是觀光業務的問題,就是發生這樣。

吳代表福全:所以說這個身為一個課室主管,我相信是每一個要有自己的責任感。你這個全年度裡面該負的責任,不要把這個事情弄到最後,弄不下去了。把問題丟給別人,或是把整個鄉裡面都不管,讓外界有不良的觀感。

陳主計員雪芬:謝謝代表的指導。

吳代表福全:謝謝。

蔡代表金爵:我們請清潔隊的隊長,課長你好。

林隊長長固:代表好。

蔡代表金爵:關於99年度的全面剷除豬草、銀膠菊計畫,專案補助了40萬,核准下來嗎?

林隊長長固:下來了,已經在我們鄉庫裡面了。

蔡代表金爵:如何運用?

林隊長長固:這40萬裡面,我們有請4位臨時人員,每一位一天是800元,包括他的勞、健保,是32萬餘元,剩下7萬餘元。我們要辦理誓師大會,誓師大會本來預定這幾天要辦,然後還可以購買有關拔除銀膠菊方面的清潔用具,總共40萬。

蔡代表金爵:好,還有現在我們道路上,有許多毛毛蟲的出入,讓人覺得很嘔心,隊長你有什麼治標或治本的方法?

林隊長長固:謝謝,這一方面現在毛毛蟲是從那裡跑出來,正是我這幾天腦袋瓜裡面在想的。不知道我們在想是樹木掉下來,還是一般的草叢,還是一般的麥,我現在還查不來。但是我們再繼續跟專家來研究看看,到底牠是怎麼生出來的。然後我們要治本,可能這段時間裡面很困難,治標的方向我們就是用消毒的。消毒水我們本身清潔隊,現在安排的消毒是在下下一個禮拜,24號開始。因為這一陣子除了梅雨季節以外,有雨的季節消毒的效果比較不好,其次我們現在農民種植很多的農作物,尤其是小麥還沒有收成的時候,消毒會影響小麥的品質,因此我們預定的期程是24號開始。有二個禮拜的時間,公文已經發到各單位,到時候我們消毒的時候,各個機關學校單位,配合我們實施消毒,謝謝。

蔡代表金爵:好,謝謝。

主席方水萬:課長請回座。陳代表有沒有什麼就教的?

陳代表秀治:主席、鄉長、各課室主管,大家好!我們現在請一下建設課宋代課長。課長你好!我想請問一下,我們那天去下鄉,羅厝整個村莊的水溝,這邊也不通,那邊也不通,到了這個夏天,鄉親又惶恐那個惡臭的問題又再發生,我想請問一下,當時我們羅厝整個鄉村整建的時候,有沒有透過專家來設計?

宋代課長政霖:這個設計都是公司的執業人員,都是國家考試及格的技士,在設計上應該是沒有問題才是。那為什麼會在後續工程執行上,會發生這種情況,那這個我們可能也要做個檢討,那目前的補救方式,就是我們目前,有針對就是各個已經排水有阻塞的區域,清潔隊先進行搶通的動作,那如果無法搶通的時候,就變成建設課這邊來做一個介入。那我這邊有進行一個基本單價分析,除了我們在羅厝漁港前面的鋪面,再加上側溝,還有民眾所提新設截水溝的部份,那預算大概控制在20萬以內,應該就可以解決,預計是這樣。因為他那個側溝阻塞的部份,如果透過清淤的方式,沒有辦法解決的話,那可能要用泥挖的方式,做一個高層的調整,讓它的洩水可以完全的洩出去,不會有積水。因為惡臭就表示你水排不掉,或是高水的問題,水要到一定的高度,那剩餘的水才會洩除。那惡臭就會集在集水井的部份,所以那邊可以看到很多民眾,在上面用東西把它蓋起來。

陳代表秀治:對啊!那天我們看了幾個點之後,其他還有幾個地方,婆婆、阿嬤都在講說這裡也不通,那裡也不通,整個下雨整個都寸步難行,連走也不能走。

宋代課長政霖:對,那這個我們會做一個徹底的巡查,那會針對……。

陳代表秀治:有辦法補救嗎?

