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嶼鄉老碉堡--以軍為家

烈嶼鄉老碉堡-以軍為家.jpg  

家都變成如此模樣了,還能以什麼為家?真令人唏噓。

 


先總統 蔣公思想言論總集--秦孝儀

「以軍作家」的意義 

——中華民國四十八年八月八日對「以軍作家運動」

致敬官兵代表講稿——

 

〔要旨〕

    一、革命黨員「以黨為家」,黃埔師生「以校為家」,國民革命軍人亦要「以軍作家」。

    二、「以軍作家」運動,務使三軍一家——戰鬥在一起,勝利在一起。

    三、「以軍作家」要使三軍官兵做到親愛精誠、如手如足一樣團結的程度。

    四、「以軍作家」要抱?「至高無上」的榮譽心,和「生死以之」的責任感。

    五、「以軍作家」的意義——作父兄的要對子弟負責,作子弟的要對父兄盡職,互相勉勵,榮辱與共的來維護國民革命軍的榮譽。

 

〔本文〕

    黃埔軍校創辦的時候,總理訓示說:革命黨員,本是以黨為家;今日黃埔的師生,亦要以校為家。所以就以「親愛精誠」為黃埔的校訓。現在我提出國民革命軍人「以軍作家」的口號以後,立即得到三軍袍澤的熱烈響應,這是我來臺以後第一件最高興的事。我深信「以軍作家」運動的成功,亦就是消滅共匪朱毛、完成國民革命第三任務的開始。雖然我很愧疚,國民革命軍成立至今已經歷時三十五年,而革命迄仍未能成功——目前還是在反共抗俄、建軍復國途中,但國民革命軍,既由我秉承國父遺志所一手創導組織起來的,對於國民革命軍的前途與歷史的責任,當然是義不容辭的。所以無論如何,我誓必率領你們全體將士,團結奮鬥,反攻大陸,拯救同胞,消滅共匪,來完成這一國民革命的大責重任,恢復我們國民革命軍固有的功烈和光榮。

    大家知道,我們每一個人自幼至長,都是在父母與家庭的愛育之中長大的,所以當其子弟成長以後,亦就要竭盡其一切所能,來維護他自己的家園,並光大他自己的門庭的;家庭是在每一個人的生命裏,佔有永遠不能分割的地位,而在國與家的關係上說,中國自來都是以「家為國之本」的,故家不但是我們每一個人成長的根本,也是我們國家強大的根本!但是,現在自大陸來臺革命的忠貞官兵,絕大多數都沒有了家庭,以前在大陸上所有的家庭,早已為共匪所摧毀破壞了,父母妻子,兄弟骨肉,亦多已被共匪清算鬥爭,屠殺的屠殺,逼害的逼害,拆散的拆散,就是一時尚能苟延殘喘的,亦都是要掃地出門,被匪強迫充當奸匪的奴隸牛馬,不知道他們究在何處?如果他們尚在人世的話,亦就都淚眼糢糊的沈浸在期待?我們大家反攻大陸去搶救的唯一希望裏!為了大家能夠精誠團結,堅持戰鬥,不辜負他們的殷切期望,首先就要人人都投身於這一「以軍作家」的運動,務使三軍一家,上下一體,就在這一大家庭中如手如足,親愛精誠,同甘共苦,溫暖和睦開始,進而砥礪志節,同仇敵愾,戰鬥在一起,勝利在一起,積極的邁向光復大陸、重建家園的革命的唯一指標。大家應該知道,當時黃埔軍校創辦的時候,就是以「以校作家」的口號,來團結全校師生的,他們真能親愛精誠,如同手足,共生死,同榮辱,所以後來卒能以寡擊眾,以少勝多,完成了東征、北伐、剿匪、抗戰艱鉅的任務。今天大家「以軍作家」,就要記住這一史實,來繼續不斷的發揚我們國民革命軍「以軍作家」的傳統精神。

    其次,「以軍作家」更重要的一點,就是要三軍官兵之間,確實做到親愛精誠,如手如足一樣團結的程度。家庭中父母妻子兄弟姊妹,為什麼不稱為朋友或同志呢?這就因為他們不單是倫理與情感的結合,而更加具有榮則同榮、辱則同辱、苦則同苦、樂則同樂,所謂禍則同當,福則同享,血肉相連的關係。他們之間,由於倫理骨肉之愛,產生出一種強大的相互關切作用;父慈子孝,兄愛弟敬,衣食相推,甘苦與共,患難相助,疾病相扶持,始終無間,生死不渝,這就是家庭的最大特點。「以軍作家」,亦就是要弟兄將士之間,有如家人父子兄弟一樣,發揮其高度的家庭愛、手足愛,增加其責任感,榮譽心,和敵愾心,不但平時要同甘禍福,戰時更要共生死患難,自動應援和效死勿去,這樣就能發揮其團結的力量,如有千百人在一個團隊,那每一個人,就都可以發揮成為千百人的力量了,不單是一個人能發生其一個人的力量而已。這種軍隊也就不再是普通的軍隊,而是打不敗、衝不散,戰必勝、攻必克的血肉相連的子弟軍,成為真正的革命軍隊了。所以「以軍作家」,無論對上官對部下,以及同志對同志之間,都不可以再單獨看作團隊的關係與同志的關係,而應視同父兄對子弟一樣,大家相互關切,相互體諒,相互了解,相互協力,相互扶助,甚至彼此爭先恐後,以代苦為樂,以代死為幸,只有做到這樣親愛精誠,團結無間的程度,那才說得上是「以軍作家」了。

