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縣烈嶼鄉民代表會第十屆第一次定期大會議事錄

   鄉政總質詢:

主席洪若珊:現在開始進行我們下午的議程,下午我們的議程是安排總質詢,各位代表如果有任何的意見就可以提出來,方代表請發言。

方代表水萬:主席、鄉長、鄉公所各課室主管,本會各位同仁,記者先生,大家午安,大家好,主席,現在請我們鄉長上報告台。

主席洪若珊:鄉長,請上報告台。

方代表水萬:鄉長好。

洪鄉長成發:方代表好。

方代表水萬:鄉長自上任至今,對於治理鄉政以及服務鄉民,包括我們代表會,我們代表所有的建言,你都是據實的行動來完成各項任務,可見鄉長的用心與努力,本席非常的贊賞與肯定,這裏有幾點問題來就教於鄉長,第一點關於國家公園在地區造成很多問題,請問鄉長把這個國家公園如何來處理?

洪鄉長成發:有關那個方代表提出國家公園在烈嶼的管理範圍,我們代表會跟鄉公所也非常重視這個問題,其實去年五月份內政部廖部長來我們烈嶼鄉的時候,我們很多鄉親也到九宮碼頭去以白布條抗議,後來他們在五月底派林組長到我們烈嶼鄉來開會,那大家有一個共識,我們要求他們現在管理的範圍,就是以點不要面,但是時間一拖也是拖了一年多了,所以實際上也没有說給我們一個很善意的回應,之前我們在這個月初也有到國家公園那邊去參加開會,我們代表會洪主席也有去,我也是提出來說,希望說國家公園一定要有善意的回應,不然的話可能後續的話,我們鄉公所配合我們代表會可能我們要以比較強硬的手段,來繼續抗爭。

方代表水萬:好!謝謝鄉長,還有一點,關於在那個雙口與湖井頭,這個有預定要建立一座那個遊艇碼頭有没有?

洪鄉長成發:有關遊艇碼頭跟這個渡假村,實際上我上任以後我就提到這個問題,尤其湖井頭到龜山這個地帶,所以說整個的地理環境這邊非常的好,所以縣政府給我們150萬的經費就是準備來甄選設計公司來規畫,那這個可能在11月底之前會發包出去,那再來一點前幾天我在縣政府也跟縣長有提過,也是未來這個問題,未來這個問題就是說可能現在國家公園,包括像我們縣長也是認為說國家公園可能現在它們也是在拖延,也是在那邊打迷糊仗,雖然說他們很低調,但是實際上到目前為止,我們還没有看到它整個處理的問題能夠出來,所以縣長也是跟我提,就是說那我們是不是在小金門烈嶼鄉這個地方,找二個區塊,那如果說公有地比較多可能比較理想,那就是由我們縣政府財政局跟國有財產局共同來開發,那如果說我們這個弄好以後,那可能我們這部分請國家公園先退出,目前大概是這個樣子。

方代表水萬:為了地區的發展,希望鄉長對這個區塊要積極來爭取。

洪鄉長成發:是。

方代表水萬:再來一點就是說,我們在報紙上,金門日報都有刊登過,金烈大橋在年底是否能夠動工?

洪鄉長成發:有關金門大橋這個問題,我在這個月四號在參加我們縣政府的主管會報的時候,我也有提出來,因為當初我們縣政府金門大橋推動委員會開過二次的委員會,那原本那時候就是說包括國工局還有設計顧問公司也提出說,原本是11月份發包,12月份要開工,所以我那天也提到說,現在已經到11月份了,那我請我們縣政府建設局是不是說要提個說明,不然我們鄉親也非常關心這個問題,預定要給我們鄉親,問題出在那裏,給我們鄉親知道一個訊息,那前二天已經有接到縣政府的公文,那金門大橋第三次委員會好像是在下個禮拜,在縣政府要召開,也請這個國工局跟設計公司要來做個說明,目前是這個樣子。

方代表水萬:那開工的時間都還没有定?

洪鄉長成發:那要等到第三次委員會應該他們會有一個比較詳細的答覆。

方代表水萬:因為這個金烈大橋是我們烈嶼地區,我們的鄉親最迫切、從幾十年到現在就是一直要蓋蓋到現在,一直到現在都是,這一次是希望我們鄉長繼續來追踪、繼續來爭取,好不好?

洪鄉長成發:是。

方代表水萬:那鄉長請回座。

主席洪若珊:鄉長請回座,洪代表請發言。

洪代表鴻斌:主席,我再請鄉長上來一下,不好意思鄉長,鄉長好。

洪鄉長成發:洪代表好。

洪代表鴻斌:你剛剛提到的那個國家公園,我覺得你答覆的還不怎麼完整,那我現在最關鍵的就是我們的國家公園,第一現在我們烈嶼鄉所有的建設,就是國家公園就把我們完全限制住了,那現在的話就是說,除了說鄉長說,剛剛答覆的說目前進行的幾點以外,那我請鄉長再補充說明一下,那鄉長你預定縮小到什麼範圍?那請鄉長你把這個範圍答覆一下。

洪鄉長成發:那縮小到什麼範圍,那我們去年五月份開這個協調會,就包括我們烈嶼鄉的村長,還有我們幾位代表,那時候的共識就是說我們縮小範圍的點,就是以四維坑道為一個點,再來就是將軍堡一個點,再來就是湖井頭一個點,三個點,再來陵水湖這邊,因為陵水湖這個土地,它們是向著上庫那邊租的,所以這個可能要尊重他們,尊重他們上庫的鄉親,這我們其他可能没有辦法去干預到這個區段,我們現在原則上是這三個點,那可能在多一點就是從貓公石這個區塊接到湖井頭這個區段,還是可以讓他們來管理,因為他們那邊有個據點,就是L36據點,在今年四月份也是他們整個接管以後,重新整修已經開放讓那個觀光客在參觀。

洪代表鴻斌:那鄉長除了這幾個點以外,如果說國家公園它再要求我們多開放幾個點的話,那你現在的意思是說,能不能開放還是就是這幾個點為基準。

洪鄉長成發:如果再增加的話,這可能也不是我鄉長一個人可以決定的,那也是我們地區,包括村長、包括代表、還有地方上鄉親士紳,大家的共識為原則。

洪代表鴻斌:那我們希望那個鄉長有這個決心,就是把這幾個點,就是目前在做的這幾個點以外,盡量不要開放給他們,請鄉長努力。

洪鄉長成發:好。

洪代表鴻斌:那還有一點,我再請教鄉長,你在施政計畫內提到積極爭取我們中央、省府跟縣府之間的各項經費補助,推動我們鄉內的各項建設,那在建設課的報告內,我們見到發包的工程,可能今年以內可能不到三千萬。

洪鄉長成發:不止。

洪代表鴻斌:那以往年可能一些整體的經費,可能差很多,不知道你積極爭取的那些補助經費,然後可否請鄉長說明一下。

洪鄉長成發:那實際上,因為後續的話,因為,我剛剛上任以後,鄉公所裡面還有一些問題不是說很了解,因為縣政府這邊有時候作業上他們比較慢,所以我們這次那個鄉村整建楊厝這個,如果含施工與待料大概有一千多萬,大概一千二百多萬左右,那上庫部分鄉村整建也爭取到二千萬,最近準備發包,那再來就是一些道路部分,那預定原本我們報了二個案子,因為後續的話我們報去可能是比較慢一點,所以後來跟縣政府協調,它是先給我們一千五百萬,就是柏油部分,預定從湖下做到西方,大概是這個樣子,所以這三個案子加起來就已經將近有45百萬左右,那再來今年的農路工程大概也將近有1千萬,中央補助就是內政部補助跟我們縣政府編列的預算大概一千萬,那農塘部分也是給我們三百多萬,那其他部分的話,像烈女廟那天我們鄉親也在建議,那我們原本那天在烈女廟那邊就是洪根福先生,他提出以後我馬上打電話到縣政府去,那縣政府它原則上是要給我們1百萬,大概是這個樣子,那其他還有一些零星的工程,包括我們那個八達樓子那個圍牆,這些都是縣政府給我們的預算,還有雙口出海口這些都是,縣政府給我們的預算,所以現在就是說我們鄉親的需求提出來以後,那我們就盡量到縣政府去爭取,今年大概是這個樣子。

洪代表鴻斌:好,謝謝!再來一點就是說,鄉長,你在那個民政業務施政計畫內的各項作法,並没有什麼具體創新的作為,那因為民政跟我們鄉民的關係很密切,那我請問鄉長,你能不能提出比較具體創新的事項。

洪鄉長成發:民政部分,實際上我上任以後,包括我們整個服務台都有改變,而且因為我們現在在一樓這邊也擺了一套沙發椅,就是鄉親到這邊來洽公,讓他們在那邊休息,那之前的話,那之前只是在樓梯旁排了二排的椅子,但是如果說鄉親在那邊坐在沙發椅跟坐在二排的椅子,感覺就不一樣,那再來問題就是說,包括我們爭取一些就是說大金門可能有一些政策,業務上的需求,實際上可以馬上到縣政府這邊,縣屬單位那邊去辦,但是我們烈嶼鄉是個離島,所以這部分的話,只要我們鄉親它們有需求的話,那我們也全力來配合,那再來問題就是說,我們還特別交待,就是說我們裏面的所有的承辦人,我們鄉親所要辦的業務,如果他本身,包括我們整個代理人的制度,他本身没有辦法辦的時候,我希望要求他們一定要讓課長知道,課長没辦法處理的話,讓秘書知道,甚至我知道,那如果說能辦的話,那我們絶對要當天就把它辦好,那如果不能辦的話,那我們再轉呈到縣政府。

洪代表鴻斌:鄉長,能不能建議一下?

洪鄉長成發:可以!

洪代表鴻斌:我是說希望鄉長你定期下鄉跟我們基層的鄉民面對面,定期安排會議,跟他們溝通,因為有很多事情,他們可 能有很多事情要跟鄉長建議,那我是希望說你可以安排這個時間,跟我們的鄉民直接面對面來協調。

洪鄉長成發:可以!