宋代課長政霖:有,這有辦法補救,就是我們一先做搶通,二就是高層調整。就是做一個高層調整,就是一個阻斷的泥挖做一個打除,或是修補的動作,拉高層拉到平順之後,讓它可以完全的洩水這樣子。

陳代表秀治:因為我們是想說給鄉親一個承諾。既然那天我們鄉長,我們主席,還有我們各課室主管,我們都已經到那邊實際去瞭解,民眾反映給我們的問題。希望我們承辦課能夠繼續為這件事情,可以積極來處理,來為我們鄉親來解困。

宋代課長政霖:這個預算跟單價分析,我們已經弄好了,應該很快就會來做。

陳代表秀治:謝謝。

吳代表福全:我們請一下建設課,上次我們有做了一個提案,就是有關南塘,烈嶼公共事務協會服務處那邊,周邊綠美化工作爭取經費,那現在目前回答是說縣政府的經費已經用完了,

宋代課長政霖:對。

吳代表福全:現在有沒有什麼繼續其他的那個?

宋代課長政霖:那這個我們有進行評估,因為它位處的,因為當初公共事務協會,他蓋的地方其實是個民宅,算是一個民宅的房子,他蓋的位置其實比較尷尬。如果我們直接編列經費去做,就有點像是特地為它做的。他的路口做好,做好那個路還有周邊的東西,就只有去導向這個地方。那這個東西我們會再做一個檢討。那另外這個東西,也不是沒有解套的方案。因為既然是公共事務協會,他算是社團法人,有必要這個我們再檢討一下,它是不是有其公益性,具有其公益性。我希望烈嶼公共事務協會,能夠提出他們一個相關的成效,來給我們作參考。那我們可以透過他,的確在烈嶼這個地方,協助烈嶼地區具有它的公益性,那我們這邊公權來介入,可以做一個解套的方式這個樣子,這個要編列預算,就比較不會有問題。

吳代表福全:好,謝謝,請回座,請一下觀光課。課長我請教一下,上一次我寫了一個提案,希望是在水頭那個候船室加裝電風扇,現在回答是有二台冷氣機。我也知道有二台冷氣機,問題冷氣機溫度到什麼時候才會開,再來就是有可能全天候開嗎?不可能嘛!你看看那二台冷氣機,從去年裝在那邊,都是給人家看的而已,根本都沒有使用過。那因為我們畢竟在那邊候船的時間很短,一下子可能就過了,不是刻意在那邊吹冷氣。有些時候溫度還不達開冷氣的時候,至少有個電風扇,因為說實在現在還不到大熱天,到大熱天的時候,你看那個狀況怎麼樣。我們當時的用意,其實那時候,冷氣機本來就已經有了。我們也看過說冷氣機,如果說為了長時間在那邊,打開在那邊浪費電,那個使用機率也真的是很低。那有些時候如果說溫度,比如講剛好在24度的時候。245度的時候,天氣也是很悶熱啊。問題是你沒有達到26、28度的時候,根本不能使用。所以說我們是很希望是說在這種狀況之下,你有幾支吊扇或是壁扇,那至少我們在那邊進進出出的時候,我們百姓還可以吹一吹電風扇。

陳課長中輝:我們再繼續跟港務處來協調,請他能夠在可以再許可之下,找經費來設置。我們代表的意思,就是希望還是有吊扇或者是壁扇,比較為宜。

吳代表福全:你如果說他不願意裝可以,那以後夏天是不是把冷氣機全天候開放嘛!都開在那邊嘛,對不對?你總不能讓人感覺,他這個好像應付了事一樣,你這課長好像也是在應付了事一樣。我當時用意我不是直接講得很清楚嗎?所以我們很希望今年的時候,吊扇、壁扇至少鄉親能夠看得到,這個部份希望今年能夠把它解決一下。另外有提到一個,就是辦理調查,本鄉公共服務設施身心障礙的白皮書,這什麼東西?

