盲目開發 毀了故鄉

麒麟山工程_18

· 2013-03-10 02:03  · 中國時報

· 【朱玉璽】

(作者為屏東縣教育產業工會生態中心主任)

 十四年前返鄉任教,與兩位伙伴開始認識家鄉,跌跌撞撞中逐漸認識了故鄉的容顏。按常理來說,愈熟悉家鄉,內心應該倍感愉悅才是,因為回到了故鄉,總是會充滿了溫暖以及從小到大的快樂回憶,這裡是可以讓心靈休息的地方。日本歌手夏川里美所唱的「故鄉」,也稱為「你的原點」,歌詞說,故鄉是悲傷了要回去的地方,是歡迎你回來的地方,是連煩惱的事也隨之忘記的地方。

 我的故鄉,屏東縣萬巒鄉五溝村舊稱五溝水,地處大武山西麓山腳,屏東平原沖積扇扇端處,是個開發有近三百年歷史的小村庄。這些年,隨著家鄉五溝的發展,我的心情愈陷低沉,人生的荒謬就在其中。當我開始探詢家鄉,訪談耆老,他們透過老照片說故事,確實豐厚了我與家鄉的情感,因此也讓我思索著這幾十年來的變化為何如此巨大;故鄉的轉變似乎也正是全台的縮影,雖然逝去的美好無法重返,但過往是激勵我們保有夢想的原動力,於是我開始了家鄉水圳生態與人文遺跡的深度探索。

 從一條湧泉流經水草豐美的水圳開啟了我家鄉的自然之眼,原來河水可以如此透澈,綠波搖盪可以閃耀風華,還伴隨著古樸可愛的石頭伯公在旁;這裡曾是我放學後流連駐足之處,那段美好歲月仍縈繞在心底;然而,美好事物卻不能長久。

 生命的殘酷在於眼睜睜看著美好的事物在眼前消逝,而自己卻無能為力,原來認識家鄉的美好,竟給我的內心帶來強大的打擊。曾陪伴我度過一段快樂溫潤歲月的綠帶,很快被水泥工程摧毀,古樸的石頭伯公被改建成水泥墓碑式;人為的粗暴連一條小小的水圳、小石頭伯公都不放過;我在原地躊躇嘆息許久,卻不知隨後而來的竟是更大的悲哀。

 當政府開始投入社區營造,社區的資源成為爭取建設的重要基礎,擁有眾多完整傳統聚落、湧泉流經的家鄉,開始了她的悲慘命運。五溝因為「有用」而倍受器重,卻也是災難不斷的開始:這裡的工程一件比一件大,破壞一次比一次嚴重;謊言的編造更是精采絕倫,說要復育生態卻破壞原有棲地,公園改善卻成為硬體環境競賽,奢言生態與排水雙贏卻踐踏棲地。「水草教育園區」步道建在美麗綠帶上、大伯公工程充滿水泥構造物、農田水圳水泥化摧殘河岸植被、新赤農場聯外排水工程破壞特有種生態棲地,抹滅五溝最後的自然河岸。

 五溝水的美好正是很多社區缺乏的,自然度高、不經人為雕琢、生態多樣性豐富;五溝水是佳平溪支流,也是東港溪流域最後一個生物樂園;根據五溝湧泉溼地的〈國家重要溼地推薦表〉記載,共紀錄到三十二科八十四種植物,其中原生物種約六十二種;鳥類調查則至少有三十種留鳥和九種候鳥。但是不斷引進的工程卻正逐漸消滅五溝所保有的稀有自然,開挖河道破壞了生態,但不少村民竟然默認、默許,甚至還幫著破壞者批評守護者,不免讓人感慨心痛。

 為環境守護而展開行動,讓我成為社區的麻煩人物,村中的意見領袖放出似是而非的言論,醜化、汙衊、施壓隨之而來,長年待在故鄉的我,竟有了濃濃的鄉愁;我的抑鬱鄉愁來自美好的事物消逝太快,讓我找不到自己家鄉的原點;外表質樸的長者認同的卻是開發至上的價值觀,飲鴆止渴的村民樂此不疲;這裡已經不是可以讓人沉澱心靈的原鄉。家鄉找不到一棵老樹可以細數悠久歲月的滄桑,沒有一處保留原始風貌、未經人為改造的自然水圳;變動快速的環境讓我忘記身在何方。

 走在熟悉卻又陌生的家鄉,看著從小認識如今卻顯得冷漠的鄉民,伴著美麗綠景成為歷史,心裡充滿了矛盾:或許等到有一天,五溝成為「無用」之地,才能中止她不斷遭到人為改造的悲慘命運吧!

 

資料來源:中時電子報

http://money.chinatimes.com/news/news-content.aspx?id=20130310000865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