洪代表鴻斌:那最後一點,鄉長你上任以後,這芋頭,因為你各種場合,都大力推動我們的芋頭專區,跟爭取我們保價的收購,那我請問鄉長,那你今年各項工作不曉得我們各課室主管這個芋頭的各個項目,不曉得有没有準備好,例如我們的這些農民,他的配合意願及我們灌溉的用水,農藥的問題,跟保價收購,這筆經費的話從何而來,請鄉長你做具體說明,謝謝。

洪鄉長成發:有關芋頭這部分,當初我是提出說可能就是說保價收購,但縣政府這一部分它們也大力的支持,但是實際上這個整個檢討以後,這芋頭實際上要保價可能有很大的困難,因為跟高粱不一樣,高粱你如果數量較多的話,它馬上農會這邊來收購以後就可以送到酒廠去,那芋頭這部分的話,我們現在正在檢討,是要用保價,我們現在保價的部分,就是說農民的話,這芋頭,像以前如果說很多的話賣不出去,大家就把它賣便宜,但是我們一定要保持一個穩定的價錢,這部分的話,我們鄉公所是建設課這邊來承辦,那縣政府原本是建設局它本身要承辦,那後來因為法制室這邊有意見,所以芋頭這部分的話,就委由農試所這邊來承辦整個這個芋頭這個問題,那至於這個農藥這部分,可能因為之前在四月份的時候,我們鄉公所這邊有開,有召集三個產銷班,有開個協調會,當然第一用藥的問題,可能外面也有在傳聞,但是實際上是不是一個事實,這要做,如果說把這芋頭拿去做試驗的時候,真相那就大白,對不對,那如果說用藥真的這個樣子的話,對於我們整個芋頭以後的推銷、行銷,會影響很大,所以這個可能有時候,包括可能大金門那個地方,可能認為說我們小金門這邊的芋頭,包括大金門的餐廳,也很喜歡我們小金門的芋頭,所以這樣子是不是,有時候是不是大金門那邊放出來的風聲,這也有可能,大概這個樣子。

洪代表鴻斌:謝謝。

林代表長耕:謝謝洪代表,報告,我有舉手,你没有看到,我也很有風度,我有舉手,抱歉。

洪代表鴻斌:抱歉。

主席洪若珊:林代表,請發言。

林代表長耕:主席,你很不禮貌。

主席洪若珊:對不起。

林代表長耕:代表在講話你都不尊重,我今天很感慨,我是晚一點遲到,但我相信我今天下午說的事情,其實我今天不想走進會場,因為洪鄉長絶對認為我有喝酒在講話,但是我每句講話都很中肯,但是我剛剛聽鄉長對洪代表都那麼不禮貌,我覺得是錯的,覺得是零,不管洪代表講什麼話,該你盡量回應,我覺得你是零,洪代表---但是他絶對很中肯的講,我看他整個也有做資料,你看。

主席洪若珊:做很多功課。

林代表長耕:我講洪代表絶對有做過功課,你這樣回應叫零,你懂嗎?那剛剛講,大家互相尊重,我覺得洪鄉長你的尊重程度還不夠,尤其洪代表講的話,你的程度絶對不夠,因為今天本席本來不想講話,但我就看你們的表現,我今天很心虛,前幾天吳代表講話,本來我真的為了你,我真的吃安眠藥以後我才能睡覺,我今天去,許副議長,我們就跟他在談,小金門為什麼今天搞到這種程度,我不知道你現在有没有好好思考過,我不知道你有没有想過,為什麼我們今天把預算搞得那麼僵,大家有没用心在做,有没有用心在為全民在做事,我不知道你為了工程還是為了什麼,大家都心知肚明,我不喜歡把事情探討得那麼開,有一天真的我需要弄得那麼開,我想莊記者也在,尤其我們這個洪若珊主席,不是一個壞的木材,我最近很肯定她的表現,我没騙你,我們這裏哪一個代表跟她一樣敢這樣講話。

主席洪若珊:只有我敢而已。

林代表長耕:你不要講話,我不是褒獎你,對不對,我想我們都是為我們烈嶼好,我們二個私交也不錯,為什麼我們今天搞成這樣的場面,鄉長你有想過嗎?我請問你鄉長有想過嗎?你不要牽扯到你們裏面的幹部,你有想過嗎?我請教你這一句話,我問的事情是滿多的,我很用心,我今天大家都在,我做議員没有那麼用心,我做代表很用心,為什麼我今天一定要做得這樣辛苦,為什麼林長耕今天要做得這樣辛苦,我為我自己嗎,我請問你,洪成發,我問你,我今天為什麼要那麼辛苦,我在議會的時候,我還不想進去,但是我的感覺,金門縣議會没有烈嶼代表會那種表現,尤其這一次的表現,我最肯定的,包括中午許建中跟我講,該尊重你,我說我會尊重,問題我們要怎麼做那才重要,問題癥結在哪裏才重要,許副議長,包括李中魁中午也跟我講過這樣的話,我說我該尊重的我絶對會尊重,因為我本來今天不想講話,我是看你們的表現,在今天讓我滿失望的。

洪鄉長成發:我們檢討,我們檢討。

林代表長耕:不是你檢討,整個團隊。

主席洪若珊:是整個團隊。

林代表長耕:不是你要檢討,你老是私底下我們二個好像兄弟一樣,鄉長你否認這句話嗎?你每次跟我講的話,說我們二個好像兄弟一樣,有没有,但是你講的話有算嗎,你的團隊呢,像你的團隊呢?你昨天怎麼講,你昨天下午怎麼跟我講,我有尊重你没,我今天在你的團隊面前,我有尊重你没,我今天林長耕不是說我在吐槽你,我林長耕没有這種心態,但是我對你的尊重,你自己講,對他們講,我對你的尊重呢?那你對我的尊重呢?你的團隊呢?

洪鄉長成發:團隊這個我還要再。

林代表長耕:你不用多講,我對你的尊重呢,那你的團體對我的尊重呢?公開跟我說代表是什麼角色,你可以解釋嗎?鄉長我請問你,你可以解釋嗎?還是說我用我的壓力把你壓,我有嗎?我有没有做過這種事,但是你的團隊出的問題,你,來,政風,我請你上報告台,我多少次跟你談過,今天為什麼把烈嶼鄉代表會搞成這種程度,什麼問題,政風我請問你,我資料有跟你溝通没,我資料有没有跟你溝通,你們的團隊什麼團隊,你們烈嶼鄉什麼團隊,我問你,你們烈嶼鄉什麼團隊,政風我有没有跟你講過,我林長耕有為我自己一個人,為了個人事情,我來求你們嗎,我從來不為林長耕一個人去求你們,報告鄉長,我的因素我有求你們嗎?我有没有求過?我從來不求救的,我林長耕有這個能耐,真的,前幾天我為了這個,二點多我還睡不著,報告鄉長,你有想過嗎?今天真的人家叫我去,我真的很感慨,我在旁邊,但是洪鄉長你給我解釋,你常常說我們二個關係很好,我請問你們的團隊對我怎樣,你給我解釋。

洪鄉長成發:這我們內部要了解。

林代表長耕:你們內部,你不能老是搪塞我,你懂嗎?你跟我講過幾次,你透過呂合成跟我講過幾次,你有解決嗎?我請問你,你有解決嗎?

洪鄉長成發:從上次到現在就没有那個了。

林代表長耕:有,没有,來,秘書你報告,秘書你上報告台,不然我又要再深入下去。

洪代表鴻斌:等一下,讓秘書上報告台。

林代表長耕:可以。

主席洪若珊:等一下。

洪代表鴻斌:鄉長請他回座吧!主席,我們先請鄉長回座一下,先請秘書上報告台。

林代表長耕:主席不是你,洪代表,你建議可以。

洪代表鴻斌:我建議。

主席洪若珊:你不太懂議事規則,只要是在總質詢的時候,我們代表有在質詢,還有繼續質詢的時候,不是說質詢到一邊的時候就要回座,你要看33台的電視,電視有在播。

林代表長耕:那天吳代表他的話,我跟你講,我真的吃安眠藥,你相信嗎,我林長耕為什麼要做得那麼辛苦,他的話把我講完了,其實他也很可憐,代表會算什麼東西,我老實講,如果可以我可以辭職,我可以在這邊嗆,看他們這些怎麼做,他們敢挺嗎?敢做嗎?你們公共造產,○○你們只不過想把小金門帶來一個定點而已,但你們的想法呢?你們的想法在哪裏,只有你們個人的利益,對不對,你們是不是為了你們個人的利益。

洪鄉長成發:不是為了我們個人的利益。

林代表長耕:没有,不要緊,有没有,明天來見真章,好不好?如果這樣玩的話,我們就一起玩,可以嗎?如果要玩一起玩,可以嗎?

主席洪若珊:林代表,休息一下,換我,鄉長請回座,政風請回座,我剛才因為我們太急著要開會,我一開始進來就有一些話還没說,今天我們是總質詢,那本席及我們代表團隊本於權責,請教各位的事項,請大家據實以告,態度很重要,在議事堂內的議程是逐字逐句的錄音錄影的,大家對自己的言論或發表的意見,都要負責任,所以不要不小心犯了公務人員不該犯的錯,如果有需要,會議裡面議程上的資料的話,我們大會都有紀錄,所以自己就不用再帶什麼器具進來就對了,我們大會是公開公正的,都可以提供的,不需要再帶這些東西進來,這是我今天要講的,那我們總質詢,如果代表們對我們,只要是為我們鄉鎮好的,任何的問題想要提問的,我們就盡量提出來探討,就是這樣,講來講去,來到這個地方就是都是為地方好,求進步,不是說為了個人,如果為了個人來這邊要幹嘛!如果來到這裏還不敢講話,那就請,大門在那邊,請,就是這樣,現在看各位代表還有没有意見,二個都有意見,來,他也有舉手你也有舉手,來,吳代表請發言。

吳代表福全:鄉長,請上報告台。

主席洪若珊:鄉長,請上報告台。

吳代表福全:鄉長,這一次的會議,雖然是說在表面上看起來公所或是代表會,當然多多少少會有一點意見,當然這才是代表、代表會監督鄉公所的一個職責,我相信大家都是為了這個鄉親、鄉民的利益來著想,我相信希望各位不要去說有另外的遐想,那個一個重要的部分,我們小金門真的從部隊撤退以後。

主席洪若珊:吳代表,我建議一下,我覺得以後我們不要自貶為小金門,我們是大烈嶼,不是小金門,好,來,不要緊。

吳代表福全:我們烈嶼鄉自從部隊撤走以後,真的百業蕭條,百姓真的没有任何工作可以做,為什麼每個人都去擠這個永續就業,這值得我們去深思,值得我們去探討,那我們未來烈嶼鄉何去何從,我們有没有長遠的規劃,請鄉長報告一下。

洪鄉長成發:烈嶼鄉未來整個的發展,可能也是要看到我們中央是不是給我們政策,如果中央政策有開放的話,那可能以後的未來的發展是有潛力的,那現在也是卡在這個政策上的問題。

吳代表福全:謝謝鄉長,我相信我的提案裡面也提到,上面說明欄也稍微提到。我很希望是說我們團隊裡面,能夠用心的去好好去規劃一下。把我們整個烈嶼未來的走向,有一個長程、中程、近程的一個計劃,這樣子規劃出來以後,循序漸進的去做這些事情。當然不能馬上立竿見影,但是問題你不紮根,以後每一個人任期只有四年,就看這短短四年去做的事情,並不一定看的是長遠,所以說為了這四年做的事情,不代表未來一定是正確的。

所以包括我們現在常在提到的一些,那個遊艇碼頭也好,希望也都能夠長遠去規畫。這個不要說到時候只是為了這個,現在大家提出來了,匆匆忙忙的做規畫,希望能夠請一些專家學者,好好研究研究,包括現在聽到也有綠能的方面的也有進來,那考量到發展綠能跟開發會造成的衝突,對於我們金門那個烈嶼的利益,會有那些不能平衡的地方,這些都值得去檢討,利益都要去衡量。這個因為除了這些東西,可能在少部份的人……

林代表長耕:吳代表你可以坐下,現在也不是總質詢,你說那麼多做什麼。

吳代表福全:這個是這方面的一個提議,希望那個鄉長這方面也能夠考量一下。

洪鄉長成發:是!

