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嶼的離島--獅嶼

獅嶼_25.jpg    

    獅嶼位於小金門西北方,與小金門湖井頭戰史館相距一千公尺,在六離島中面積最小,僅零點零零七平方公里。獅嶼原名為鼠嶼(形勢遠觀如鼠),在民國四十九年八二三砲戰期間與戰役後期數年,蔣經國(時任國防部總政治部主任、國防會議副秘書長、國防部長等職)屢次親赴金門周邊前線島嶼據點,曾另予命名(同時覆鼎嶼改復興嶼,虎仔嶼改猛虎嶼)以求振奮守軍士氣,1960年才改為現名。 

獅嶼_01.jpg

民國50年代時的獅嶼

獅嶼_02.jpg

民國60年代時的獅嶼

獅嶼位置圖.jpg

獅嶼的位置圖(請參閱烈嶼全圖) 

獅嶼衛星圖.jpg

 Google map 上的獅嶼衛星圖 

 

日劇《詐欺遊戲》(Lair Game)電影版中的片段,包括獅嶼、九宮坑道、成功坑道 

獅嶼_03.jpg  

夏日艷陽下的獅嶼 

獅嶼_20.jpg 

獅嶼的北端

獅嶼_21.jpg 

獅嶼的背面

獅嶼_02.jpg

獅嶼_04.jpg

獅嶼_05.jpg

獅嶼_07.jpg

獅嶼碼頭

獅嶼_37.jpg  

獅嶼_23.jpg  

獅嶼_22.jpg  

獅嶼運補船

 

獅嶼_36.jpg   

獅嶼島上「振軍廟」,供奉觀音佛祖。外牆對聯:慈航座鎮南海,普渡大陸群生。

獅嶼_29.jpg   

振軍廟,門聯:敬神有神在,不敬也不怪,橫聯:心誠則靈

獅嶼_30.jpg  

廟內供俸的幾尊神像

 

獅嶼_35.jpg

由忠誠部隊建於民國六十六年六月十七日的「獅嶼文康廳」。

獅嶼_31.jpg  

文康廳前的獅子雕塑

獅嶼_33.jpg  

島上一座籃球架

獅嶼_26.jpg  

觀海亭

獅嶼_27.jpg 

獅嶼公園 

獅嶼_28.jpg

經國路

獅嶼_32.jpg

「毋忘在莒」精神標語

獅嶼_34.jpg

捍衛家邦,嶼座四海,威龍虎嘯,獅昂其首  

獅嶼_08.jpg 

獅嶼_20.jpg 

獅嶼上的一線天 


獅嶼記事

作者:金門野戰醫院少尉醫官潘思宇 

獅嶼_15.jpg 

90年代初期的獅嶼運補船

    在獅嶼上的日子,甘苦參半,但都是令人難忘的回憶;我想日後一定會懷念自己曾在這外島上觀日出日落,聆潮起潮退的時間,細細回味這段難得的日子。 

  還記得在衛勤分部抽籤分發單位的情形。大家緊張的坐在大禮堂裡,我緩緩的走上臺,耳裡只聽著見自己的急劇心跳聲。剛抽完籤,還再疑惑是哪個單位時,報籤人員就已朗聲頌出:潘思宇,金門野戰醫院。 

  在搭乘C-130前往金門途中,我暗忖野戰醫院想必是在金門島上過著類似實習或住院醫師的生活吧!應該還不錯吧!只可惜少了些當兵體驗其他非醫學生活的機會。不料,院長卻告訴我,我今後的日子大多會在金門外的小島上渡過;而我的第一站就是─「獅嶼」。 

  獅嶼是什麼?獅嶼在哪裡?後來我才知道,獅嶼是位於小金門(烈嶼)西北方的一個小小島,傳說中外島之外的離島。目前大小金門有十餘個類似的小島上有陸軍駐守,並由聯勤支援醫療勤務。大家較為熟悉的「大膽」、「二膽」也編列於這些島中,目前都屬於軍事重地,除了國軍外,誰都無法踏上。 

  我在野戰醫院院本部渡過一陣見習醫官生活後,就往獅嶼出發了。要到獅嶼,得先從大金門的水頭碼頭搭接駁船先到小金門九官碼頭;通常上島醫官們會在小金門的黃厝醫務所稍作停留,同時等待由小金門開往各小島的運補船。因為船家出海要看海象,得看老天爺臉色才能決定船是否發航,所以有時會更改船期或發航時間,還記得有一次,發航後因風浪過大,小船幾乎無法靠泊,好不容易靠上岸,卸下船上物資人員後,小船卻因風浪過大而無法駛離,足足要等了好幾個小時,風浪稍息後才能離去。 

