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二膽戰役--61周年紀念

 民族正氣--高吉人題  

作者:林馬騰

民國三十八年九、十月月間,共軍陳毅部七個軍,部署於福建沿海,進佔平潭、廈門,準備襲取金門,作為進犯台澎跳板。其中第二十八、二十九軍隸属葉飛兵團,素以頑強驃悍着稱,是為共軍之精銳部隊。

是年九日三日,國軍第二十二兵團調駐金門,由第二十五軍守備本島,第五軍駐防烈嶼,積極構築工事,準備迎戰。

旋於十月二十五日,共軍果以兩萬餘之眾,在其優勢砲火支援下,分批強行登陸大舉進犯金門,經我守軍歷經浴血鏖戰三日,終於慘遭全軍覆沒,造成聞名中外之「古寧頭大捷」,成為國軍反敗為勝的轉捩點,也是中華民國起死回生的關鍵之戰,雖是自此而後,共軍不敢再越雷池一步,但仍於金門當面集結重兵,加強渡海作戰訓練,與海島攻擊戰術之研究,俟機蠢動。

迨至三十九年七月中旬,國軍放棄舟山、海南島及粵南諸島後,共軍對臺灣海峽南北阻障,再無任何顧慮,遂決定再度進犯金門,唯基於上次慘重教訓,這次不敢逕犯金門本島,轉而先攻擊大擔島,冀圖打開廈門港封鎖,以利軍需民食運補,軍力已漸壯大,企圖攻奪金澎台野心浮現。

烈嶼列島衛星圖.jpg  

烈嶼列島.jpg  

中共在古寧頭戰役失敗後,已經可以意識到必須以更強大優勢的軍力,才有可能攻下金門,所以便想利用出奇不意的方式,先攻奪大膽島,再進犯金門的戰略,接著達成「血洗台灣」的目的。

因此中共對外宣稱︰「要保證放響進攻金、台的第一砲,堅決打下大膽島」。當時中共的一位團長曾向上級保證︰「只要兩個連的兵力,便可打下大膽島」,但是這回中共不敢輕敵,仍把進犯的兵力增加到一個加強營,打算在二個半小時內佔領大膽島。

可是當時共軍缺乏海上作戰經驗,古寧頭戰役全軍覆沒之慘狀為前車之鑑,因此共軍士兵對渡海攻打大膽島,皆有先入為主的概念,認為這是死路一條,心理上充滿恐懼,導致戰役依然無法成功的因子。

共軍進攻大膽島之兵力編組,為第二十九軍八十六師第二五八團之第二營作為主力,另配屬第一營之第二連,及一個混合機砲連、另增配八二迫擊炮、平射砲與二‧五機槍,總兵力約七百餘人。

海島作戰思想及兵力編組,其實都曾經過多方研究才決定的,在此發現共軍海島作戰的「十大戰術思想」如下︰

一、海島作戰,一次成功;大膽前進,沒有後退。

二、人人有船,船船突擊。

三、分散登陸,集中作戰。

四、站穩腳跟,繼續前進。

五、登陸突擊後要兩面撕開,大膽前進,三面開花。

六、面的攻擊,重點突破。

七、小群動作,孤軍作戰。

八、奪取重點,鞏固要點。

九、戰前要謹慎小心,戰時要英勇前進。

十、從壞處作想,向好處努力。

共軍分兩個突擊連和兩個預備連(兼作策進佯攻及火力支援﹚,每連分為第一、二突擊排及預備突擊排,每排有一個突擊班(每班一船),一個火力班﹙三個火力船﹚,用重機槍、六O砲、火箭筒等武器編成。分乘機帆船三十餘艘,自廈門大學前面海灘登船,擬分別在大膽島腹部中央沙灘由東西兩側登陸,進行「兩側撕開」戰術,企圖一舉佔領大膽。