吳代表福全:鄉長請回座。請政風上報告臺。

林代表長耕:這是總質詢嗎?總質詢喔!他也沒有答覆。

吳代表福全:現在整個公所裡面,我在認為都是各玩各的。不管辦任何的活動,我們弄到最後經常有很多事情的時候,我們代表會都完全不知道。你是身為政風兼,你現在是身為秘書兼政風,依你這個秘書的話,說實在的你不只是所謂的府會聯絡人,你現在是整個公所的一個秘書長。協調任何的事情都是靠你一個秘書長,但是問題我現在發現我們現在整個公所,任何事情都是各玩各的,你的感受是怎麼樣?

呂兼政風合成:我也是有同感,但是爾後我們會檢討改進。

吳代表福全:有沒有什麼做法?

呂兼政風合成:以後各課所簽的公文,我會再經過研考,我們再綜合,再來針對這個缺失來改進。

吳代表福全:我相信你答覆,答覆得很籠統,但是問題就是說我們希望是說,今天的會議以後真的就有所改進,而不是說現在講完就算數了。另外在你的政風報告裡面,你有一項是加強蒐集員工平時在工作上生活散漫,對知法而不守法的一種狀況。你政風做了這麼久,有沒有什麼蒐集到什麼樣的情形?

呂兼政風合成:因為每次,每次在那個不同的工作崗位上,假如針對有缺失,有人批評什麼,我們都個別去訪談,來針對缺失,來輔導他改進。

吳代表福全:有沒有什麼管制限制?

呂兼政風合成:我們都有個別來約談他,來訪談。

吳代表福全:那約談有沒有約談紀錄?

呂兼政風合成:沒有約談我們長官都曉得,我們有個別的有知會他。

吳代表福全:我相信不只是說我們現在會議的情形,那天我講過的情形有很多,都是你應該要去發揮要去督導,我希望是說這次會議以後,會真的有所改善。

呂兼政風合成:會的!

吳代表福全:請回座。請一下…。

主席洪若珊:他還沒完…。

洪代表鴻斌:補充。

林代表長耕:你要尊重主席意見啊!

主席洪若珊:洪代表請發言。

洪代表鴻斌:不好意思喔!我針對政風,我再請問一下,補充一點。秘書就是你在工作報告內容,提到總清查98年到今天所有的道路工程採購案件,竣工後所有的工程品質不良的相關紀錄,不知道你有查到那些品質不良的工程?然後又怎麼處理?那我請你報告一下。

呂兼政風合成:因為這個是根據我們那個政風室,所那個交辦下來的,那個我們已經把全案所有的各項的工程,已經那個通通報到政風室。

洪代表鴻斌:我在問的問題是說,98年裡面有幾個工程,它品質有不良那不知有沒有紀錄?那我的意思說有不良的紀錄那你怎麼處理?這幾個紀錄你怎麼處理?

呂兼政風合成:這個建設部門他,我們都有工程查驗跟驗收,所有的紀錄都有登錄了。

林代表長耕:洪代表我補充。

洪代表鴻斌:那我先請林代表補充。

主席洪若珊:林代表請發言。

林代表長耕:我要補充,不好意思,輝詩。

主席洪若珊:蔡課長請上報告臺。

林代表長耕:我真的想問你。秘書請把那個工程那個合約書,拿給我看一下。我請問啦!你是因為你也做過建設課長,也做過很多,我們也是老兄弟啦!

蔡課長輝詩:對!

林代表長耕:我不想害你。

蔡課長輝詩:是!

林代表長耕:我想知道合約書裡面有那些是不合法的,你唸給我聽聽看,那些是不合法的,你唸看看。

蔡課長輝詩:我想……。

林代表長耕:合約書裡面,工程合約書那一些是不合法的,你唸給我聽。

蔡課長輝詩:請你講具體一點的。

林代表長耕:沒有。

蔡課長輝詩:我,你……。

林代表長耕:你唸完,你想到你講沒關係。馬上請他們補充資料。那我也請政風他就當政風嘛!我要請問他瞭解多少?這是你們要逼我講的,洪代表已經問了,既然我就請問你,我們工程中那一些不合法的?我請問你有那些工程合約書裡面,那些較不合法,你唸一唸就好了,我也不追究。

蔡課長輝詩:沒有按合約來做就是不合法。

林代表長耕:啊!沒有合約書那些條例你唸,條例你唸還是沒有,你叫他們馬上送來。還是我們待一會馬上準備,工程裡面那一些是比較不合法你唸給我聽。

蔡課長輝詩:我想還是要講具體一點,因為……。

林代表長耕:要具體,要你唸。

蔡課長輝詩:不按合約規定就是不合法。

林代表長耕:你不要逼我翻臉,秘書我們有沒有合約工程書?有沒有合約工程書?

主席洪若珊:請公所送過來。

林代表長耕:合約工程書一些不合法的,你唸一遍就好了。

蔡課長輝詩:那一個工程?我才能拿。

林代表長耕:我不管,工程合約書你唸一遍就好了。我沒有要求什麼,你不要再逼我,你不要再逼我問下去,合約工程那些較合法的,那些不合法,你就照著工程裡面唸就好了。輝詩我跟你交情不錯,我照實講,你就照合約書裡面,唸一遍就好了可以嗎?我這樣要求有過份嗎?

蔡課長輝詩:一本合約書怎麼唸呢?

林代表長耕:你要政風去唸,你們二個上來幹什麼?你做個課長,我連合約書裡面什麼叫合法你不懂嗎?我請教你,我請教你,你也做過金城鎮的鎮長,很委屈你來烈嶼。

蔡課長輝詩:沒有!這個沒有關係的。

林代表長耕:其實我不是要問這個,這個洪代表在問,我要問你,對不對?那裡面那些較合法,那些較不合法,我請你唸一下。

蔡課長輝詩:我剛才已經講過,不按合約來走就是不……。

林代表長耕:那我要你唸一下,有錯嗎?

蔡課長輝詩:那怎麼唸,你要叫我唸那一段?

林代表長耕:噎!你做課長什麼叫不合法,什麼叫不合法,你不懂嗎?

蔡課長輝詩:當然懂啊!

林代表長耕:那懂,你說給我聽,有過份嗎?

蔡課長輝詩:那你要唸唸什麼嘛!總要有一個……。

林代表長耕:唸你什麼叫合法,什麼叫不合法,你給我唸。

蔡課長輝詩:不是講過了嘛!

林代表長耕:會議裡面,合約裡面。

主席洪若珊:林代表我講一下。蔡課長……。

林代表長耕:還要跟我…。

蔡課長輝詩:沒有啦!要講合理的嘛!哎呀我們不是在這邊做……。

林代表長耕:好!我是順口問的啦!

蔡課長輝詩:你就問那一方面,我就講那一方面。

主席洪若珊:我們合約有沒有……?

林代表長耕:你要針對我的問題回答。

蔡課長輝詩:嗯!

吳代表福全:我報告一下。

主席洪若珊:好!來。

林代表長耕:你不要打擾我,請尊重我,我要請教你。

蔡課長輝詩:我要請教你。

林代表長耕:工程合約裡面,那些較合法的,我請問你那些較不合法的?我請你給我報告一下,請你給我報告一下可以嗎?

蔡課長輝詩:那工程合約,你按工程合約來做就是合法,按圖說來做就是合法。

林代表長耕:那你拿報告,給我報告一下可以嗎?

蔡課長輝詩:可以!

主席洪若珊:那工程合約我們公所有嘛!送一份給代表會看一下。

林代表長耕:你報告一下,可以嗎?

蔡課長輝詩:那很容易嘛!那很容易嘛!你要那一個?

林代表長耕:我要請你報告,這樣可以嗎?

蔡課長輝詩:可以啊!當然可以。

林代表長耕:可以報告嘛!

蔡課長輝詩:對啊!

林代表長耕:你就報告。

蔡課長輝詩:好吧!那我叫他送一本合約來報告嘛!

林代表長耕:可以啊!

蔡課長輝詩:喔!那沒問題嘛!

林代表長耕:報告嘛!

蔡課長輝詩:好!可以。

主席洪若珊:那等他送過來,我們我們再請……。

蔡課長輝詩:可以!可以。

林代表長耕:怎麼可以我跟你講,你這樣我…。

主席洪若珊:叫他送過來。

林代表長耕:什麼合約,上報告臺。

蔡課長輝詩:你不是叫我送合約。

林代表長耕:你來開會,你○○的你資料不準備嗎?

蔡課長輝詩:不是你要指定那一個,我就抱一箱合約來嗎?要講合理的嘛!

林代表長耕:我今天跟你講啦!

蔡課長輝詩:嗯!

林代表長耕:你今天有辦法進來代表會,代表你有那個資格!

蔡課長輝詩:當然啊!那當然啦!

林代表長耕:對啊!

蔡課長輝詩:對啊!

林代表長耕:那我請你報告,你為什麼還要我等你呢?

蔡課長輝詩:不是等我啊!你要找那一份合約嘛!

林代表長耕:我要講說工程合約,對你有為難嗎?

蔡課長輝詩:沒有為難啊!現在就找出來。

林代表長耕:那幾分鐘?

蔡課長輝詩:我找他馬上就來,帶合約過來嘛!那不是問題嘛!

林代表長耕:多久?你不要讓我弄到,兄弟不要翻臉。

蔡課長輝詩:不是!要講合理的嘛!你不要……。

林代表長耕:我那一點不合理?我請問你。

蔡課長輝詩:都不合理!

林代表長耕:我那一點不合理?

蔡課長輝詩:要找那一個工程的合約,我就馬上帶過來嘛!

林代表長耕:我請你,我請問你。

蔡課長輝詩:對不對?

林代表長耕:只要所有工程的合約。

蔡課長輝詩:全部帶過來嗎?

林代表長耕:對!

蔡課長輝詩:可以嘛!那我就慢慢叫他搬過來。

林代表長耕:我請問你,我那一點不合法?

蔡課長輝詩:合法啊!你講得沒有錯啊!

林代表長耕:蔡輝詩,課長我那一點不合法?

蔡課長輝詩:你合法但是你不合情,對不對?

林代表長耕:我合情,好!

蔡課長輝詩:你要跟我指示嘛!那一份嘛!

林代表長耕:我不管怎麼樣,我都只要你把合約書,那些不合法怎麼樣,我叫你報告。

蔡課長輝詩:沒有人這樣講,合約書你就按合約規定你就合法。

林代表長耕:對啊!我要你報告,你都不敢報告啊!

蔡課長輝詩:怎麼不敢報告?

林代表長耕:對啊!你報告啊!

蔡課長輝詩:要講道理。

林代表長耕:我絕對講道理。

蔡課長輝詩:對!

林代表長耕:我跟你講,我那一點不講道理你講。

蔡課長輝詩:對!我叫他帶個合約來啊!

林代表長耕:不要!你先報告嘛!你可以當個○○建設課長,你不知道那些合理,那些不合理嗎?還要請政風報告,不然政風你報告。工程裡面那一些叫不合理的?