  好不容易,小船慢慢地靠近,獅嶼雄偉的身影也慢慢聳立在我眼前。上岸後,第一個驚嘆的是前人的辛苦,要知道,在獅嶼這個島上,所有建築工事,都是前人從一塊塊石頭及一粒粒沙礫堆砌起來的,立足島上,真是令人讚嘆不已。而島上的生活,可以想像是相當簡樸,島上賴以維生的命脈是發電機和海水淡化機,之前幾次故障,都給島上弟兄帶來相當不便,想像一下,洗澡要洗海水或雨水,否則得買礦泉水來洗,冬天得洗冷水或用電湯匙慢慢加熱,大家應該不難體會生活的「簡樸」吧!所幸機器終會修好,而島上弟兄也可以脫離簡樸的日子。 

  這麼說起來,島上大家都是苦哈哈地在過日子,忍受著交通不便、物資缺乏以及資訊貧脊的生活嗎?不!正因為島小,正因為生活簡單,大家都生活在一起,所以大家感情特別好,有種「同島一命」的感覺,生活上的不便,也只是大家高昂士氣的催化劑罷了。還記得過年時,大夥在晚會上團圓同樂,是多麼美好回憶! 

  而醫官在島上的主要任務,也就是維護島上弟兄的健康,處理緊急事故,並判斷轉診需要。畢竟在這樣的一個島上,如果發生事故後沒能有第一線醫療處置與判斷,會給傷患及主官相當大的壓力吧! 

  在獅嶼上的日子,甘苦參半,但都是令人難忘的回憶;我想日後一定會懷念自己曾在這外島的離島上觀日出日落,聆潮起潮退的時間,細細回味這段難得的日子。

 


陸軍金門駐軍闖禍 酒醉開砲險釀巨災

獅嶼_06.jpg

獅嶼_11.jpg 

2002/10/17 16:34 記者陳東龍╱台北報導

     在發生政戰軍官叛逃及軍囚被劫等不名譽事件後,陸軍再次出了重大危安狀況,駐防金門小金門(烈嶼)第一線據點「獅嶼」日前竟然發生士兵酒後發飆擅自發射戰防砲的重大違紀事件,所幸旅長朱玉書處置得宜,將他迅速制伏,才化解一場危機。這是1994年底小金門前埔陣地40高砲誤擊廈門,造成對岸4名居民受傷以來,兩岸間最嚴重的危安事件。目前,這名服義務役的士兵已被軍方押至金門本島軍檢署,接受進一步的調查,家屬據報也已趕往了解。 

     根據指出,事件是導因於2名下哨衛兵,因故吵架,下哨後即拿廚房的米酒喝,1位士兵由於已酒醉,在吵架後一時氣憤,竟在上午8時許,以島上的戰防砲對空擊發1砲,砲彈飛落約陣地前海域。 

     烈嶼旅長朱玉書接獲戰情通報後,立即乘海龍部隊快艇趕至「獅嶼」,並與陣地指揮官好言勸導當時已持刀盤據砲陣地且一度將砲口對準小金門湖井頭的這名士兵,兩人接近勸說並乘他不注意之際,加以制伏。 

     湖井頭當地有戰史館等觀光據點,所幸軍方處置得宜,才未讓第2發對準小金門的砲打出來,否則後果不堪設想。 

     這是1994年底小金門前埔陣地40高砲誤擊廈門,造成對岸4名居民受傷以來,兩岸間最嚴重的危安事件。 

     陸總接獲金防部報告,以「獅嶼」係離島中的離島,位處兩岸軍事接觸的第一線,若當天又發生「誤擊」事件,後果難以想像,除肯定旅部處置得當,也下令將這名酒醉亂開砲的土兵,押交金門軍檢署深入調查。目前,這名服義務役的士兵已被軍方押至金門本島軍檢署,接受進一步的調查,家屬據報也已趕往了解。 

 


獅嶼猛虎嶼官兵快樂戍防報家國

獅嶼_19.jpg 

2006/01/28(軍聞社記者李岳耿特稿)

   「當初在新訓中心抽籤,得知部隊是在金門,心就涼了一半,到了金門後才知道被分到小金門,心中更是鬱卒…」,到猛虎嶼半年多的一兵彭合平,微笑說,一般人認為外島官兵生活艱苦,外島中的離島更是艱苦,不過他上島之後沒多久,這種想像為之改變。

