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載:排雷的神話與現實

廢彈_01.jpg 

科林‧金(Colin King)

科林‧金資訊集團總裁﹑《簡氏地雷和除雷》主編 

 

 "決不會有一個簡單劃一的解決排雷問題的方法﹐但是可以不斷改進設備和技術。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建立一種認識﹐即地雷構成的威脅遠遠超過了埋在遊戲場上的小小塑料制品。"

 

抵制成見

    就這麼一個受到媒體巨大關注的議題而言﹐令人驚訝的是人們對於排雷知之甚少。大多數公眾似乎分為兩派﹐一派認為地雷問題隨著《渥太華協定》的簽訂而煙消雲散﹐另派則仍然認為解決這個問題需要幾千年和天文數字的資金。這兩種觀點均源於媒體聳人聽聞的報導﹐而此類報導的根源卻在排雷界﹐當然﹐二者都是不正確的。

    在那些認識到排雷工作必須不斷進行的人中間﹐好像有一種改進這一程式的技術已經存在的感覺。大多數人知道﹐人道排雷行動既耗時又危險﹔他們並認識到有必要加強這項工作﹐然而﹐儘管經過多年的研究﹐這項行動似乎仍無明顯改進。為什麼仍舊找不到一個解決排雷問題的簡單方案呢﹖

    要回答這個問題﹐我們必須對地雷和雷區有所了解﹐而這正是困難所在﹐因為大多數人認為他們對這個問題確知一二﹔他們不了解從空曠地上排除地雷這樣一個如此簡單的問題為什麼那麼難以解決。

    事實是﹐儘管存在許多神話和成見﹐很少有人了解地雷及其存在環境的實際狀況。這些是影響排雷工作最重要的因素﹐卻因人們一味追求新穎的解決方案而被忽略或至少被簡單化。由於抓不住問題的根本﹐因此不可避免地對這個問題產生錯誤認識﹐結果往往造成資源浪費和研制出無用的設備。

    在下文中﹐作者將對地雷造成的實際威脅作一簡述﹐目的不是要盡數羅列潛在問題﹐而是希望從更客觀公正的角度來看待地雷和雷區問題﹐以糾正典型的片面認識。本文至少能夠敘述一點﹐即這個議題並不簡單。

 

雷區_16.jpg 

地雷

受到過份關注的爆破型殺傷性地雷(Blast Mine)

    講到地雷﹐人們通常想到的是小型非金屬殺傷性地雷──甚至在排雷界中也是如此。許多靠壓力引爆的爆破型地雷用的是塑料外殼﹐確實只含有微量的金屬﹐但真正非金屬或無法探測的地雷極少。此類地雷確實構成廣泛的威脅﹐並繼續給世界很多地區的排雷人員造成嚴重問題。但自從它們成為媒體關注的焦點以來﹐其他型式的地雷所構成的威脅基本上被忽視了。

    爆破型殺傷性地雷甚至有一些有利特點。首先﹐它要求對引信施加直接壓力(通常是相當大的壓力﹐在20到50磅之間)﹔其次﹐由於採用塑料殼體﹐因而在爆炸後產生的碎片有限﹐很少致命。在無數意外爆炸中﹐排雷人員只受些輕傷﹐因此﹐對於防護很好﹑嚴格遵守操作程式的排雷人員來說﹐爆破型殺傷性地雷不是最大的危險。如果準確無誤地探測微量金屬爆破型地雷是排雷人員面臨的唯一問題﹐那麼掃雷速度就會加快許多倍﹐然而事實並非如此簡單。

認識有限的破片雷(Fragmentation Mine)

    破片雷分三類﹕木墩雷(stake mine﹐因裝設在矮木樁上而得名)和跳雷(bounding或jumping mine)在爆炸時產生的碎片向各個方向散射。定向地雷(Claymore)具有散射方向﹐爆炸時產生的殺傷碎片呈錐形或扇形﹐很像一支威力巨大的滑膛槍。

    對於不熟悉地雷的人來說﹐在一個擁有金屬探測器的世界上﹐這些地雷的高金屬含量似乎使之對排雷人員不會構成威脅﹐但實際情況大相徑庭。首先﹐大多數破片雷是靠電子絆網啟動的﹐與爆破型地雷不一樣﹐它不需要直接接觸便可引爆。破片雷採用區塊引信。大多數爆破型地雷需要相當大的直接壓力來引爆﹐而絆網可能只需一﹑二磅壓力便可引爆。另外﹐破片雷使排雷人員無法獲得完全保護。稍有差錯都會毫無例外地導致嚴重受傷或死亡﹐同伴──即使與您有一定距離──操作失誤也可能讓您喪命。探測電子絆網地雷與探測微量金屬地雷同樣重要﹐但它在科研中只佔極小部份。