呂兼政風合成:透過……。

林代表長耕:你課長不知道,政風的報,可以嗎?

蔡課長輝詩:當然可以!

林代表長耕:工程裡面什麼叫合理,什麼叫不合理?你告訴我,你政風的嘛!你說工程合約書裡面…。

呂兼政風合成:所有的工程,不管……。

林代表長耕:什麼叫合理,什麼叫不合理?你給我講清楚。

呂兼政風合成:去查驗,經過那個查驗……。

林代表長耕:停!合約書裡面的條約。

呂兼政風合成:條約我也是要透過我們建設部門啊!

林代表長耕:拿來,○○○要我丟杯子嗎?把合約書拿過來,本來今天不跟你講話,你惹得我們又生氣了。我想你們,你翻開那個裡面,幾項工程的背景你瞭解嗎?

呂兼政風合成:我現在打,我現在打……。

林代表長耕:我請問你啦!

呂兼政風合成:叫他們拿過來好了。

林代表長耕:幾項標案的工程,烈嶼鄉那麼多的工程,那背景你瞭解嗎?來,政風,你那工程合約的背景你瞭解嗎?我請問你是政風的嘛!

呂兼政風合成:政風是……。

林代表長耕:還是我問深入一點。

呂兼政風合成:是有問題……

林代表長耕:我問深入一點。

呂兼政風合成:是有問題我們就去……。

林代表長耕:還是我要問深一點的。

呂兼政風合成:有問題我們再深入去那個……。

林代表長耕:還是我要問再深一點的?不要逼人這樣嘛!

吳代表福全:主席!

主席洪若珊:吳代表請發言。

林代表長耕:你們自己摑臉頰(台語:打耳光),輝詩我告訴你我很尊重你,輝詩你如果這樣我很不高興。

蔡課長輝詩:講道理!講道理嘛!講道理!講道理嘛!不要這樣講嘛!

林代表長耕:我那裡沒有講道理!

蔡課長輝詩:我來還沒半年,就這樣……。

林代表長耕:我沒有尊重你嗎?

蔡課長輝詩:講道理嘛!

林代表長耕:蔡課長我沒有尊重你嗎?

洪代表鴻斌:你先坐下。

林代表長耕:沒你的事,我為什麼要坐下。

洪代表鴻斌:你先坐下,剛才……。

林代表長耕:剛才是我先講的……。

主席洪若珊:洪代表你先坐下,遵守會議規則,吳代表你也請坐下,因為剛才林代表他還沒質詢完,喔!這是重點。

林代表長耕:我那一點沒有尊重你?

蔡課長輝詩:什麼資料我都會提供給你嘛!

主席洪若珊:對!

林代表長耕:我請問你!我那裡沒有尊重你?

蔡課長輝詩:對嘛!我不是講……。

林代表長耕:我跟你講我們這邊大家都在,我請問你?我那裡沒有尊重你,我請問你我那裡沒有尊重你?

蔡課長輝詩:對嘛!請問你要我提供你什麼資料?你跟我講嘛!

林代表長耕:我問你,你一問都不知道啊!

蔡課長輝詩:怎麼不知道?

林代表長耕:我說工程合約書,你怎麼答覆我?

蔡課長輝詩:你說那一……?

林代表長耕:那一那一點是不合法的?

蔡課長輝詩:沒有人這樣問法,怎麼不合法?那……。

林代表長耕:我為什麼不能這樣問,我當一個代表我不懂啊!你們都是…。

蔡課長輝詩:我不是跟你講,按合約就……。

林代表長耕:我請教你耶!

蔡課長輝詩:合法啦!

林代表長耕:要不要講一下?我是請教你耶!

蔡課長輝詩:對啊!我不是答覆了嗎?不是答覆了嗎?

林代表長耕:你答覆什麼?

蔡課長輝詩:你不滿意,你可以再講嘛!

林代表長耕:我有不滿意嗎?

主席洪若珊:林代表我們先休息一下,先休息一下。

主席洪若珊:你們二個有問題先問啊!二個誰先舉手,來吳代表請發言。

吳代表福全:建設課長請上報告臺。

蔡課長輝詩:吳代表好!

吳代表福全:剛剛林代表會火氣這麼大,我相信我們這幾天的下鄉訪查過程裡面,也看得到很多啦!有很多的工程確實缺失真的很多。

蔡課長輝詩:是!這個我們要檢討。

吳代表福全:不管是標語也好,告示牌也好,各方面都會有,那是不是以後啊!公所有任何的工程,有任何的工程合約給我們代表會一份。

蔡課長輝詩:可以!這個我們以後會這樣做。

吳代表福全:好!這是第一個問題。那第二個問題,我現在想要瞭解一下,我們目前因為我們幾乎都是委外,委外那個設計跟監造。喔!這個在委外的過程裡面,有沒有什麼樣的這個規定,或是我們的選商有沒有什麼規定?

蔡課長輝詩:我們每年的話,都會透過一個公開的評選,會對於我們公所下年度規劃設計的一個廠商。

吳代表福全:有沒有公開招標?

蔡課長輝詩:有!這個一定要公開招標。

吳代表福全:再來我現在這個上一次我們提案裡面,有一個就是那個陵水湖那邊,就是上林那一邊,那一邊結果答覆就是說,因為當時的這個污水系統,好污水系統的下水道的這個抽水機故障。

蔡課長輝詩:對!

吳代表福全:那個剛好就是我們上林、楊厝跟上庫,這個地方的污水系統。剛好當時設計,我們現在也不要去檢討那些缺失,已經來不及了。既然設在那個地方,造成了很多的後遺症,如果那個馬達在那個地方故障,上林就是一定會淹,一定會淹!我不曉得有沒有什麼解決的方法?

蔡課長輝詩:因為這個污水系統,這個案子是縣政府工務局發包的。不是我們公所承辦的,那我想會把代表這個建議,再向工務局來反映。

吳代表福全:另外就是說現在我們村莊裡面,有些已經完成污水系統,那如果還有新蓋的房子,那污水系統怎麼辦?

蔡課長輝詩:照講的話,我們還是會請工務局,他們來這邊來裝接管。

吳代表福全:現在這種情形,就等於包括現在上庫那邊,有一個就是當時有一個漏接的,漏接的部份,這一次鄉村整建的時候,希望你一併把它規劃進去。

蔡課長輝詩:是!

吳代表福全:把那個污水也把它接起來。再來我們這幾天所看到的這些,不管是工程的缺失也好,確實裡面真的是問題是滿多的。喔!我們也希望是說那個在這一方面,能夠好好的管制一下。再來就是像我們現在,經常有一些馬路的工程。我們經常有一些馬路的工程,看不到有一些交通管制人員或怎麼樣子。我記得去年的時候,八達樓子那個還逆向行駛的時候,講到一次做一次,那個時候還是林課長的時候講到一次做一次,非常被動,真的非常被動。

蔡課長輝詩:是!尤其我們會要求廠商,對於這個工程的安全措施要做好。

吳代表福全:再來瞭解一下,在一定金額裡面,是不是要設定施工所,那是要多少錢以上的工程?要設定施工所。

蔡課長輝詩:一般可能要五千萬以上吧!施工所。

吳代表福全:那一般的小型工程,有沒有最基本的管制。

蔡課長輝詩:施工所,我們倒是沒有要求他啦!但是要工程告示牌一定要做,才聯絡到人。

吳代表福全:那沒關係,反正以後按照工程合約。

蔡課長輝詩:對!

吳代表福全:按工程合約來看就行了。另外這邊也看到你們報告裡面,工作報告裡面,對於就是說那個銀膠菊的調查是不是?

蔡課長輝詩:是!

吳代表福全:那這個我不曉得你現在調查的結果怎樣?

蔡課長輝詩:明年我們還沒有開始調查,但是我想年初的話我們就開始調查。

吳代表福全:好!請回座。

洪代表鴻斌:補充說明。

蔡課長輝詩:謝謝吳代表。

主席洪若珊:課長請留步,洪代表請發言。

洪代表鴻斌:你來我們烈嶼鄉差不多半年嘛!

蔡課長輝詩:是!

洪代表鴻斌:那不知道那個課長,你對於這半年來,建設課的工作績效跟服務品質,你是否滿意?

蔡課長輝詩:我想建設課的話這邊,各位同仁都很努力,但是我想要達到我們工作的要求,還是不夠。我想會繼續會要求我們同仁,一定要對各項工作要提起精神,盡力趕快把它完成。

洪代表鴻斌:那我再請問一下,那關於明年度的建設工作,如鄉村整建或者重大建設,有那些要做的?那課長能不能說明一下,明年度。

蔡課長輝詩:明年度的,尤其鄉村整建的話,我們是配合縣府的污水工程完成以後。我們都要進行整建,像黃厝還有湖下、后頭,這是明年度的重點工作。還有是幾個海堤的工程,我們會盡量向縣政府來爭取,像北海岸海堤、青岐海堤。

洪代表鴻斌:請問一下,烈女廟那個路段呢?

蔡課長輝詩:那個路段像那個石鼓山這個道路,我們已經報到交通部。但是我們鄉長剛才已經有講過了,就是烈女廟的話,我們最近把它規劃好,大概一佰萬以內報個案子,觀光局可能會做一個補助。

洪代表鴻斌:請問一段一佰萬,有辦法做好嗎?

蔡課長輝詩:不是!只有烈女廟週邊,石鼓山那個是我們另一個案子。

洪代表鴻斌:那我再請教課長一下,我們酒糟是建設課在負責?

蔡課長輝詩:對!

洪代表鴻斌:那請問一下,我們現在是多久才分配一次?

蔡課長輝詩:噫!這我還不是很進入深入來瞭解。

洪代表鴻斌:那…。

蔡課長輝詩:我知道這個數量不夠。

洪代表鴻斌:因為我有鄉親在反映啦!

蔡課長輝詩:對!

洪代表鴻斌:他說目前是二個月,那數量可能不夠。

蔡課長輝詩:對!

洪代表鴻斌:那現在請課長能不能那個,數量的部份能不能爭取?

蔡課長輝詩:對!會後我們來向相關單位來爭取。

洪代表鴻斌:那有沒有辦法來規劃每個月。

蔡課長輝詩:每個月……。

洪代表鴻斌:分配一次。

蔡課長輝詩:可以!我們來向上級來反映。

洪代表鴻斌:好!謝謝。

蔡課長輝詩:謝謝洪代表。

主席洪若珊:課長請回座。吳代表請發言。

吳代表福全:那個請一下民政課,現在各村的一個廣播系統,到底總共有多少數量?

洪課長國棟:吳代表你好!現在我們是總共跟那個公家裝的,跟那個自己裝的,總共有20處在廣播。

吳代表福全:目前等於是公所經費做出來的有多少處?

洪課長國棟:公所做出來的11處這樣。

吳代表福全:現在合約還在保固期,還是都已經完成了?

洪課長國棟:在保固期,現在在保固期。

吳代表福全:現在那一個公司承包的?

洪課長國棟:成功一家電器行,可能最近要差不多 12月底,就保固期滿這樣。

吳代表福全:如果是這一家我建議下一次不要用,很糟糕啊!

