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故事-金048的記憶

烈嶼老碉堡--金048_06.jpg  

故事主人的孩子:橘仔http://tw.myblog.yahoo.com/jw!pC29f_yZGRnIHghhDDL1/article?mid=4243&sc=1

    退伍返台後,和陸專退伍40年的老爸閒聊,還被他調侃說:兒子阿,妳那麼菜,槍都還沒摸熱就要退伍啦,羞羞臉喔~  ,後來,閒聊中,才慢慢了解他們那時在金門當兵的艱困以及痛苦。 

(以下是我記憶中大約的閒談內容,有點長..別介意)

    老爸說他以前駐防在埔頭附近一個叫048的碉堡,離海灘很近,每天晚上確認班兵都就寢後,他自己都把碉堡門鎖死、射口堵死,然後帶45手槍入睡 (怕水鬼...),我很白目問他說,水鬼很強嗎..!? 他回我說:以你們現在的站哨方式,早就通通被摸掉了..(我喔!一聲.. 我大概知道有多強了),後來他問我說現在還有緊急集合跟埋伏哨嗎?我又問他,那是啥,他只...了一聲,就說,當老爸我沒問 (這時他才知道這些都已經取消了),後來我自己網路上查才知道這是啥= =,後來我問他說南塘旅部以前就有了嗎,他回我說,以前就有,但那時候不是旅部,也沒那麼大,反倒是龍蟠山那裏以前就有了,而且坑道規模比我描述給他聽的現在還大上許多(我想可能是縮編關係吧..) 

    然後開始換我很自不量力的跟他臭屁說,老爸~ 我管彈藥的耶,酷吧,他沉默了一下看著我問說:你.....  當兵到退伍總共打幾發子彈阿?  蛤?  說阿~     我很自豪(欠揍)的跟她說,大約300發吧(得意笑)~ ,我老爸  "口去"  了一聲看著我大聲說:你老子,以前在金門幹班長跟帶射擊隊的時候,床底下等打仗藏的彈藥箱,跟射擊時屁股上當椅子座的隨隨便便都好幾箱了,300發?塞牙縫都不夠,還在這囂張~   

    後來我說 :放屁啦,最好是彈藥這麼容易領出來打,而且打完還要檢彈殼耶 ,哪可能一次拿好幾箱來打。

    我老爸說:那是現在!!  以前國共對峙時代打仗訓練第一,誰管你要領幾箱阿,上面配發的你不打完,下次就不配給你,打不完??    自己找公差把他打完 不然挖洞埋起來阿,撿彈殼,是你們現在兵太閒才在撿彈殼,真正打仗哪還有時間給你撿彈殼阿~!!!  (聽完似乎蠻有道理的) 

    老爸語畢後又問我說:兒子 ,你去金門當兵有拍紀念照片回來嗎?? 我回他說沒有,因為現在相機累類都不能帶,也不太能亂跑去拍照(會被軍紀糾察抓)。 

    老爸他語重心長告訴我說:你去金門當兵有點白當了,你老子以前那時候放假,誰會管你要去哪,只要不做姦犯科,如果你想紀錄與同袍當兵的回憶 (他指照相) ,或去古蹟探訪,根本沒人鳥你,只要不出事就好,你們現在的兵喔...學也沒學到啥就退伍,玩跟回憶也沒多少..真的是..時代變了 (他說完,我...靠... 著麼跟我想說的感覺一樣) 

    我跟他聊完後,他去了房間找出了一本我從來沒看過 (我自己偶而會偷偷亂翻= =),泛黃的相簿冊說要給我看,老爸說是他以前從當兵到退伍前的照片,我看完後...深深感覺 (肯....我真的有到過金門當過兵嗎...??) ,最後老爸又調侃我說:也好啦,你這草莓,當兵沒操沒罵過太爽也不好,至少丟到外島去,會獨立一點( 冏rz  ) 