    由於破片雷的威力﹐要保護附近的排雷人員不受傷害幾乎是不可能的﹐而其殺傷範圍相當大(超過100碼)﹐因此﹐要保持適度的安全距離是不現實的。排雷人員必須穿戴防護裝置﹐但即使這樣也不一定能夠保障安全﹔另一方面﹐由於防護裝置限制週邊視野﹑加重疲勞程度﹐使操作人員行動不便﹐因而可能造成危險。當破片雷被意外或特意引爆時﹐爆炸產生的碎片造成大範圍的污染﹐也影響到其後的探測工作或品質保證程式。

    由於對爆破型地雷的片面認識﹐人們往往忽視了很多破片雷超出地面布設的原因是為產生最大效果。因為能夠看見﹐破片型地雷應該比較安全﹐然而它的致命範圍遠遠超出了視覺範圍﹔換句話說﹐在你看到破片型地雷的時候已經太遲了。布設點離地面較高的地雷和電子絆雷可構成三維威脅﹐從而使探測和摧毀地雷的工作複雜化。在科學界多數人看來﹐雷區嚴格地說是兩維平面。這意味著最根本的一維被完全忽視了。

反車輛雷

    由於對殺傷性地雷的密切關注﹐因此很容易忽視地雷造成的傷亡中有很大比例源於反車輛雷這一事實。反車輛雷的攻擊物件不分軍用和民用車輛﹐其爆炸強度可高達殺傷性地雷的100倍﹐而殺傷範圍也大大超過殺傷性地雷﹐並可由於附近碎裂物體四濺而產生致命的"間接碎片殺傷"secondary fragmentation)效應。甚至大動物都能夠觸發反車輛雷﹐炸死或炸傷附近的人員或牲畜。同樣重要的是要了解有些配備靈敏引爆裝置的反車輛雷的可以因人員觸雷而引爆。

布雷規則

    給社會帶來最大危害的是濫用地雷﹐而濫用地雷者絲毫不講規則。除常用的偽裝和掩蓋方法以外﹐別出心裁的布設方法使地雷的每一種威脅變得難以捉摸。此類例子包括垛雷﹑埋得很深用木樁引爆的地雷(以避免被發現)﹑將破片雷連成一片形成殺傷帶﹑用殺傷性地雷引爆威力大得多的爆炸物(如砲彈)。此外﹐幾乎所有的地雷都可以做成餌雷﹐因而使排雷工作更加複雜﹐需要更加謹慎。

 

雷區_20.jpg 

環境

操場變屠宰場

    認為雷區不過是一片平坦草地的片面看法與對非金屬爆破型地雷的片面看法同樣具有局限性。然而﹐這個"足球場"的形像因測試﹑範例表演和宣傳照片(總是在近乎完美的條件下拍攝)而不斷得到加強。即便我們不考慮科威特蘊藏石油的湖泊﹑中東變幻的沙丘﹑阿富汗的山脈或福克蘭島的泥炭沼澤等特殊地形﹐布雷地區也很少是平坦和一覽無餘的。

    我們先來看植被。雷區無農牧業活動﹐很多處在有利於植被生長的炎熱﹑潮濕的環境。世界上大部份雷區已經存在多年﹐許多地區已完全被植物覆蓋。這不僅給進入這些地區帶來問題﹐而且由於破片雷和電子絆網被植被覆蓋﹐這些地區因而變得特別危險。在柬埔寨的一些地區﹐超過80%的人工排雷時間是用來清除植被。近年來取得真正進展的少數領域之一是轉載入了機械化植被切割機﹐它可迅速進入雷區和排除電子絆網的危險。

    存在於現實世界的雷區往往不平坦﹑布滿自然的和人為的障礙。大小各異的石塊給排雷人員帶來困難﹐就連小石塊都會使探雷工作幾乎無法進行。大多數車載系統因森林茂密﹑地勢陡峭或多石而無法使用。甚至步行排雷人員進入雷區或在其間行動都可能是困難而危險的。從阿富汗的高山﹑阿曼﹑智利和秘魯的陡峭邊境到波黑﹑克羅地亞和科索沃森林茂密的山巒﹐各種地勢使排雷工作受到嚴重局限。另一方面﹐各種自然力持續共同作用的結果是使懸浮的地雷墜落到地上。例如﹐它們可能墜入探雷人員﹑鏈枷﹑輥壓機觸及不到的溝或坑﹐或者是在山腳下──也許是在現存雷區邊界以外很遠。

