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杏壇大臉譜》楊宏龍愛上烈中

MultiMedia_ImageResize.jpg  

2011/11/9 

記者許加泰/專訪報導  

       離島教師的流動率高,烈嶼國中輔導室主任楊宏龍捨近求遠,二十年來一直堅守在烈中的教育崗位,他說,一路走來,的確有些辛苦,也很欣慰得到多數家長的肯定,和學生的關係也和諧、融洽,宛如一家人般,他會堅持到離開教育崗位為止,也希望有更多的人願意盡棉薄之力於各個弱勢的地區,包含烈嶼,也包含大金門許多偏僻的學校。

   楊宏龍說,他不是一個愛炫燿的人,選擇待在烈嶼國中除了是個性使然,更有一些難以言喻的緣由。民國八十年八月一日,他甫從國立台灣師範大學國文系畢業,和同梯次的師保生十餘人,被分發至烈中服務。初為人師的他,難掩緊張卻又亢奮的心情,想要實際驗證自己是否真的適合為人師表。第一年即被要求擔任國三畢業班的導師,那是一班國三重新編班後的「問題班」,從前輩口中得知班上部分學生行為偏差嚴重,也因此其他二班都被別的同事先挑走了,留下這棘手的班級,等待那一位即將接手的「後母」。

   楊宏龍說,既然無法推卻這燙手山芋,就當做磨練帶班能力,實際帶班之後,才發覺事情沒有想像的那麼容易,學生問題層出不窮,師生的關係也是緊張起伏,為了建立關係、培養感情,他經常以校為家,家訪次數更是難以計算;加上他的興趣廣泛,田徑、棒壘球、羽球、籃球、釣魚、抓螃蟹、賞鳥等,也因此和學生關係日益融洽,班級經營也漸上軌道。之後,他連續當了十六年的導師,絕大多數都是後母班,而且都是「畢業班」,更特殊的還經常是棘手的班級。雖然不同問題的學生經常讓他傷透腦筋,但有時想想,他們也是成就他帶班能力的菩薩。就好比醫師一樣,看的病人多,遭遇的疑難雜症多,經驗就會越豐富,更何況這些一般老師眼中所謂的「問題學生」,畢業之後卻是最有禮貌、最知感恩的一群「寶貝」。

   楊宏龍於民國九十六年八月一日接下了輔導主任一職,不管是生命教育、性平教育、認輔工作、親職教育、兒少保宣導、中輟輔導等,他都盡力在做,即便輔導室的人力資源極為匱乏,還是全力以赴。

   楊宏龍為了讓學生體驗生命的意義性,他經常帶著學生送愛到大同之家、福田家園,讓學生從接觸這些弱勢的長輩,來激發心中的赤子之愛,惜福也感恩。楊宏龍也會帶著學生探訪烈嶼弱勢家庭,為他們整理家庭環境,讓學生體驗施比受有福。

   楊宏龍說,經常有人好奇的問他:「為什麼要待在烈嶼這麼久呢?」,他說,關於這個問題,很難一語道盡。但簡單的說,那是因為愛上烈嶼這塊土地,在有限的教育資源下,陪他們一起奮鬥。楊宏龍說,其實,當老師,在什麼地方當都可以,但在一個師資流動率大,穩定的師資就顯得異常重要。烈中有他發揮的地方,有信任他、支持他的教育前輩,有一群曾和他一起打拚的好夥伴,福進、舒文、文法、芸梅、志偉,還有他的親弟弟玉星、堂弟玉林等,互切互磋、患難與共,完成了許多令人懷念的事情,這是一個熱血教師聚集的地方,這是一個實現教育愛的場所,相信所有共事過的同仁,都會同意他的看法。

   楊宏龍說,他心裡一直有個疑惑,為何烈嶼的師資遲遲無法穩定下來,為何國內任何地方的保送制度,都是為了要穩定弱勢地區的師資,而金門的師保制度卻無法發揮它該有的效能,難道「依法行政」、「保障弱勢地區學童受教權」有錯嗎?長期以來,地方首長、民意代表,還有一些熱心的家長,大聲疾呼、力爭權益,雖然有了一些改善,但距離離島鄉親的期望,還有一段距離。

   楊宏龍說,84年以前的師保生,規定畢業返金要先至烈嶼地區服務,但並無服務年限的規定,以致於多數老師均於服滿一年後就離開烈嶼,造成師資極大的流動率,特別是卓環國小和烈嶼國中。80年至90年每年將近9個老師的流動,8182年更出現10人以上的流動,對學校的校務運作,產生極大的影響。經過議員和部份老師的奔走,教育局才於84年修改規定,師保生返金後必須先至烈嶼服務四年,方能調至其他學校。但90年第一批新規定的師保生返金後,隨即遇到減班,教師缺額較少的情況,於是又於「服務烈嶼四年」的規定之外,新增二年即可調離的「意願調查表」,自此教師的流動率又開始明顯的上升。   

   楊宏龍建議廢除「意願調查表」的機制。在「服務烈嶼四年」的前提下作調整,遇到烈嶼地區無師資缺額時,先於大金服務,一旦有師資需求,應立即至烈嶼服完剩餘的年限(後者目前已實施,但需督促其確實執行)。長期代理教師(為期一年)的聘任權應回歸學校,讓學校可以根據其職權聘任適任的優秀代理教師,以滿足學生的基本需求。

楊宏龍說,現在他能做的依舊是堅持最初的想法,既然改變不了別人,那就自己來做吧!

   《杏壇大臉譜》由本報與金門教育電子報共同製作,採訪對象由烈嶼國中推薦,詳見金門教育電子報網站,http://kmiag.tw/journal/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