陳課長中輝:就是像景點,景點比較有安全堪慮的地方,我們要做這個報告給縣政府交通旅遊局,陳報到中央去。像習山公園那邊,我們要做報告。

吳代表福全:那另外你工作報告裡面,一個是說那個公園,那個景點公廁環境的維護,外包維護。現在我們這個是以外包的性質嗎?還是?

陳課長中輝:對,以外包的性質,因為地區有一些就業的婦女,他們都有比如講他們都有漁保、農保,這一個部分的,如果我們再幫他用勞健保方式,用僱用的方式,就必需要幫他們加保。

吳代表福全:外包。

陳課長中輝:外包就不用。

吳代表福全:什麼樣的方式外包?

陳課長中輝:以自然人方式,就是弄一個區塊,你們來整理。

吳代表福全:單獨外包?

陳課長中輝:對!對。

吳代表福全:謝謝,請回座。請一下主計,你工作報告裡面,應付歲出的保留數,執行率達2.4 %,現在都已經5月了,那等於是保留?

陳主計員雪芬:這是3月份的,因為5月份、4月份的會計報告還沒出來。他保留數工程款請的還沒有那麼多,那上個月才驗收幾個,保留數的工程款還有那個環境……。

吳代表福全:到目前5月份的執行率呢?

陳主計員雪芬:不好意思我沒帶過來,我下午再跟你報告。

吳代表福全:因為我們既然是5月份開的會議,不管這資料到3月,至少你準備的時間要到5月。

陳主計員雪芬:我下午再跟代表報告一下。

吳代表福全:好,請回座。

陳主計員雪芬:謝謝。

吳代表福全:清潔隊,隊長你好!

林課長長固:代表你好!

吳代表福全:就是有關於我們豬草、銀膠菊這個部份,因為當然我們也知道公所裡面,也很積極的再去爭取有關這方面的費用,來為鄉裡面把這些毒草把它給清除掉。現在我是個人有一種想法,可以作為參考。以後或是明年或是怎麼樣,去爭取的經費,如何去實施?因為畢竟我們現在爭取40萬,如果要僱用的人數,僱用人數來做這種拔除的工作,這麼大一片,我們現在目前4個人在做。那畢竟每天所能工作的時間,換算回來包括季節性,因為毒草有季節性。等到它開花結果以後,你再去把它拔除,那個種子都已經下去了,沒什麼多大意義。那是不是說可以考量一下,以後去爭取經費以外,甚至爭取的經費多一點都沒關係。可以考量,可以考量你用鼓勵民間拔除的方式,就是在某一個開花之前,在開花之前下雨之後,開花之前這種比較容易拔除的時間。連根拔除的才算數,根沒有拔除的那個不算,然後看是論斤的方式來做處理。這樣可以鼓勵一些民間,就算他是下班主動要去拔,那也是一種方式啊!那唯一的我們考量到的是說,他跑到山上去拔怎麼辦?這個就是管理上比較困難的地方。我們知道他有很多困難的地方,那是說我們如何來建立,一套比較能夠產生效益的方式。這是一個建議,可以考量看看,那不一定說行得通。經費各方面的問題,也不一定說行得通,因為畢竟鄉村裡面,村莊裡面像那天,我們下鄉考察的時候自己就在拔,你看看那個已經下過雨,都還沒開花,那個拔的時候小一點很容易拔,稍微大一點的,根都已經深到裡面去,一拔就斷了。那如果說是我們以這種方式,鼓勵民間拔的方式,反正我要看到連根、頭都有的才算,沒有根、頭的就不算。這樣子可能會對於消除或許會比較注意。要不然你看我們今天,等到他那個果子都已經長出來了,開花結果都掉在地上了,拔了一根長了幾百根出來,這是不是可以考量看看。

林課長長固:是,我們再跟環保局之間,來做一個研究辦理,謝謝這個意見,謝謝。

吳代表福全:謝謝,請回座。

主席方水萬:那我們現在就休息10分鐘。

 

 

主席方水萬:各位同仁,我們現在就繼續進行今天的總質詢。

會議主席林長征:現在請繼續進行總質詢。

方主席水萬:會議主席,現在請鄉長上報告台,鄉長好!