主席洪若珊:非常糟糕!

吳代表福全:我們上庫的廣播器系統,他不知道是誰決定的,我們不清楚,既然裝的位子不理想以後,我們廣播系統不理想,請他來幫我們看一下,幫我們移一下位置都不行,他都不來。我希望去瞭解可以瞭解一下,喔!下去瞭解一下。如果這樣子的話,就要變成拒絕往來戶,這種不良廠商,既然不願意配合,那說實在這樣子的話,我們請他來幹嘛!

洪課長國棟:在保固期間的話,我請他再來一次看看,再來一次。

吳代表福全:在還沒有保固期滿之前,我希望你把這個11個點,通通叫他再來看一遍,甚至去主動問一下。這11個定點,還有沒有那一些缺失的,不要弄到最後合約到了,找他來還要錢,在合約期滿之前,希望再做一個調查,先做個調查。

洪課長國棟:謝謝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另外就是有關加油站的事情,你這邊有一個辦理七到十月份的,那個測漏檢驗管制,有沒有發現什麼缺失?

洪課長國棟:測漏檢驗都通過,沒有什麼缺失。

主席洪若珊:送一份資料來給代表會看一下。

洪課長國棟:好!這資料我明天再補送過來。

吳代表福全:好!再來就是有關於我上次在開會的時候,也提到過的就是軍事勤務補償部份的,就是漁船那些訪查的部份,有沒有再去瞭解一下,我們到底還有多少資料,還沒有送到國防部?

洪課長國棟:那這個我們座談會以後,我們有行文給民政局,請他們轉到國防部那個去瞭解,函已經轉到國防部了。

吳代表福全:這個有關於鄉親的福利,鄉親的權益不要讓它石沉大海。最好是看看最近的狀況怎麼樣以後,也讓我們知道一下。

洪課長國棟:好!我們繼續追蹤。

吳代表福全:好!謝謝課長請回座。

洪代表鴻斌:補充說明。

主席洪若珊:請留步!來,洪代表請發言。

洪代表鴻斌:那我再補充一下,有關我們那個民營加油站,因為我們現在加油站,明年民營加油站可能會開始那個營運嘛!那你有沒有那個因應的措施,針對民營的這部份。

洪課長國棟:謝謝洪代表的指教喔!那關於我們這個加油站,我們在加油站,我們可能到時候,能夠在經營方面,我們加強這個人工的洗車方面,來那個增加那個鄉親的福利這樣。

洪代表鴻斌:那我再問一下,那個有關公墓民眾公墓,那我請問課長,民眾公墓正大門外面的土地,是否屬於我們鄉公所,土地所有權?

洪課長國棟:土地所有權我們是向國有財產局撥用,有撥用。

洪代表鴻斌:撥用!那我現在再請問一下。那我們現在在圍牆外面,所有葬在圍牆外面的這些有沒有合法?

洪課長國棟:那圍牆裡面現在是使用區分是墓地,那圍牆外面現在是公園用地。那我們有函文給他那個建設局,那個都計課,請他在通盤檢討的時候,列入通盤檢討變更為墓地

            這樣。

洪代表鴻斌:那我再請問一下,為什麼你們還沒有變更墓地之前,就已經開始允許我們那個百姓,我們的鄉民就是開始在葬了呢?這些是否變得很嚴重的疏失,那這些如果不好好的處理的話,會不會演變成很大的問題?

主席洪若珊:非常大的問題,不是很大的問題。

洪代表鴻斌:這一點我請課長的話,你要注意一下。

洪課長國棟:謝謝洪代表,那這個我們有連絡那個那個都計課。

洪鄉長成發:主席!我補充說明一下。

主席洪若珊:洪鄉長請上報告臺。

洪鄉長成發:對於剛剛我們洪代表提出這個問題,我在這邊說明一下,那現在公墓現在前面在葬的這一些,實際上後來我們去調查之後這是公園用地。那之前因為我31日就職以後,前面就已經葬了七、八個人在那個地方,那所以現在我們後來發現這個問題的話,到縣政府去查詢以後,現在是公園用地嘛!所以這是我們已經那個請縣政府做通盤,做專案的檢討,可能把前面這一塊全部劃為那個公墓用地。

那這個問題實際上,因為整個這個墓地來講,因為剛前面已經葬了七、八個以後,後面能夠再更改的話,那可能之前葬的這些人也會反彈。所以我們現在後續的話我們,就是我們可能把那個圍牆拆掉,再來就是這一排就是現在右側,從我們正面看過去右側這邊葬滿了以後,預定這邊左邊這邊,還是要葬一排,比較對襯嘛!那再來就是如果這邊以後葬滿以後,可能又要回到裡面,上面就ACAB兩塊已經在挖,原本那些已經挖到靈骨堂去了。

那現在有一個問題,實際上這是因為整個墓園這個問題,不是說隨便要怎麼改變就改變的。那包括我父親也是葬在裡面第六個,所以當初的時候以前上任的鄉長他們,以前他們決定,所以這後面的話我們也是很無奈啊!如果說只有這些葬在這邊,你再改個地方的話。可能這些人如果沒有講出去,可能大家因為我父親本身我31日就職以後,我父親也是葬在這個地方。所以大家都可能比較沒有這個意見,那後續我們現在主要是後續的善後,要如何來把它做好。因為這是之前的事情,在這邊跟洪代表報告。

洪代表鴻斌:謝謝鄉長,因為我現在針對問題,因為現在以前不合法,我們既然已經做了那沒關係,那我們要針對問題趕快給它合法化,我的意思是這樣。

洪鄉長成發:我知道!這個都有在做,都有在做。

洪代表鴻斌:那謝謝!那鄉長請回座。那我再請問一下我們課長,針對我們前面,以前比較二、三十年,那些已經有一些已經掘取來,放在靈骨堂裡面,那還有少部份嘛!那針對這些的話,我們是否有計劃性的,把這些公告也好招標也好,把這些全部弄起來,以後我們這塊土地,這些土地的話,那我們再重新整理,那還可以重新再葬嗎?那請問課長,你對這一部份有沒有一些計劃?

洪課長國棟:關於這一部份,那現在我們總共算起來好像還有6、6、60幾個,那60幾個包括有一些是無主墳墓。那我們準備再能夠在公告期間的話,他如果沒有去取掘的話,變成無主墳墓,編一筆經費來取掘這樣。

洪代表鴻斌:那我們現在有公告了嗎?

洪課長國棟:還沒有公告!

洪代表鴻斌:那什麼時候可以公告?

洪課長國棟:那我們如果對於這塊墓地急需用的話,我們就可能就會很快的就公告這樣。

洪代表鴻斌:好!謝謝。好!請課長回座。

主席洪若珊:好!課長請回座,洪代表請發言。

洪代表鴻斌:主席!那我現在請社會課林課長。

主席洪若珊:社會課林課長。

林課長長禮:洪代表好!

洪代表鴻斌:我們目前我們社會課能否,就是我們烈嶼鄉的老人逐漸越來越多就對了,那我們年輕人外出工作,那這些老人在家,那我們社會課有沒有計劃,怎麼來照顧這些老人?那我請我們社會課報告一下,看有沒有這個計劃?

林課長長禮:好!謝謝洪代表的關心,事實上目前內政部在推社區老人日間照顧據點,那因為是目前在推廣社區,社區裡面目前要找到真正的合法建築,那可能很有限。那我們現在就是剛好,我們今年度縣政府也在爭取經費,要來推展老人日間照顧中心,那剛好我們有西方有一間這個,人家一直在提的蚊子館,那剛好們就把他們接過來。正在積極規劃老人日間照顧服務中心,那目前可能有一點著落了,最晚最晚明年初,可能在年底或明年初,我們就能夠來照顧這些比較需要照顧的老人。日間照顧就是從早上八點到晚上十五點十七點,下午五點鐘。我們預定在西方開設這個老人日間照顧中心,那到時候我們會照顧這些需要照顧的人,到我們這個中心裡面來。

那剛剛洪代表所提的,就是說我們老人的人口數確實是滿高的。我們現在目前發放老人年金就65歲以上的,就將近1300人。那佔我們總人口數大概是百分之十五到十六之間,確實需要滿大的照顧。那我們也做計畫送到縣政府,轉內政部來繼續來爭取這個經費來做。那經過我們規畫以後,我們西方這間房子大概有160平方的面積,那依照規定每個人需要6.6的平方面積,那可能可以照顧到20,可以23個人來進駐,我們來幫

他來做服務。那以上是我們目前一些措施,謝謝!

洪代表鴻斌:那課長我們是福利縣,那我請問一下,我們烈嶼鄉我們針對90歲以上,或者100歲以上的這些人口,那你我們社會課有沒有統計?那我們針對這些人,除了一些基本的老人福利以外,那我們還有那些福利?那我們烈嶼鄉可以再增加一些,就是跟在以金門縣來講,我們烈嶼鄉能不能增加一些比較特別一點的福利?那我請課長再說明一下。

林課長長禮:好!謝謝洪代表,那剛剛提的老人,一直延續下來,剛剛代表提到說目前我們這些老人年長的有多少,事實上我們現在百歲的人瑞剩下二位,一位就是我們上林的,就是耀忠他的外婆,他太太的阿嬤,現在住在后頭。另外就是我們羅厝的一位方清派的母親,二位這百歲的人瑞。那另外我們九十歲,那目前我們本鄉到十月底統計是有42位的老人。

那目前老人除了我們一般的社會福利以外,那我們重陽節部份,一百歲的人瑞是有內政部,每年都有頒發這個金鎖的紀念牌,那九十歲以上,包含一百歲的,我們縣政府在重陽節都有一個特別的慰問。那除了縣府這些基本的老人慰問金以外,那我們往年比人家不同的就是我們有送這個老人生日禮物。但是這幾年下來,經過地區一些反映,送這些生日禮物可能在實際上,可能不符合我們這些年長者使用,所以在我們今年度的預算編列裡面,我們就稍微做一個改變。我們就以這個金酒來發放給這些老人,做為我們這個老人一個紀念,那大概是目前我們的做法。因為我們的預算,我們今年鄉庫的預算真的是有限,沒辦法來提供大量的一些福利。那其他有福利的話,我們盡量來向縣府來爭取,謝謝。

洪代表鴻斌:好!謝謝!請林課長回座。

主席洪若珊:請林課長回座。

洪代表鴻斌:請盧課長。

主席洪若珊:盧課長請上報告臺。

洪代表鴻斌:課長好!我請問一下,我們烈嶼鄉所有的公務車,公務鄉公所的車輛是不是你在負責的?

盧課長美紅:我們目前的公所的公務車是11輛。

洪代表鴻斌:11輛車?

盧課長美紅:是!

洪代表鴻斌:那我請問一下,我們這些有沒有超過使用年限?

盧課長美紅:嗯!報告代表因為我們有4輛車,車輛是超逾使用年限數年,但是目前還是可以使用的。

洪代表鴻斌:超過使用年限,那我們使用年限是幾年?

盧課長美紅:15年。

洪代表鴻斌:15年!那有4部已經超過了。

盧課長美紅:但是報告代表,現在公務車的狀況還是可以用,雖然已逾使用年限,還是可以使用。

洪代表鴻斌:那請問一下,我們公務的轎車有幾部?