在兵力編組上算是作了極為周密的準備,也具備了海島作戰的思想,自然認為必可攻下大膽島。所以,領軍的共軍營長鮑成,和一位團參謀長等人員,滿懷信心進犯大膽島,沒想到後來都成為俘虜。

當共軍完成部署後,便選定風浪大作、月黑風高的夜晚開始行動,﹙其實是輕度颱風進入台灣海峽的七級風浪,當年氣象預報不發達,造成判斷錯誤﹚其目的有二︰一是利用風浪聲可以掩護機帆船的聲響,夜幕是天然掩蔽,增加奇襲成功機率﹔一是使遠在大、小金門的國軍增援困難,島上守軍只有孤立作戰。


大膽島_09.jpg  

民國三十九年七月二十六日(農曆七月初七)十八時十分,共軍廈門白石砲台、溪頭、塔頭及浯嶼之砲兵,共約火砲二十餘門,突向大膽島猛烈轟擊,經達五十分鐘之久,待攻擊發航前,又於二十二時四十分鐘起,又實施掩護砲擊五十分鐘,大膽島落彈數百發,官兵已知是攻擊前兆,即更加強嚴密警戒監視。

共軍判斷經兩次砲擊後,已將島上的防禦工事破壞癱瘓,遂於當晚十九時三十分,從廈門大學南側海灘,分乘機帆船及木船共三十餘艘,載著七百多位共軍士兵,船團開始發航,乘着海上夜暗、能見度差,機帆船加足馬力分為三路,急速向大膽島前進。

當時國軍係以第七十五師﹙三谿部隊,師長汪光堯﹚駐防烈嶼,第二二五團第一營(欠第二連)駐守大二膽;該營則以第一連駐守大膽之北山,第三連(欠第二排)駐守大膽之南山,僅以第三連之第二排駐守二膽,營指揮所設於南山制高點大膽島燈塔附近。

守軍營長史恆豐所率部隊,兩個步兵連、一個機槍排和迫擊炮排,共計二百九十八人,已在大二膽島駐兵數月之久,對島上防禦工事已做了堅強的措施,並體認退此一步卻無死所、人人有與島共存亡之决心,與充滿殲敵的信心,只等著共軍前來,一展殺敵報國的心願。

二十三時許,當共軍船團相繼進至海灘一百多公尺處時,大膽島守軍已可在隱約波光中看到機帆船影,史營長沉着鎮定下令︰「非有命令,不作射擊。」

接著共軍船隻一部分由本島西面沙灘正面襲來,一部份繞向東面沙灘,慢慢進入有效射擊距離,守軍依然沉著待敵,當船團逼近岸際時,目擊時機已至,史營長立即下令射擊。

霎時間,槍砲齊鳴,萬「箭」齊發,構成一片火海,搶登大膽之共軍船隻二十五艘,瞬即被擊毀七艘,人員死傷累累,餘則紛紛棄船冒死跳水,當游向岸上登陸,我續以交熾火網阻其前進,這時敵的指揮船又被重機槍排郭坤元排長用火箭筒射中,破壞指揮系統,亂了陣脚,傷亡惨重。

僥倖於西部海灘登陸上岸之共軍約二百餘人,冒死突進,主力向南山104高地猛撲,一部向北山101高地竄進,此即是共軍所謂的「兩面撕開」戰術。

另於東部海灘登陸成功之共軍,亦約二百餘人,則以主力突向北山106高地,向守軍第一連第二排陣地進犯,而以一部突向南山104高地東北山腹第三連第一排陣地猛攻。

攻向南山104高地之共軍,於二十七日晨五時十分,首先攻佔國軍50重機槍堡一座,繼之向104高地連番猛攻,但均經守軍奮力擊退,最後只以一部據守50重機槍堡待援,其餘悉數轉向北山,一併投入對106高地之攻擊,於是106高地之守軍(第一連第二排)遂陷入苦戰中。

北山101高地守軍,以熾盛火力悉數擊滅由西海灘北竄該高地之共軍一股後,情況較為緩和。然106高地戰況激烈,迄凌晨二時四十分,固守106高地之一個班被其突破、傷亡殆盡,第二排排長黃兆雲只得率部退守103高地,固守陣地繼續戰鬥。