  來過猛虎嶼的人,印象最深刻的,並不是四周的美景,而是那近4、50公尺落差的128階的石階,徒步都讓人有腿軟的感覺,更何況運補時,弟兄們必須將油、米、醬、醋、茶等這些運補物資,搬至島上的生活區,雖然如此,但一兵陳中庸認為,這也是一種另類的訓練體能方式。

  在金門的九個離島中,猛虎嶼和獅嶼是人們較陌生的小島,但兩島無論外形或內在島如其名,默默護衛著國防安全。

  船從金門水頭碼頭出發,經過小金門南方海面,前進約4200公尺左右,還未到大膽島,水道北方即有一花崗岩小島,形似老虎,栩栩如生,沒有錯,這就是猛虎嶼。猛虎嶼的舊名為虎仔嶼,金門縣誌即稱以形似名,是舟渡赴廈門必經之地,1960年改為今名,面積僅0.025平方公里。

  猛虎嶼正如同大、小金門以外各離島,只有國軍駐守,簡易碼頭上有1973年端午節參謀總長賴名湯上將所題「以猛虎之精神殺敵報國」石碑,上島官兵第一道考驗,必須走過抬腿90度的128階好漢坡,方能成為這座英雄島上的好漢。

   獅嶼位於小金門西北方,與小金門湖井頭戰史館相距1000公尺,在金門離島中面積最小,僅0.007平方公里,民國49年改名之前,名為鼠嶼。

  獅嶼指揮官陳顗晟中尉表示,島上景色與台灣本島是截然不同的,如果想離開繁忙的都市生活,獅嶼是一個最好的地方,這也是他喜愛獅嶼的最主要原因,雖然獅嶼並不大,生活設施也不便利,但是在這裡所擁有的寧靜生活,卻是別處所追求不到的。

   陳中尉說,來到離島的官兵家長可以很放心子弟在此的生活,這裡絕對沒有任何聲色場所,絕對不會染上惡習,甚至退伍時,還可以存一筆積蓄,因為光是外島加給,就已經滿足島上官兵一個月生活所需,況且也不是每個弟兄都有機會上外島中的離島服役。

   一兵陳俊旭也指出,離島生活最大的特色,就是生活規律正常,不會有被任何與戰備訓練無關的事,干擾部隊作息,離島官兵只要在島上一個禮拜,就能夠熟悉島上的作息,而島上和外界不脫節的方式,就是收看電視新聞,因此、離島官兵即使身在外島,也能對國內外大事一清二楚。

   獅嶼島上各項設施雖遠不如本島,但應有的訓練場地一項也不缺,島上有著官兵自建的訓練場地,不論是做伏地挺身或是拉單槓,也都能讓島上官兵的體能水準都能達到上級所要求的標準。

   對每位離島指揮官而言,如何安排島上官兵的休閒生活,是除了戰備整備任務外,另一件重要的工作,尤其離島官兵與大、小金門官兵不同,並沒有所謂的在金假,每個例假日都必須在島上度過,為讓官兵適應島上生活,在一成不變的環境中,安排島上官兵的休閒生活,成為離島指揮官都會面對的問題。

   戰備之暇,官兵的休閒活動也相當重要,下下棋、玩玩電視遊樂器,或是索性拿本書看,獅嶼島上官兵也都能甘之如飴。

   至於在猛虎嶼服役的弟兄則比獅嶼島上的官兵稍微來得幸運些,因為猛虎嶼還有個小球場,每天下午收操,裝備保養結束後的體能活動時間,是弟兄們的最愛,在一天操課訓練結束後,能放鬆心情,大家一起打球,確實是一件很愉快的事。

   除了休閒運動外,島上伙房設備的維護、食材的運補、生活飲水的供應、食物烹調的衛生等都是金防部司令吳達澎中將,每個月上各離島巡視的重點,而島上的物資供應是靠「軍租民船」的運補方式,伙食上平均每兩天就有一航次的運補,讓弟兄都可以吃到新鮮的蔬果,在上級長官的重視下,任何補給離島永遠排在第一位。