盧課長美紅:報告代表,我們剛剛所謂公務車輛,就是以上總共公所是11輛。

洪代表鴻斌:沒有!我是指轎車的部份。

盧課長美紅:轎車的部份是4輛。

洪代表鴻斌:4輛?

盧課長美紅:是!

洪代表鴻斌:那我想請問一下。

盧課長美紅:是!

洪代表鴻斌:除了我們那個首長座車以外,那其他的3輛。

盧課長美紅:是!

洪代表鴻斌:在那裡?

盧課長美紅:報告代表,謝謝代表關心,那個一輛是我們首長的就是座車,然後另外還有一輛,是我們放在大金門,那另外還有一輛是我們秘書在使用的車輛,那另外還有一輛放在公所,是我們首長座車的那個備用車輛。

洪代表鴻斌:那我再請問課長一下,那我們除了首長座車以外,其他的公務車,那有無公器私用的情形呢?

盧課長美紅:報告代表,我們9人座車輛的話,我們如果要使用,就是我們各課室就是填寫派車單,請准了以後,然後我們依規定來使用。

洪代表鴻斌:有派車單就對了?

盧課長美紅:要申請!因為我們行政課是服務的。

洪代表鴻斌:那我再請問一下,你有沒有檢查?

盧課長美紅:有!報告代表,這依規定每天要檢查每個月。

洪代表鴻斌:有!那能不能請課長你每天、每個月,我針對說每個月你檢查的部份,那你能不能送一份,到時候我們開會,送一份給我們代表會。

盧課長美紅:我們每個月,我們都有定期都有檢查。

洪代表鴻斌:我知道!針對說你有抽查的部份。

盧課長美紅:我們是每個月都一定要檢查,一定要陳報都有。

洪代表鴻斌:那沒有公器私用吧!

盧課長美紅:報告代表,因為我們就是按照我們的派車單來使用這樣。

洪代表鴻斌:好!好,謝謝!那請你回座。

主席洪若珊:課長請回座,吳代表請發言。

吳代表福全:民政,行政課請上報告臺。

主席洪若珊:盧課長請上報告臺。

吳代表福全:那個第一個部份,我相信剛剛那個洪代表所提的,就是公務車的這個既然有管制紀錄,有派車單都有,那現行都應該有,現在馬上,現在請他們馬上送過來,送到至少要送到今天的派車單。因為你今天派車的話,都一定會有資料。

主席洪若珊:今天的有辦法嗎?

盧課長美紅:因為我們是,報告代表因為我們是按月裝訂。

吳代表福全:按月裝訂,那是不是每天都應該,每天按規定該按規定填寫?

盧課長美紅:對啊!

吳代表福全:對啊!那你按規定填寫,你現在還沒裝訂好,我現在看你現在的啊!每個月整理說實在的,那個你要陳報的,那當然隨時都可以做好以後,再陳報都沒關係啊!看你當天的那個,才是最重要的才是重點。

盧課長美紅:是!

吳代表福全:喔!今天的就是這三天的把它送過來,現在馬上請他們送過來。

盧課長美紅:好!那我打電話。

主席洪若珊:先問別人,他要去打電話啦!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請社會課長上報告臺。

主席洪若珊:社會課課長,請上報告臺。

吳代表福全:課長!我們現在說實在的,老人活動是辦了很多,很積極也辦得很好,你對於這一次的老人車馬炮的這個活動,有沒有什麼心得?

林課長長禮:好!謝謝吳代表,對於這個老人這些關心,事實上我今年第一次來接,也第一次來辦,那可能我們的承辦人就是第一次,循往例的方式來辦理,那去年在辦我沒有在現場,也不知道整個過程,流程是怎麼樣。事實上,我們今年辦了以後,鄉長在現場裡面,我們也依現場的一些狀況我們做一些探討。

然後我們是禮拜一在開,在辦理這個車馬炮的這個活動。隔天禮拜二我們開這個主管會報以後,我們就大家做個檢討,那明年度以後,我們是朝向積極來參與這個活動。就是說我們辦這個活動目的,是要請這些老人到外面來走一走,並不是用這個競爭性的方式來辦理,我們就提供老人一些比較大的活動空間,我們會把這個活動的時間再來拉長,我們會做一個積極來改進。

吳代表福全:我相信辦這個東西都是好的,但是問題是社會觀感造成很多不良的後果,這些變成本來是好事,到最後變成因為批評的聲浪越來越多的時候,變成不見得是好事。

林課長長禮:我們每次活動完以後,我們都會做一個探討,做為明年度辦活動的依據。

吳代表福全:第二部份馬上關懷,上次我也提到這個事情,我不曉得是現在目前做的情形怎麼樣,因為在那個時候,我知道也有一份答覆的狀況,我現在想要再瞭解一下。

林課長長禮:我們馬上關懷,這個代表在基層座談以後,有提案以後,我們會後我們馬上送到縣府。我們的意思說,如果就比如代表所提的,你們在金額上沒辦法立即來辦理的話,可能最起碼在人情上,你要到現場來,來現場來慰問一下。我們是這樣子給他的,結果他答覆下來說這個馬上關懷,是屬於中央上的一個政策,他會把我們的意見,轉達給中央來承辦。但事實上我們的意思並不是這樣子,既然你中央一個法律,你要立即來改善是沒有那麼簡單。那根據我們的做法,就是包括村長來反映也好,我們自己瞭解反映也好,我們馬上就會來做一個,馬上把這個填寫以後,就傳真給縣府。請他積極來辦理,我們現在是馬上傳真以後,一有消息以後我們就馬上傳真上去。

吳代表福全:因為現在有很多的阿公阿婆,雖然他年紀都有領到老人津貼,弄到最後,說實在這些人的毛病愈來愈多,最多的就是這些人,如果有一些重大傷病的,家庭狀況也不是很好的,應該可以做個案處理的方式。以我們縣府的財源應該可以足夠,應該可以做得到,希望是說能夠以個案的方式,有些以個案的方式去做處理。其他的部份真的就算他的家境算還不錯的,只要說有人提出,有提出的那也應該是出自於讓他關懷的一個,並不是說實質上要多少錢,老人家看到你來了,看到縣長也好,看到鄉長也好,大家都重視他的病情他多開心啊!有些時候,這時候這個心理的藥物比那個實際的藥物還好,希望這一點是不是能夠再加強。

林課長長禮:好!這一點我們會積極來做。

吳代表福全:另外我們現在署立醫院烈嶼分院,有沒有神經科醫師?

林課長長禮:目前好像沒有。

吳代表福全:我記得我曾經是有建議過,神經內科或神經外科,曾經也好像有派過,但是現在整個又沒有。

林課長長禮:又沒有!

吳代表福全:希望是說我們再爭取一下,神經科醫師因為現在有很多屬於中風的病人,他們現在真的如果要出一張診斷證明,有很多的申請,一定是要專科醫師才能申請,弄到最後還要到台灣去或是到大金門去。

林課長長禮:好!我們會再行文給署立醫院。

吳代表福全:好!課長請回座。

主席洪若珊:吳代表,林代表請發言。

林代表長耕:我不知道吳代表今天講的是議員的身份,還是什麼身份?今天衛生署是我不知道我們權責的範圍,還是什麼?他講話我覺得有一點過份。

主席洪若珊:我們先休息一下。

林代表長耕:我不知道今天是署立醫院,醫院是鄉公所鄉長你可以解決嗎?我請問一下鄉長請報告臺。鄉長請上報告臺,我不知道吳議員○○的問這種事情我也不懂。我請問一下今天是我們烈嶼鄉是署立醫院的分醫院還是什麼醫院,我們鄉長請,我們吳代表請什麼精神科嗎?你能請嗎?我不知道你是議員還是代表身份?我請問你。

吳代表福全:我尊重你的發言,但是我發言的時候……

林代表長耕:我也尊重你的發言,你發言後我才講。

主席洪若珊:互相尊重,休息!休息!

主席洪若珊:各位代表、鄉長、各位公所的課室長大家早!因為我們今天是鄉政總質詢,沒有受出席代表人數的限制,所以我們現在就可以馬上進行開會。

洪鄉長成發:報告主席,在還沒有總質詢之前,是否可以先讓我報告一下?

主席洪若珊:可以!好來。

洪鄉長成發:主席、各位代表,還有我們公所各位同仁,本人在這裡要講幾句話。那第一首先我要感謝鄉親對我的支持,讓我有機會來帶領鄉公所的團隊。鄉公所所有的員工,我有這個權利來交付他們的任務工作來執行,但是也要維護他們個人的人格的尊嚴。那代表會這邊對鄉公所這邊整個施政,有些執行監督,這些是代表會的權責。但是在會議當中,如果我們代表會這邊對我們工作的同仁,如果說罵髒話,這樣是我是強烈的抗議啊!因為要問其他的事情都可以,如果說做不好的地方,也希望代表會隨時,也不一定說開會,隨時也都可以給我們指教,也可以給我們鞭策,那我們願意全力來配合。那為了我們所會的和諧,為了鄉親的福祉,我們會全力來配合,謝謝大家,謝謝。

主席洪若珊:謝謝!鄉長請回座,那現在代表有任何意見要提出來

            的,都可以提出來發問。

吳代表福全:報告主席。

主席洪若珊:吳代表請發言。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清潔隊。

主席洪若珊:林隊長請上報告台。

吳代表福全:隊長我請教一下,每年大家都在討論這個銀膠菊,明年會有什麼樣的規劃?

林隊長長固:謝謝代表,有關銀膠菊的規劃方面,我們預定在過年之後,過年之後,馬上按照我們今年通過的三個人,馬上立即執行鄉村裡面的所有銀膠菊的拔剷除工作。然後三個人不足的地方,我們來跟縣政府再來爭取人員,如果沒有核定下來,我們儘量以我們清潔隊的人員來配合,過年過後剛下完雨以後開始拔除,謝謝。

吳代表福全:另外再請教一下,就是我們垃圾掩埋場,我們現在管理方式都是管理得很不錯,但是它這個殼,這個殼預計可以使用年度到什麼時候?

林隊長長固:本來我們預計的年度應該是要用到108年的樣子,依據我們這一、二年開始垃圾的減量,以及資源回收的統計表,現在應該可以再延長個三年到五年左右。依據我們現在的,現在的垃圾量跟資源回收量。

吳代表福全:謝謝!請回座。請一下主計。

主席洪若珊:林隊長請回座。

陳主計員雪芬:主席、代表大家好!

吳代表福全:主計我請教一下,我們今年的年度預算有多少保留的部份?

陳主計員雪芬:今年?今年還沒有,去年啦!

吳代表福全:你現在已經執行到11月了嘛!

陳主計員雪芬:是!

吳代表福全:今年99年,99年的話,那你去年到現在還有保留多少?

陳主計員雪芬:它因為去年有一筆要解約,所以剩下的不多,有一筆要解約沒有做。

吳代表福全:那你今年的話,今年到目前為止,還不曉得有多少項目會辦理保留嗎?