洪鄉長成發:主席好!

方主席水萬:鄉長在施政報告,有一句話相當珍貴。就是鄉務工作,在推動具有延續性與開創性,這句話相當的珍貴。現在就是在龍蟠山整建工程,在第一期有一點眉目了,第二期什麼時候再做進行工作?

洪鄉長成發:向方主席報告,有關龍蟠山這部份,因為之前在縣政府,跟李縣長有提到這個問題。就是我們整個龍蟠山的規劃,配合我們金門大橋。金門大橋開始規劃的時候,就納入整個金門大橋,整個來規劃。

        再來一點就是上個月,屏東縣林管處,他們有到小金門來。現在就是我們要做一些造林部份,從將軍堡到虎堡這一段是1.5公頃,從虎堡到要建金門大橋,烈嶼橋端這一部份是2公頃。那再來一點,就是龍蟠山現在我們已經規劃,也是預定要來做2公頃,裡面整個雜草都要把它清除,應該是明年度就會來做。

方主席水萬:這是由國家公園來做,或者是縣政府來做?

洪鄉長成發:不是,就是屏東林管局。

方主席水萬:鄉長您在早上會期,代表有一些意見,您要做個回覆,可以利用這個時間做個答覆。

洪鄉長成發:好,剛剛早上我們幾位代表提出的問題,我們幾位課長,已經有向各位代表報告過了。那有關四維水溝,那天我們下鄉考察以後,當天下午我們清潔隊,也有就請消防隊支援水車有去沖了一下。但是中間好像沖不過去,所以這後續剛剛早上我們建設課課長也有提過,如果真的整個疏浚沒有辦法過去,那可能就是上面要敲除,敲除以後可能要增加水溝蓋。

        那再來一個問題就是水頭候船室,這部份我們馬上跟港務處來協調。

        那再來一個就是銀膠菊部份,原本就是環保署補助我們40萬,目前是請4個人,原本縣政府他們有僱用2個,建設局他們僱用2個人。現在從上個禮拜他也是配合我們鄉公所,由我們清潔隊裡面,有一位清潔隊員在代替。再來就是我也有向建設局,又再爭取到17萬多,又增加2個人。現在總共要處理這個銀膠菊,現在全部有7個人。但是明年度我們可能會做個調整,我是認為如果像這個比較有時間性,比較迫切性的時候。到時候也不一定我們幾個人去拔這個銀膠菊。我是認為像這個比較必要性,到時候我們清潔隊現在裡面有很多人,到時候就是把那些人全部調來一段時間,全部來處理這銀膠菊這部份,這是以後要做的。

        那像我們之前,我們東林有鄉親提到,那排水溝好像很髒亂,原本我們清潔隊,他們是有向環保署也是有爭取一筆預算。但是預算到目前還沒有下來,所以我就指示我們清潔隊,讓我們清潔隊自己把它清理掉。現在已經清了一部份,剩下一部份就等到我們小麥收成完了以後,我們繼續馬上把它清理掉。我是認為說有那些有需要,有迫切性的,我們鄉公所理面清潔隊全部要做機動的調整。所以對銀膠菊這一部份我們會加強提早來處理,這裡向各位代表報告。

方主席水萬:謝謝鄉長,這邊還有一點,希望鄉長來做更完整的補充。就是金烈大橋的興建工程,現在因為你跟縣政府,互動相當好。一些內部作業情形,你也比較徹底的瞭解,可以利用這個時間,跟我們代表會,做一個簡單的一個簡介。