    反轉來說,如果家庭內每一構成份子,誰作了壞事,那就要認為是全家的恥辱,這因為家庭中的每一個人都有一種責任感,也都有一種榮譽心,希望為父兄爭氣,為家庭爭光,而不願有任何一個人行為不好,使家庭蒙受恥辱。我們「以軍作家」,每一個將士,也就應該要這樣——就是團隊每一將士,都要共同維護軍隊的榮譽,就要像維護其家庭的榮譽一樣;而且維護軍隊的榮譽,實在比維護家庭的榮譽,還更加重要。因為家庭的榮譽,所關者小,而軍隊的榮譽,則關係到自己的事業前途,要關係到他全體將士的生命、事業、和歷史,以及國家民族的禍福和安危的!所以我們「以軍作家」,感情固然格外濃厚,而紀律更加要格外嚴明;大家必須對這個國民革命軍的「大家庭」,抱有一種「至高無上」的榮譽心,和一種「生死以之」的責任感,都能自動自發的愛榮譽、守紀律、服從命令、達成任務,不要有那一個人,那一件事,那一項行為,使國民革命軍人蒙受恥辱。這個嚴守紀律在「以軍作家」運動中,乃是革命成敗榮辱關鍵所在的意義,大家更須切實了解,並且要徹底實踐才行。

    總之,大家既已了解「以軍作家」的意義,那作父兄的就要對子弟負責,作子弟的也要對父兄盡職,而弟兄與弟兄之間,也是一樣,就要互相扶助,互相勉勵,規過勸善,榮辱與共,來共同盡力維護這個大家庭的榮譽——維護這一國民革命的榮譽。你們今天既尊稱我為「國民革命軍之父」,那你們的前途歷史,你們的成敗榮辱,你們的生死安危,我除了盡我統帥的責任以外,更要盡我為家長和父兄的責任,就是更要對你們全軍子弟們負其責任。如果你們一旦在戰鬥中犧牲了,成仁了,我更要使你們安心瞑目,毫無後顧之憂;就是你們的家屬——父母子女,亦就是我的父母子女,我自必要代替你們,亦如你們對他們一樣的孝敬愛護,盡其家長的職責;只要你們能對國家、對主義、對革命歷史,對國軍榮譽,負責盡忠,不愧為革命的信徒,不失為這一大家庭中的愛榮譽、守紀律的好子弟,那我當然要為你們子弟負其全責了。因為我們今後不光是部屬和統帥的關係,在「以軍作家」以後更進一層的,還要有家長對子弟的一樣倫理關係了。我對全軍將士本來都是視為我的子弟來看待的,不過「以軍作家」的口號提出以後,這個責任與關係既更為明顯,你們亦就更易了解了。今天我很高興「以軍作家」口號得到了大家真摯的、熱烈的、全軍一致的擁護,使見諸事實,因此我深信只要大家能切實發揮其家庭愛、手足愛的愛心,增強其為維護這大家庭的榮譽心,發揮其為國軍承先啟後,生死不渝維護光榮歷史的責任心,親愛精誠,團結奮鬥,嚴守紀律,服從命令,那就必能很快的完成我們國民革命第三任務——消滅共匪,驅逐俄寇,光復大陸,拯救同胞,且使大家都能救回其小家庭中的骨肉手足,重建各人家庭團圓的幸福,並使我們國民革命軍的光榮歷史、傳統精神,炳耀日星,世世勿替。

 

附錄:民國十四年二月東征時在廣九路常平車站口占七絕詩一首

    親率三千子弟兵,

    鴟鴞未靖此東征;

    艱難革命成孤憤,

    揮劍長空涕淚橫。

 

附錄:「以軍作家」運動官兵代表陳情書總統,我們偉大的 領袖:

    我們國民革命軍,在國民革命過程中,由於 總統偉大英明的領導,不論遭遇任何敵人,最後都被我們一一打敗,贏得了光榮的勝利。現在我們為了反共抗俄,完成國民革命的大業,正以無比的決心和勇氣,與朱毛奸匪作生死存亡的搏鬥,固然,朱毛奸匪比過去任何敵人都更為兇狠,更為頑強,但我們相信只要大家一德一心,共同團結在 總統領導之下,努力奮鬥,一定能消滅共匪,驅逐俄帝,解救同胞,重建中華。

    共匪竊據大陸,推行「人民公社」暴政,無辜的大陸同胞,被脅迫過?牛馬不如的生活,所有的家庭都被共匪摧毀。現在我們在大陸上已經沒有家了!今天在軍隊裏的官兵,無論是生長在臺灣,或者來自大陸,都是一個命運,只有光復大陸,大家才有前途,只有跟隨 總統,大家才有希望。因此,我們擁護「以軍作家」運動,把整個國民革命軍當做我們革命的大家庭,我們決心做 總統的子弟,永遠追隨總統,革命到底!

    我國民革命軍為 總統所手創,歷經東征、北伐、剿匪、抗戰諸戰役,打倒了軍閥,統一了全國,擊敗了日寇,復興了民族,這些燦爛輝煌的戰績,都是 總統英明正確領導的結果。三十多年來,總統對我國民革命軍的愛護和培植,煞費苦心,無微不至,尤其是對我國民革命軍的官兵,更是視同子弟,情逾骨肉。我全體官兵一向視 總統為我們國民革命軍這一大家庭的家長,而今天為了表示我們內心對 總統的崇敬,更要以十二萬分的誠意,尊奉總統為我們國民革命軍之父。

    我們今天謹代表三軍全體官兵,向總統莊嚴宣示,我們願將赤心與生命,貢獻給國家,將事業與前途,寄托於 總統。永遠在總統領導之下,追隨 總統打回大陸,重建國家,重建家園,來完成反攻復國的偉大使命。

    最後謹代表國民革命軍全體官兵,恭祝

總統政躬康泰!

中華民國四十八年八月八日以軍作家運動國軍代表敬叩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