陳主計員雪芬:工程款今年保留的也不多啦!因為今年大部分都用縣府或中央補助款。今年保留款我有問過建設課,他說今年保留的不多,我們普通的都比較不會。

吳代表福全:另外有一個你的工作報告裡面,主計業務督導工作的檢查,有沒有些什麼缺失?

陳主計員雪芬:缺失?因為我們就是正常的就是檢查零用金跟財產部份,財產就是…。

吳代表福全:你報告一下缺點的部份。

陳主計員雪芬:缺點的部份,就是像我們工程……。

吳代表福全:你資料有沒有帶來?

陳主計員雪芬:沒有!

主席洪若珊:資料有沒有帶來?

陳主計員雪芬:沒有!因為缺點部份,就是正常的是審核……。

主席洪若珊:那個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你把完整的資料報一下,到時候缺點部份,那個資料讓我們看一下。

陳主計員雪芬:好!

吳代表福全:主計先請回座。

陳主計員雪芬:好!謝謝。

主席洪若珊:主計請回座。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觀光課。

主席洪若珊:吳代表,可以商量一下嗎?我先我就幾個問題而已,還是我先問之後,我才可以專心的主持會議。

吳代表福全:好!

主席洪若珊:謝謝,插隊一下。隊長,請回座。跟各位報告一下,因為我今天總質詢,總質詢主席不能在主席台質詢。所以洪代表請你幫我當一下大會主席,謝謝!

洪主席若珊:會議主席,麻煩請建設課課長上報告台。

會議主席洪鴻斌:請上台。

蔡課長輝詩:洪主席,你好!

洪主席若珊:課長早!

蔡課長輝詩:早!

洪主席若珊:課長!請問一下在我們那個,就是工程名稱與施做不符的情況下,這樣有沒有問題?

蔡課長輝詩:我想,這一個是因為,我們技士都已經跟縣政府協調過了。

洪主席若珊:協調!是怎樣協調?

蔡課長輝詩:就是請縣政府,認為這樣子可不可以適用?他說可以!

洪主席若珊:電話協調嗎?

蔡課長輝詩:是!

洪主席若珊:這種公務人員的體系,可以用電話協調,用簡單的電話來做這個協調的動作嗎?

蔡課長輝詩:我再跟技士了解一下,看他是怎麼樣協調的。

洪主席若珊:跟技士了解一下。

蔡課長輝詩:因為這個是大概四月份以前決定的事情。

洪主席若珊:四月份以前。

蔡課長輝詩:那個時候我還沒有接這個業務。

洪主席若珊:好!你的解釋可以。像這個烈嶼青岐週邊綠美化這個工程,這個我們招標的名稱是這個名稱嗎?結果我們施作地點是八達樓子嘛!

蔡課長輝詩:對!

洪主席若珊:對不對?

蔡課長輝詩:對!

洪主席若珊:那烈嶼,那青岐的鄉親,是非常大力支持我們代表會的,甚至是支持鄉公所的。那你們在做這樣子改變的時候,有沒有什麼其他的考慮?

蔡課長輝詩:因為這個在去年的話,離島建設條例,離島建設基金這個陳報的時候,他是以綠美化這方面來做。那因為在今年五月份的話,五月份的話,代表會的話,他們代表,某些代表有建議說能夠把這個經費,做一些比較急迫的地方。

洪主席若珊:因為比較……。

蔡課長輝詩:那我們青岐的這個地方,我們也是全盤已經列入了,我們列入另外一個計劃。

洪主席若珊:對!因為比較急迫,所以把青岐的這個經費,拿來做八達樓子。

蔡課長輝詩:對!

洪主席若珊:對!我們公所現在,我上任以前,你們有追加過,追加過嘛!

蔡課長輝詩:對!

洪主席若珊:怎麼不用那個經費去做。

蔡課長輝詩:因為,我們鄉長的理念,他認為是說先向縣政府申請的經費,因為我們鄉庫拮据嘛!先用縣政府的經費來做。

洪主席若珊:不是比較急迫,急迫我們裡面有錢,我們應該要先做,然後這個原先發包的也要做。

蔡課長輝詩:對!

洪主席若珊:然後你們下次,你們有需要更急迫的,或是更需要更大條的,再儘量去爭取嗎?是不是這樣子講。

蔡課長輝詩:對!對。那我們這個,我們會改進。

洪主席若珊:會改進!謝謝課長。課長,請回座。請鄉長上報告台,大會主席。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

洪鄉長成發: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鄉長早!

洪鄉長成發:早!

洪主席若珊:鄉長你剛才講的,就是一開會的時候講的那個,我們會議裡面,絕對不容許任何一個人做人身攻擊,這是最基本的,是不是?那如果那一個,就前幾天,我們在開會的時候,我們在審二讀預算的時候,你公所的團隊,你們的團隊,你們的工作人員的態度,你覺得如何?

洪鄉長成發:這個我們要檢討。

洪主席若珊:需不需要檢討。

洪鄉長成發:需要檢討!

洪主席若珊:需要檢討。

洪鄉長成發:對!對。

洪主席若珊:如何檢討?

洪鄉長成發:嗯。

洪主席若珊:如何檢討!

洪鄉長成發:那我們開會的時候,內部開會的時候,我們會做檢討。

洪主席若珊:檢討之後,可不可以送一份給我們代表會了解一下?

洪鄉長成發:好!

洪主席若珊:好,謝謝!鄉長,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回座。

洪主席若珊:大會主席,麻煩請清潔隊隊長上報告台。

會議主席洪鴻斌:隊長!請上報告台。

洪主席若珊:隊長早!

林隊長長固:主席早!

洪主席若珊:隊長!你現在管理的清潔隊的人數有多少?

林隊長長固:一百二十八個人。

洪主席若珊:會不會覺得很辛苦?

林隊長長固:公務人員,身為公務人員,應該盡力去做。

洪主席若珊:工作真的很繁忙是不是?

林隊長長固:也、也,也是啦!但是一定要盡力去做,是!

洪主席若珊:謝謝我們隊長,為烈嶼付出。我還有一點問題,想要問那個鄉長,鄉長請你再上報告台。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

洪主席若珊:隊長!請留步。

林隊長長固:是!

洪主席若珊:鄉長!像我們林隊長這麼辛苦,又要管理很多人,又要做很多事,他是八職等的資深員工,現在做的事,五到七職等的職務,這樣會不會太大材小用?

洪鄉長成發:因為我們整個那個職務的裡面,職務可以這樣子調動。

洪主席若珊:職務可以這樣子調動。

洪鄉長成發:對!對!對。

洪主席若珊:不會太委屈他啦!

洪鄉長成發:不會!實際上因為我現在,裡面我們課長,就是七職等跟八職等。

洪主席若珊:他呢?

洪鄉長成發:他是八職等。

洪主席若珊:對!然後他做的是五到七職的。

洪鄉長成發:他七職等的也可以,對!

洪主席若珊:七職等的也可以。林隊長,對於你是高階低掛,自已本身有沒有什麼感想,有沒有什麼感受?

林隊長長固:為了這個鄉,還有我自已評估我自已,還是可以接受這樣子的一個職務。

洪主席若珊:沒有因為其他的原因啦!

林隊長長固:沒有!

洪主席若珊:聽說,清潔隊的待遇不錯,有一個獎金可以領。

林隊長長固:是!

洪主席若珊:是不是因為那個有一點,有一點。

林隊長長固:我個人來講,這個沒有誘因。

洪主席若珊:這個沒有誘因。

林隊長長固:我個人,我沒有這個誘因。

洪主席若珊:好!那鄉長應該也絕對是覺得你是適才適用,沒有圖利他人之嫌啦!

林隊長長固:我個人,我因為,我剛剛講我沒有這個誘因。

洪主席若珊:我知道,可是不是你自已要去,你就可以去。

林隊長長固:是!

洪主席若珊:是要上級指派。

林隊長長固:是!

洪主席若珊:是!那鄉長基本上沒有,應該不會有圖利他人這種…。

洪鄉長成發:沒有!

洪主席若珊:這種想法,去做這樣子的調動嗎?

洪鄉長成發:沒有!沒有。

洪主席若珊:好!請鄉長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回座。

洪主席若珊:我來,先來。

會議主席洪鴻斌:林代表。

林代表長耕:大會主席,我請教一下鄉長。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

洪主席若珊:清潔隊隊長請回座,不好意思。

林隊長長固:好!

洪鄉長成發:林代表好!

林代表長耕:好!鄉長我想在你的施政報告中,雖然看不出有什麼重大施政目標,但我想也看得出,你很積極在推動地區的發展。那但地區的經濟發展,不僅靠我們幾個工程,就能來提升地區的經濟發展。那我想幾個小工程,只不過某些人可以得到一點小利益而已。我想您在報告中提到,致力推動國家公園的範圍的縮小。

洪鄉長成發:是!

林代表長耕:以及九宮碼頭擴建,還有遊艇碼頭規劃,休憩渡假村的休憩渡假中心的計劃,還有招商的投資計劃,以及小金門環島,環島環保低碳之旅,以上這些施政,不知道你心裡是否有譜?我們預定在那些地方去規劃,預計多少時間能來完成?我想這應該不是你紙上談兵,對不對?應該會落實吧!那我現在請你解釋一下,有關國家公園範圍的縮小,目前的執行到某個程度?

洪鄉長成發:國家公園這個範圍的縮小,是我們整個鄉親大家的共識。包括我們行政單位也有這種義務,去全力爭取去推動,那我們代表會也非常支持。那至於,因為去年開會的決議到現在沒辨法執行,那本月好像是在月初啦!有到國家公園那邊有開個會,但是在那開會時候,我也有表達我們烈嶼鄉強烈的立場。如果說今天沒有做一個檢討,讓我們鄉親可以接受的話,那我們下年度,我們可能要配合我們代表會,一定要用強烈的手段來抗爭。

林代表長耕:好!謝謝。那接著九宮碼頭擴建目前的進度。

洪鄉長成發:那九宮碼頭這個工程的話,我們本月四號在縣政府主管會報的時候,我有提出來。那浮動碼頭的話,那已經上網要招標,水頭碼頭跟九宮的浮動碼頭,上網招標不曉得,有沒有標出去,這個可能要問,再問港務局。

林代表長耕:還有這個遊艇碼頭規劃、跟渡假村招商的計劃。

洪鄉長成發:那……。

林代表長耕:是否有在進行?