洪鄉長成發:有關金門大橋這部份,實際上以我的瞭解,還有一點隱憂。那小金門我們烈嶼鄉這一部份,整個土地我們第二次協調會,全部都已經解決了。那我們鄉親的部份很配合。但是大金門這邊,湖下這邊可能現在整個要徵收這個土地,可能還出現一個問題。因為這個問題不是最近才產生的,因為之前我們去年在縣議會,開會的時候,那楊永立議員就提到這個問題。所以後續如果能很順利,那年底或明年初應該是沒有問題。如果真的那邊又有很大的問題,那到時候如果改成區段徵收,可能還要一段時間。這個事情因為縣長他也是很忙,所以有機會,我會跟他再來瞭解一下。

方主席水萬:有關建設課的,希望鄉長做個轉達,像我們有一些村落整建,在規劃已經差不多,在規劃之前我們先跟鄉親做一個連繫。避免我們規劃好了,跟鄉親無法符合,所以像下田,下田這一部份,就是說你在規劃之前,先跟鄉親做一個連繫,避免規劃以後造成一些跟鄉親意願有一些不符。

洪鄉長成發:有關工程整個規劃設計,這部份實際上,我們都會配合鄉親他們的需求,但是有一部份,有時候如果鄉親提出來問題,不一定說可以。因為建設這部份有時候牽扯到專業的問題。如果我們認為這個可行,我們會全力來配合。那如果他所講的,可能跟我們整體上是有落差的話,那可能我們就沒有辦法配合,他要求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

方主席水萬:那這一點,就是要做一個溝通,跟鄉親做一個溝通。

洪鄉長成發:溝通一定會溝通,但是如果說像我們到四維那邊,下鄉考察的時候,有一位羅先生提到那個問題,那是沒有辦法做的事情,對不對?所以我們也是要跟他講實話,也不能騙他。你如果告訴他要來做的時候,如果沒有去做,是不是說我們整個執行的效率就有問題。

        再來問題是說像他另外一個地方,可以鋪植草磚,那個如果土地沒有問題。我們馬上就可以做,因為實際上鄉親他們的要求,我們是盡量來配合。但是如果跟我們整個要求的可能有出入的,那可能我們要重新做一個思考,也不能全部他要求我們怎麼做,我們就去怎麼做,但是我們還是以鄉親的利益為優先。

方主席水萬:所以你要施做之前跟施做之後,如果做得不符合,像漁港做好了,又把它挖掉,那太可惜又浪費公帑。

洪鄉長成發:像這種公共工程,以後我們會特別小心,那如果要做,要他們實際上整個社區要開一個協調會,那我們以社區開協調會,應該也是少數服從多數。現在如果我們去,也不能說少部份的人張三李四,他一個人提一個意見,那我們要去聽誰的,是不是?那整個重要的公共工程要做之前,我們希望他們事先村裡面開一個協調會。有一個達成的共識以後,那我們就遵照他們的決議來做。

        像上林古水道也是一樣,上次因為我們開臨時會,我們代表也有到上林,實際去瞭解古水道那工程。那這個工程,如果說他們現在也是有很多的聲音,如果他們開一個會有一個共識,我們全力來配合。如果像古水道這個要改善,經費應該是絕對沒有問題。因為我們做出來的也是大家有共識的,不然有的鄉親在罵,有的個人意見不一樣。

方主席水萬:那我的意見就問到這邊。

會議主席林長征:鄉長請回座。

洪鄉長成發:謝謝!

方主席水萬:我們再請清潔隊,在這個消毒病媒蚊孳生,這個區塊要看規定是說在那一個時段,來做那一個時段的工作。就是說要需求,像今年在這個時段,蚊子在水溝裡有很多,這個區塊我們就要提早,去做消毒工作。你不是說我今年預定幾月份來做什麼,幾月份來做什麼。有時候氣候的關係會影響到,像今年夏天比較早到,所以一些蚊子,現在整個水溝蚊子很多。像你早上講這些毛毛蟲很多,要提早去防疫,提早來做這個消毒的工作。