共軍部隊攻佔北山部份高地後,亦攻佔南山高地的一小部,雙方激戰到二十七日早上七時,這時通信線路已全部中斷,南北山之間失去聯絡,戰况不明。

營長史恒豐,判斷當時共軍後援船團已受潮汐限制,無法適時增援,即決定抽調所有兵力,全力發動攻擊,七時四十分,史營長獲悉北山第一連狀況後,當即決心僅留一個班兵力於南山104高地,以火力監視據守50重機槍堡內之殘敵,親率南山所有兵力,斷然向北山之敵實施逆擊。

二十七日八時,南山之反擊部隊第三連連長趙常洲,帶領所部衝過共軍火制地區,抵達北山101高地,經與第一連連長劉克瀾密切協調後;於九時三十分,即向106高地發起反擊,雙方又激戰到十時四十分,戰况慘烈,終把共軍全部殲滅,收復全部失地,登陸共軍非死即俘,擄獲武器彈械甚多。

至十二時左右,共軍第二五六團團長復率五艘大木船,向大膽島駛近,企圖增援,我守軍不待其靠岸,即予以阻擊,該團因見岸上戰鬥業已結束,乃倉惶退駛廈門灣。

另外,二膽守軍(第三連第二排)趁共軍兩艘木船剛靠岸,登陸立足未穩之際,排長劉堯鈞,當即令所部就地形配置火力,使用手榴彈、衝鋒槍將之擊潰,並俘獲共軍三十餘名,戰果豐碩。

二膽旁之礁島獅球,至二十八日中午尚發現有共軍踪影,待退潮時始由二擔守軍衝過去將其俘虜,原來是進攻大膽時船未靠岸已中彈,漂流到獅球附近沉沒,倖存者十幾人游泳爬上礁石,躲藏在岩洞裡等待救援,尚不知戰爭已經結束。

在此戰役中,國軍贏得輝煌勝利,除小部份共軍後渡船隻,因無法登陸被擊毀或折返外,其餘計擊沉共軍機帆船七艘,擊毀十一艘,擄獲九艘,及武器彈藥不少,計八二、六O迫擊砲十餘門,輕重機槍二十餘挺,衝鋒、步槍等二百餘支。擊斃共軍310人,生俘252人,更有不計其數溺斃海中,而我軍僅14人受傷,20人陣亡,成仁將士特建烈嶼軍人公墓安葬,英靈典範永垂不朽。

大膽島戰役規模雖小,國軍以少勝多、以寡擊眾,英勇殺敵,為反共戰役增添光輝的一頁。戰役後,國防部曾以勛獎章獎勵有功官兵九十三人,胡璉司令官特下令史恆豐營長記升中校。在戰鬥中,有傳令戰士賴生明、鄒仕祿和炊事班長周岳山,忠勇感人事蹟,胡司令官譽前二者為「三谿之魂」,後者為「三谿之神」,以表其光榮英勇戰績。


節義千秋-三谿部隊全體官兵敬輓

﹙按︰「三谿」為國軍七十五師代號,民國三十八年初,胡璉將軍在江西整軍,以來自金谿、貴谿、資谿等三縣的戰士為主,作為七十五師的基本部隊,因此統稱「三谿部隊」。)

在戰鬥激烈進行中,營長為明瞭失去連絡的北山狀况,派傳令戰士賴生明冒敵火前往北山第一連陣地,傳達命令,而第一連傳令鄒仕祿,則由北山第一連派向南山告急,但不論是南山到北山、或北山到南山,都要經過中央沙灘,而沙灘東西兩邊,正是共軍登陸的位置,並有國軍的砲火不斷的射擊,甚是危險。