金048_04  

劉先生提供

PS: 這是老爸他無意間,在網路上找到他以前住的碉堡(http://taconet.pixnet.net/blog/post/35355734-烈嶼鄉老碉堡--金048),那隻老虎的畫紙原稿很小張是黑白稿,快破掉了,我爸他已經把它護貝起來了,他...說要給他的孫子看,順便跟他說他英勇的故事.......(我還沒結婚,跟我沒關係= =)

 

烈嶼老碉堡--金048_02.jpg  

故事的主人:劉先生

    令人訝異和興奮,將近40年,它居然還在。

    話說當年(民國63年),排陣地裏有3個碉堡,中間長型堡是人員住堡(金046),排長和全排弟兄住的。前面的金048和後面的伏地堡(金136)是機槍堡,本人入住048,老排副住伏地堡。

烈嶼老碉堡--金046_07.jpg

金046堡


烈嶼老碉堡--金048_01.jpg

金048堡

 

烈嶼老碉堡--金136_06.jpg

金136 


    這事兒似乎本不該喧染的,但事實過程就這樣:

    中間人員堡裡,有一床沒人敢睡(充員弟兄打地鋪也甘願),因為半夜裡總是搞怪,所以每個月裡總會挑一天燒些香火,排長帶頭和祂溝通溝通,求個安心。

    本人住048,離人員堡沒多遠,每每蠟燭吹熄就寢時,也總是令人忐忑祂來串門。那段時間裏,雖沒被摸腳過,但也有幾回怪異,確實讓本人脊背發涼,渾身雞皮疙瘩,解釋不出個所以然來。

    當年8月份輪休回台休假,因不耐煩舟車勞頓(實在坐怕運補艦了)就自願在營休假。7天不出操,吃吃睡睡3天,日子還真不好打發。就到埔頭買了些油漆、松香水、毛筆,就在堡門口畫個什麼符的唄.....

    原本要畫鐘馗,但鍾先生的尊容也很嚇人。後來想到腦裏存放許久的圖案..便是這隻老虎....

      記憶裡應該花了半個月時間,斷斷續續的。先用鋼刷刷過風化的水泥粉,再輪廓描圖、上色。尾巴改了兩次....當初估算老虎身上沒有紅色,所以沒買紅漆,但完稿後,覺得寫個字應該更像一回事。紅漆補上鎮虎,加個仿印章落款,看著果然像。

    紅漆因為多了,乾脆幫它畫上舌頭,不畫還好,畫了變成咬蘋果的老虎。

      這虎一畫,不知是真發靈了還是心安了,往後脊被發麻的事好像就沒碰過。

金048_03  

劉先生提供

********************************** 

    那時跟村中縫補衣服的小妹借的傻瓜相機,幫充員弟兄照些相做金門留念,也幫老虎照個相,目前只剩一張老虎照黑白的。

      彩色別有一番感覺。金門多霧雨,這顏色除了斑駁些,30幾年竟還能保持色澤,真不可置信。鎮虎左下落款部分,可能不像虎身大塊色斑,紅色字體細微,似乎都褪盡。

金048_01 

劉先生提供


金048_02  

    仿印章四方邊隱約可見,右邊劉字剝落厲害,不好辨認,左上華字草頭還可辨認,左下字...沒了。

      那陣地是好地方,略呈三角形,中右邊一口井。洗衣梳洗的水,澆灌排副種的10幾顆辣椒。整團紅紅的果實煞是好看。四周鐵絲網圍著,掛得滿滿的空罐頭,水鬼沒摸上來,倒是風吹得康空響自己嚇自己。

      前年兒子也是小金門退伍,早沒看到這報導,要不就叫他去驗證這30年前,他老爸的"英勇抗鬼"故事了。

    現在金台往返容易多了,也許有一天心血來潮,帶老婆、孩子再去一趟,那個讓內心裏有酸甜苦辣的地方。


相關閱讀:埔頭老碉堡 

金048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