林隊長長固:謝謝主席,以後我們就遵照這樣來辦理。

方主席水萬:對!對。

林隊長長固:適時的去消毒。

方主席水萬:像這個銀膠菊的一種處理,什麼時令去拔除最適當,就是在長出來沒多久,還沒有開花之前去把它拔除,這個時間最適當。這要看有時候春雨,夏季的雨季有時候比較早來,有時候晚來,乾的你也拔不起來。利用這個雨季過了以後,隨時都可以來注意執行這個工作,這一點是早上的問題,做一點補充。

林隊長長固:謝謝主席指教,有關消毒的問題,我們就視需求,需要適時的來去消毒。

方主席水萬:對!對。

林隊長長固:有關這個銀膠菊,事實上剛剛我們鄉長已經也補充過了,我們請的那些人每天都在做銀膠菊,我們現在正在發文,要做誓師大會。那是時間性,以後也許誓師大會我們可以提早,提早在這春雨之前。我們就讓民眾知道,我們要來剷除銀膠菊,以後我們就提早來辦,事實上我們早就每天都在做銀膠菊的工作。

方主席水萬:這不是單單我們把行程排好才做,這是要看時令來做才對。

林隊長長固:是!

會議主席林長征:課長請回座。

林隊長長固:謝謝!

方主席水萬:請社會課,課長你好!

林課長長禮:主席好!

方主席水萬:我這邊就是說現在在我們當地,有一些插管的,尿管、鼻胃管的很多。所以現在我希望我們課裡,可以向衛生院來爭取專業的人,駐在我們烈嶼服務。有時候插的管一下子就掉了,人還沒有回到大金門管子已經掉了,所以真的很麻煩,這是地區的需求。現在插管的人很多,我看了看地區有不少這種插管的人,這個部份地區是非常的有需求的。這希望看你做什麼樣的專案,向上級來爭取。

林課長長禮:好!這個會後我們再協調來辦理。

方主席水萬:就是插尿管的、鼻胃管的。還有希望我們現在殘障的很多,我們要爭取署立金門醫院烈嶼分院,能爭取一台殘障專車。現在烈嶼國中有一台,全島有時候學生也有用這個,百姓很多也想要用這個。有的百姓還不瞭解,可以跟國中借,所以分院要爭取一台這樣的車,讓我們的民眾更方便。

林課長長禮:好!這個會後我們再來反映。

方主席水萬:這樣可以?

林課長長禮:可以!

方主席水萬:課長你請回座。

會議主席林長征:吳代表請。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民政課,課長好!

洪課長國棟:代表好!

吳代表福全:請問一下,我們這一次的鄉民代表、村里長選舉,依照規定裡面,公辦政見發表會的時間是67日到11日之間,那我們鄉裡面應該是會辦理。

洪課長國棟:吳代表你好!我們這次登記有鄉民代表候選人,有二位代表,提出要辦公辦政見發表會。那我們預定在67日來辦理,那到時候我們會把這個公告,張貼在各村辦公處。

吳代表福全:因為我們畢竟這個地方小,特別是一些比較老一點的鄉民,對於這一方面的資訊,可能會比較缺乏一點。而且說實在的我們這種政見發表會,我們不敢去預期會到的多少人,有些是他不知道,所以沒有來參加,有些是完全不會去參加這種會,但是我也是希望透過訊息,讓大家瞭解一下。我們預計在什麼時間,什麼地點辦理公辦政見發表會,讓烈嶼的鄉親鄉民有這種知的權利。

洪課長國棟:我們到時候公告在各村辦公處,辦理的時間跟地點。

吳代表福全:謝謝!

方主席水萬:關於這一點,我們還可以用各村有廣播器,可以利用這個廣播器來做個宣傳,宣導更有實效。你只有貼那一張,很多百姓都看不懂。

洪課長國棟:這個主席我報告一下,那這個不知道有沒有規定可以廣播還是怎麼樣,當然我們再依相關的規定來辦理,可以我們就廣播,公告我們一定會公告,謝謝。

會議主席林長征:洪課長請回座,主席。

方主席水萬:請一下觀光課,課長你好!