  伙食方面,離島官兵與本島官兵相比也有很大的差別,由於起伙人數不多,因此島上的伙食都相當精緻,只要伙房會做,都能吃得到。

  負責猛虎嶼島上伙食的彭合平說,只有在離島服役的人,休假時才可能同時搭乘船、車及飛機等三種交通工具,離開猛虎嶼回台灣休假,先必須搭「菜船」回到小金門,完成旅部離營教育後,再統一坐車至機場搭機,儘管如此,離島官兵實際休假的天數,卻沒有比本島官兵少,而假期的安排,也更有彈性。

  明天就是大年初一,國軍各單位也對未能返家過年的留值官兵,都做妥善的規劃,獅嶼及猛虎嶼的守備部隊也不例外,為使島上過年同樣有家庭的氣氛,從營區環境布置開始,不論是張貼春聯,或是各式應景裝飾的擺設,處處洋溢濃厚的春節氣氛。

  今晚除夕夜的年夜飯,伙房早已精心設計菜單,雖然離島只有一個伙房兵,但手藝不見得會輸給餐廳的大廚,當熱騰騰的菜餚端上桌,大家圍著方桌一同用餐,島上指揮官的用心,讓來自不同家庭的官兵,在離島上度過了一個不一樣的春節,也充分感受軍中大家庭的溫暖。

   猛虎嶼和獅嶼的守備官兵,他們挺立在金門離島的最前哨,守護著後方同胞的安全,島上官兵同舟共濟,奉獻犧牲,雖然在地圖上幾乎找不到,但官兵的榮譽心與使命感,卻讓這兩座島嶼充滿了活力與信心,也成為金門前哨的兩個重鎮。

 


 1984年獅嶼事件 

2013-10-29 01:48 中國時報 【石文傑】

    1984年,作者服役於湖井頭前方的獅嶼,全島礁岩組成,面積0.5平方公里,由一個加強排駐守,當時距1978年大陸宣布全面停止對我外島炮擊已7年。
 1984年1月某天清晨,冬霧瀰漫,能見度甚低。一艘大陸採砂舢舨,因機器故障誤闖我方警戒區,守海防崗哨疏於注意,沒有及時發覺驅離,其他隊友都還在睡夢中,突然接到金防部作戰司令官緊急電話,說從雷達螢幕發現一艘不明身分船隻靠近獅嶼,疑匪藉民船滲透我邊防,十分火急的要求獅嶼與湖井頭駐軍全副武裝進入戰備狀態。
 於是全駐軍官兵睡眼惺忪地匆忙拿起武器對海岸邊瘋狂射擊,大陸籍舢舨立刻對著岸上大聲喊叫「不要開槍!我們是老百姓,不是軍人!」槍炮聲才漸漸沉寂下來,可電話那頭卻一再催促火速處理,要立即全力加以排除。
 在一連串急促軍令聲中,對方6個人中彈,霎時血灑沙灘和礁岩;另外兩位嚇得臉色蒼白,趕緊連滾帶爬,鑽進海蝕洞內。
 由於對方誤闖我方陣地,而崗哨未曾發覺,如果上級單位怪罪下來,全排官兵恐怕要被重重判處軍法,這時在緊急命令下,甘脆一不作、二不休,殺人滅口,以求自保。這時電話端傳來強烈命令,通令立刻將那悻存的兩位、一再跪地求饒的大陸船員,強行自5層樓高的峭壁上推下,全排官兵眼睜睜、親眼目睹2人霎時趴倒在岩石上,七孔流血,腦漿四溢,死狀慘不忍睹。
 爆破前,我奉命上船搜索,竟發現船艙中有封寫給母親的潦草信函,信中告訴母親,做兒子的已經又取得1張毛線票,只要加上媽媽那1張,就可合織件毛衣給母親過今年的寒冬。信已交給上級單位,可能永遠無法寄達。
 1個月後,在大家要求下,全排官兵換防調回大金門,每位官兵受到嚴重警告,不可洩漏半點風聲,否則吃不完兜著走。
 如今,兩岸大小三通全面開放,可是30餘年前的那一幕,卻讓我縈繞心頭,忐忑不安,揮不去的罪惡感。
 退伍後多次到廟宇燒香膜拜,乞求神明原諒,卻始終無法從心頭揮去。期盼有一天能夠邀約當年的弟兄,再回到獅嶼岸邊,向這8位大陸冤魂焚香祭拜,以撫平內心一世的悸動,也讓心中的那一塊宛如獅嶼岩岸的壘石,永遠放下。(後記:這是一個真實故事,係當事人口述筆錄,兩岸同胞現已常來常往,深盼永遠不再發生這類悲劇。)(作者台師大史研所畢業)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