    水是危害最大的自然力﹐它會侵蝕地雷和造成地雷移位﹐將它們移動到距原來的位置很遠的地點﹐甚至重新再將它們埋起來。水還會給機械除雷設備造成不可逾越的障礙。在約旦谷(Jordan Valley)﹐河流在流經殺傷性地雷和反車輛雷混合地帶時留下12英尺深的溝壑﹔有些地雷懸掛在峭壁邊緣﹐而另有些深埋在塌陷的地下。在河流下游幾英裏處﹐必須每天巡視加利利海灘﹐檢查是否有地雷被衝到岸上。在其他地方﹐福克蘭島海灘上海潮的衝擊﹐柬埔寨稻田裏的積水﹑智利南部島嶼的洪水﹑波黑雷區的積雪等﹐都使排雷工作幾乎無法進行。

戰場

    不足為奇的是﹐地雷往往存在於戰場或戰場周圍。這些地區的地面為彈片所污染。即使在最佳情況下﹐也會有大量金屬存在﹕一枚砲彈能夠產生數千枚碎鋼片﹐而每一片都足以超過微量金屬地雷所包含的金屬量。在最壞情況下﹐布雷區可能會有彈坑﹐布滿了鐵絲網(帶刺鐵絲網﹑通訊纜線和導彈制導線)和未爆彈藥(UXO)。使用金屬探測器的誤報率可能超過1000﹕1﹐導致時間和精力的巨大浪費。在有些地區﹐金屬探測器根本無法採用。

    傳統彈藥的探測失敗率一般在10%以上﹐甚至可能更高。這意味著未爆彈藥的數量大大高於地雷的數量﹐如在科威特﹑伊拉克﹑科索沃﹑阿富汗等地的子彈藥攻擊中﹐大量彈藥沒有引爆。大多數未爆彈藥不象地雷那麼危險﹐但情況並不是總是如此﹐特別是就子彈藥而言。

城市地區

    "雷區"這個詞總是使人想到農村﹐但一些最棘手和最危險的雷區卻是在城市地區。在大多數情況下﹐建築物﹑牆﹑籬網﹑空中和地下設施﹑通道﹑道路等使機械設備無法使用。這些障礙由於有較大的金屬含量﹑空穴和電磁場﹐因此也使大多數自動探測技術無法使用。在建築物內部﹐由於幾乎可布設任何一種餌雷﹐掃雷技術與反恐作業具有更多的相通之處﹐而與傳統的排雷方法不同。在阿富汗﹐建築物的倒塌以及隨後又重新布雷的結果使地雷層層相疊﹐有時甚至深達數英尺。

    另一個影響排雷的重要因素是基礎設施──有時則源於基礎設施的缺乏。通訊和修理設施在很多地雷密集的發展中國家極端有限。人們通常認為﹐到處都有可供運輸重型設備的道路和鐵路網﹐但在有些地區﹐道路已變得幾乎無法通行。在仍有合適鐵路的地方﹐很少有橋樑能夠承載超過輕型卡車的重量。因此﹐用於偏遠地區的排雷設備需要考慮的是可移動性﹑耐逆性和可持續性等因素。

 

廢彈_02.jpg 

總結

    排雷行動遇到的每一個問題都可能使這項工作複雜化﹐而存在的問題遠不限於本文所列。不幸的是﹐在現實世界的任何一個地區﹐問題往往是交織的﹐結果是一堆盤根錯結﹑無法預測的地雷﹑未爆彈藥和電子絆網﹐它們往往分布在遍佈著人為和自然障礙的困難地帶。這不是一個單一的問題﹐也決不會有一個單一的解決方案。

    由於排雷人員面臨的實際困難﹐正在研制中的大多數技術將至多只有有限的應用範圍。不幸的是﹐有些研究由於被誤導而造成資源浪費。微量金屬地雷探測被許多人視作唯一重要的排雷工作﹐其實僅僅是許多問題之一。在平坦而沒有障礙的地區掃雷是件簡單易行的事﹐但在設備測試場地和範例地點很少會看到地上雷﹑電子絆網以及陡峭的斜坡﹑茂密的植被和水造成的障礙。

    改進排雷工作的最大障礙之一始終是並將繼續是由根深蒂固的成見造成的簡單化意識。現在﹐在科學界和排雷界之間終於有了某種程度的有效溝通﹐這可以確保闡明問題﹐提出現實可行的解決方案。排雷決不會有單一的﹑可應用於任何情況的解決辦法。解決這個問題的關鍵在於建立一種認識﹐即地雷構成的威脅遠遠超過了埋在遊戲場上的小小塑料制品。


美國國務院 
國際資訊局 
http://usinfo.state.gov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