陳課長中輝:主席好!

方主席水萬:在99年度一些道路路燈的改善工程,前次你已經承辦過,那有三處什麼時候會施做。

陳課長中輝:應該最近會核定下來。已經送到縣政府工務局,在做第二次的審查。

方主席水萬:我們還要追蹤。

陳課長中輝:我們已經有跟他連繫過,應該會很快。經費已經沒有問題了。

方主席水萬:沒有問題?

陳課長中輝:對!

方主席水萬:因為我們地區提的案,我們希望我們課長都要隨時都要去追蹤。

陳課長中輝:是,謝謝主席。

會議主席林長征:各位代表,還有沒有什麼意見?

方主席水萬:這裡還有一點,還是請觀光課來,課長好!

陳課長中輝:主席好!

方主席水萬:我們的勇士堡,就是一些裡面做一個改善工作,上面綠化下面有一些要充實的,這些區塊現在做到什麼情況?

陳課長中輝:跟主席報告,這個規畫現在是由交通旅遊局在主導,今年度有900萬,委託顧問公司,目前正在做規劃面設計。我們這次也跟國防部要了4門武器,準備在勇士堡跟鐵漢堡二處砲座上面來乘載,這部份應該也是最近會核定下來。

方主席水萬:在內部一些裝飾。

陳課長中輝:內部的設備,現在是由交通旅遊局委託顧問公司在做,那今年有900萬要做。

方主席水萬:那跟我們沒有什麼?

陳課長中輝:那直接由縣政府在發包。

方主席水萬:那這個等它做好,內部再來做?

陳課長中輝:昨天我們課員有去參加那個會議,是他們整個設計的會議。

方主席水萬:那設計裡面的內容。

陳課長中輝:目前我還不知情。

方主席水萬:還不知道?

陳課長中輝:對!

方主席水萬:那請先回座。

會議主席林長征:其他代表,還有沒有什麼意見?(無)

主席方水萬:現在如果代表沒有什麼發言,我們就暫時休息10分鐘。

 

 

主席方水萬:我們各位同仁,還有沒有什麼其他意見,就教我們鄉公所各課室?或是我們有就教鄉長的地方,可以盡量提出來討論?

陳代表秀治:請主席請鄉長上報告台,鄉長您好!

洪鄉長成發:陳代表您好!

陳代表秀治:恭喜你!執政這幾個月以來,大家都有目共睹。那我們代表會,秉持著希望的是說很多事情,鄉親如果提出來的問題,我們希望是以平常心。我們跟你們承辦課,假設是我們聽到一些某某鄉親所需要,那個困境要來處理的,希望我現在在這邊就是說懇求鄉長,那直接跟承辦課來反映,平常我們都來連繫,可以跟他們來報告這些鄉親的所需,來處理這樣子比較妥當一點。如果是以會期來反映這些民情,我想會比較緩慢,因為我們一年就二個會期而已。那這裡的要求鄉長的意思如何?

洪鄉長成發:好!那謝謝我們陳代表寶貴的意見,我們接觸的鄉親,隨時如果有什麼問題,那隨時跟我們課長、承辦課,或許是可以跟我講,隨時也可以請各位代表,有空到鄉公所來奉茶。那我上任以後,現在我一個很重要的事情,就是我們主管會報我也有提出來,那鄉親他們有一些比較迫切的問題,可能我們是要馬上處理。那現在就是因為有一部份就是說建設的部份,因為我們以目前鄉鎮的預算,我們財政是比較拮据。所以我們一般以目前我上任以來,小型的工程,實際上我們都沒有用到我們鄉公所本身的財源,是向縣政府來爭取。那如果說用自己鄉公所的預算來執行,那效率還會比較更快就是了。那我現在是要求我們整個團隊,就是盡量來配合,鄉親有需求就馬上要處理,謝謝。

主席方水萬:鄉長請回座。各位同仁,還有沒有什麼其他意見?(無)如沒有什麼其他意見,本次會議總質詢就到此結束,散會。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