賴生明(江西奉新人、十七歲)帶了槍和手榴彈,離開陣地不遠就脚部受傷,但他咬緊牙根,不計生死穿越敵人陣地,傳達營長連絡第一連發起逆襲時間,圓滿達成任務。

鄒仕祿由北山向南山連絡時,腹部也受重創,仍一步一步爬向目的地,且南山國軍還誤以為他是敵兵,一度向他射擊,但是他仍然英勇不懼,終於使南北山取得聯繫,史營長指揮守軍及時出擊,盡殲敵軍,所以胡司令官稱譽他們為「三谿之魂」實不為過。

而被稱為「三谿之神」的北山炊事周岳山,在戰鬥中率領一群炊事兵,猛向共軍投擲手榴彈,造成共軍大量傷亡,忽然出現三名共軍高距在他們身後,但周班長鎮定沉著,仍指揮炊事兵向後猛擲手榴彈,經過一陣爆炸後,來犯共軍倒地,周岳山衝上前命敵軍繳械時,不料被另一名傷兵還擊命中,於是他拿著從共軍手中奪下的槍械英勇殉職了。

鄒仕祿之後亦傷重不治,與周岳山入祀金門太武山忠烈祠,其英名永昭,堪為國軍忠勇典範。賴生明後來被選為國軍第一屆戰鬥英雄,名聞中外的金門「莒光樓」那三個字,就是胡璉將軍請賴生明題書的,讓他「不怕死」的精神和金門永遠連結在一起。

英靈長眠處    

二膽島_17.jpg 

二膽島碼頭

附註:

一、烈嶼鄉青岐村洪水興、陳水付、洪晚閙(已殁)等人,當時被國軍徵召為船伕,派遣在大膽島上,戰爭爆發時躲在南山石頭縫隙裡,目睹作戰全程經過,驚恐萬分,後又被派遣運送傷兵返烈嶼醫療。續又派第二組船伕洪水院、洪啓(已殁)、洪水湖(已殁)、李先化(已殁)等加入協助清理戰場,掩埋敵軍屍體、運送陣亡將士回烈嶼安葬。

二、清理戰場時共軍計死亡三百一十人,未登陸即已溺斃海中尚不計其內,整個沙灘屍橫遍野、慘不忍睹,因屍體太多,就在沙灘就地挖坑掩埋,時值農曆七月酷暑,屍體膨脹即浮出沙面,漲潮時漂浮整個海面,屍臭衝天,使人毛骨悚然,船伕負責繼續掩埋工作多日才完成。

三、國軍陣亡將士二十人,營長命令船伕運回烈嶼安葬,船伕用小舢舨裝滿一船,用繩索拖曳在帆船後面,駛到中途因風浪太大而繩索被扯斷,小舢舨被浪沖走,當時夜黑風高,無法搶救回來,船伕不敢聲張,偷偷駛回烈嶼,想不到小舢舨不但沒有沉沒,第二天還漂到東崗海灘,真是靈異,駐軍就循船頭指向,就近選擇龍蟠山下腹地做為墓園安葬,後再建烈嶼公墓奉祀。

四、船伕洪水興回憶說:進攻當晚是颱風天、西南風大浪高,共軍船隻在搶灘中前先相互碰撞,士兵暈船的非常厲害,共軍又採取從中央沙灘兩邊同時登陸,沙灘狹窄,寬度不到一百公尺,暈頭轉向的士兵衝上沙灘就看到對方人影,以為是敵軍就開槍射擊,結果是自己人打自己人,相互撕殺,傷亡非常惨重。

五、在遣送被俘的傷患中,有一被打掉耳朵的船主,不停的一路嚎啕大哭,訴說著他借貸數百銀圓,才剛買的機帆船,就被徵來運兵参戰,傷心船毁人傷,一家老小無著,生活瀕臨絕境。

 

相關閱讀:

   二膽印象

   大膽擔大擔,島孤人不孤

   緬懷先烈英靈,追思烽火歲月

老兵重返英雄島大膽島又見英雄

    文章標籤

    金門 大膽島 大二膽戰役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