洪鄉長成發:遊艇碼頭這邊,我們現在縣政府給我們一百五十萬的規劃的經費,那我們現在已經在甄選這個設計的廠商。

林代表長耕:那我們預定的地方在那裡?預定遊艇碼頭。

洪鄉長成發:那這遊艇碼頭可能也是,之前我們代表會也有,上次開會也有到現場,到一些地方去考察過了。那可能適當的地方,也是要尊重大家的意見,那因為日月城,本來我們整個金門這次原本我們烈嶼鄉要做個規劃。那後來縣政府不是說,這個規劃公司由縣政府這邊來聘請,那做通盤的做這個檢討,昨天也有接到那日月城他們有傳真過來鄉公所,一些資料給我們,就是說未來的話,我們烈嶼鄉可能在三年之間,就是分成短程、中程、長程,要做那些事情,所以這個後續等到下禮拜,開會以後我們會跟縣政府,這規劃公司再做一個,做一個做連繫做討論。

林代表長耕:我想遊艇碼頭啦!對於烈嶼未來的發展,是相當的急迫,我想在有效時間內,我希望鄉長能積極與推動。

林代表長耕:那接下來,我再請教鄉長,有關地區的發展,都市計劃的完善的規劃,我想是一個都市計劃的規劃,是一個很重要的科目。我不知道你對於整個烈嶼地區的都市計劃,你了解有多深?有了解的有多少?我們有多少年,沒有去檢討這個都市計劃。

洪鄉長成發:那有關都市計劃,這個是實際上這有的他們,包括縣政府他們每個月都有在開會,那整個都市計劃,這個是牽扯到內政部,這邊的權責,那我們地方上。

林代表長耕:那我知道,那我們地區要用多少?有多久沒有,沒有做一個整體的規劃了?

洪鄉長成發:那都市計劃,如果不是專案,專案檢討的話是五年檢討一次,那因為我們烈嶼鄉,從我相信我們林代表在議會,也非常的了解。因為我們烈嶼鄉,從大金門現在每個鄉鎮都有的,都有新開發的社區,也不要說集村農舍,那唯一獨有就是我們小金門沒有。所以我們之前也在推動,就我們現在,我們現在所在地的週邊,來推動這個市地重劃。那市地重劃的話,因為現在是比例的問題,所以要經過百分之五十的地主的同意。所以這之前,我跟地政局,也給我一個訊息,就是說可以再跟縣長去協調,如果說這個比分配的比例,能達到百分之四十二比五十八的話,那可能就不要經過,那百分之五十一的地主的同意,所以在這次的縣政府主管會報,我也提出這問題。

林代表長耕:那我想整個都市計劃,對烈嶼的發展是相當的重要,我想我們也,這次也到北京到廈門去看,那我們很多受限於都市計劃裡面,那地區的發展,都市計劃沒有一個完善的規劃,我想對地區的經濟發展,是一個很大的一個阻礙。

洪鄉長成發:是!

林代表長耕:對不對?

洪鄉長成發:是!

林代表長耕:那目前,那商業區我們有沒有商業區住宅區這一類的?

洪鄉長成發:都沒有!

林代表長耕:規劃是在那裡?

洪鄉長成發:原本,如果說我們這市地重劃做了以後,以後就有商業區,包括目前來講,整個以前,從戰地政務解除以後,我們烈嶼鄉也沒有這個…。

林代表長耕:沒有商業區!

洪鄉長成發:沒有商業區的規劃。

林代表長耕:所以我想這些都要趕快做一個整理。

洪鄉長成發:對!這我們盡量跟縣政府,因為在議會你也是很了解,對不對?那剛開始的話,包括我們小金門一些特種行業的話,根本都沒辨法申請到這個執照。所以一直要來給我們罰款,是非常不合理。

林代表長耕:好!那我相信鄉長你也了解地區的需要啦!

洪鄉長成發:是!

林代表長耕: 我想這方面都市計劃,趕快好好的做一個檢討好不好?那在農會方面啊!我想你也在積極在輔導芋頭的產銷班。

洪鄉長成發:是!

林代表長耕:我不知道你今年那個芋頭保價,是不是?

洪鄉長成發:那明年度的話,應該可以……。

林代表長耕:保價收購!

洪鄉長成發:保價收購這部份,因為要保障一個最低的價錢,那我們最近可能開完會以後,可能有時間,因為今年包括整個鄉運會,也有很多縣政府他們這邊本身也很忙。所以我們會跟我們這邊的芋頭班,我們目前有三個芋頭班、產銷班,再來做一個協調。

林代表長耕:鄉長!那本席可以給你一個建議,我想除了芋頭,芋頭的保價收購外,我想我們台灣有很多食品研發所,然後可以向農委會要一點經費,來研發一些芋頭的附帶產品,食品這一類,我想可能要請一些專家學者幫我們。

洪鄉長成發:是!

林代表長耕:好好去研發一些產品。

洪鄉長成發:芋頭部份可能現在我們。

林代表長耕:朝精緻去做,可能比保價收購來得好。

洪鄉長成發:芋頭部份,我們可能要鼓勵我們鄉親大量去種,大面積去種,那現在的量還不夠,如果有量的話,應該行銷沒有問題。

林代表長耕:那本席是說,除了保價收購外,我想建議你朝向精緻農業去走啦!

洪鄉長成發:是!

林代表長耕:可以幫農民研發一些產品,我想這個可能對地區發展比較有,比較有幫助的。那在施政報告中,你也提到輔導地區商店啦、餐飲啦、旅遊啦、民宿等,在你第一天施政報告中,我也請教過你,我想除了你的團隊,請你的團隊,趕快擬定指導辦法外,我想可以啊!到其他縣市去瞭解找一下,好不好?

洪鄉長成發:這問題讓我說明一下。

林代表長耕:好!

洪鄉長成發:那有關這觀光這部份,我們觀光課現在已經有在做,原本我們向縣政府爭取到,就是說鼓勵觀光客,來到烈嶼鄉這邊來旅遊。那一個觀光客的話,我們原本預定要補助二百塊,由縣政府這邊,這經費由縣政府這邊來補助,讓因為時間現在年度也快結束了。我們報了一個案子再修改一下,那現在縣政府就是說要鼓勵,二千個旅客,到小金門來旅遊,每個人補助二百塊,餐廳這邊也有帶動行銷芋頭,所以這部份我們有在做。那觀光客進來的話,當然可以帶動到,我們包括餐廳、那這個交通服務業。

林代表長耕:接下來,再請教你啊!我想我們這次下鄉考察的時候,我看過八達樓子周邊,還有東林街以前原有停車場,我想你那種小型工程,在施做我想能做的話就一次完成,不要你會不會太敏感了?你去看我們下鄉的時候,你有沒有感覺太敏感了?就是把商店那些做一做,前面那些又放掉。

洪鄉長成發:實際上這…。

林代表長耕:以後這百姓的觀感。

洪鄉長成發:實際上…。

林代表長耕:那個觀感人家會怎麼去聯想?會去怎樣想,會不會?

洪鄉長成發:我上任以後絕對沒有這種,心裡上絕對沒有這種問題。

林代表長耕:沒有…。

洪鄉長成發:所有鄉親他們……。

林代表長耕:鄉親對…。

洪鄉長成發:包括代表…。

林代表長耕:我相信你沒有這個問題,但是那都是大路旁邊,走過去看到,你看,前面做一做後面那公共設施。

洪鄉長成發:這個問題讓我在說明一下,八達樓子這邊,因為之前有一個圍牆。

林代表長耕:嗯!

洪鄉長成發:圍牆的時候的標誌是死裡求生。

林代表長耕:我知道!

洪鄉長成發:那整個已經傾斜下去了,那之前這事情以前鄉公所沒有去做。所以我上任以後,發覺這是實際上也危險,也破壞整個觀光的景觀。所以後來我向縣政府交旅局,去打個電話去跟他爭取,給我們70幾萬的經費。那經費爭取下來以後,他們鄉親那邊因為之前也不曉得,如果說他們的他們那邊的居民,有發生什麼事,可能聯想到很多問題。所以後來他建議說這個八達樓子,這個敲除不要做了,但是說可能也有很多聲音,以前戰地政務遺留下來,可能有這個必要遺留下來,保存下來。所以後來…。

林代表長耕:我告訴你。

洪鄉長成發:所以他們要求。

林代表長耕:我告訴你,八達樓子是一個很大的觀光點。

洪鄉長成發:那後來…。

林代表長耕:那旁邊一坎一坷的,你不覺得你做一做,你要做乾脆一起做一做。

洪鄉長成發:那要做下去以後,就要從阿博那一邊的房子整個全部去做,但是那個目前水泥是灌得很那個就對了。

林代表長耕:那裡一坎一坷的,你去看一看。

洪鄉長成發:好。

林代表長耕:你前面鋪得很漂亮,旁邊卻放掉…。

洪鄉長成發:這個你們建議,我們會一起檢討嘛!

林代表長耕:那個停車場那邊呢?

洪鄉長成發:停車場那邊因為那個,前面的房子還沒有蓋好。

林代表長耕:嗯!

洪鄉長成發:還沒有好的時候,地的問題,他們剛好要做到那一點的時候,就做到那裡了對不對?

林代表長耕:其實我講的…。

洪鄉長成發:後面有需要的時候馬上可以做。

林代表長耕:石永標周圍,你那個裡面有一個…。

洪鄉長成發:但你提出來的話,我們就要做一個檢討。

林代表長耕:有需要…。

洪鄉長成發:如果需要的時候,我們絕對…。

林代表長耕:你去看…。

洪鄉長成發:馬上配合。

林代表長耕:有空的話,你騎機車去看一看啦!好不好?

洪鄉長成發:好!

林代表長耕:陳秀治屋前的那一段啦!

洪鄉長成發:好!

林代表長耕:接著再請教一下,鄉長!我本席當然很尊重你的行政權,以及你行政裁量權,但是有時候我也希望你能夠體會一下你團隊的感受,好不好?我想在清潔隊長報告裡面,第1724項條列中,有二項這二項是由清潔隊來承辦以及協辦,對不對?那我想這項業務是不是跟清潔隊有關係?

洪鄉長成發:什麼業務?

林代表長耕:第1718,你去看一下,會議報告17跟24啦!這二項工作是由清潔隊來協辦跟承辦。

洪鄉長成發:17…。

林代表長耕:對!那我不知道你,就是法會跟那個啦!

洪鄉長成發:這個跟林代表…。

林代表長耕:那我不知道相關承辦課室是沒有能力,還是怎麼樣?

洪鄉長成發:這問題,讓我再說明一下。

林代表長耕:好!

洪鄉長成發:實際上我們辦的活動,包括我們清潔隊,他們去支援的時候,那後續我看了以後,我做一個檢討。

林代表長耕:嗯!

洪鄉長成發:這後續的話,我是認為是說清潔隊,要把他們本身的工作任務要做好。

林代表長耕:對!

洪鄉長成發:其他的事情做個檢討。

林代表長耕:我們那個,主席也講過。

洪鄉長成發:至於…。

林代表長耕:清潔隊…。

洪鄉長成發:至於這個法會…。

林代表長耕:嗯!

洪鄉長成發:這個問題,你有一點誤解。

林代表長耕:我不是誤解啦!辦法會活動…。

洪鄉長成發:不是啦!不是你誤解,是我們這個資料,我們裡面會議資料它有出入。實際上這次的法會,沒有動用到我們鄉公所,只有派一部九人座的車子,他們有的大金門過來的去接。

林代表長耕:沒有!我是說清潔隊工作報告中,他有提到他來舉辦他來承辦的。

洪鄉長成發:沒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工作報告怎麼這樣寫呢?

洪鄉長成發:這我之前他報出來以後,我就講他了。

林代表長耕:哦!

洪鄉長成發:這個…。

林代表長耕:我說奇怪,清潔隊長怎麼來承辦這個呢?

洪鄉長成發:我們這次的法會…。

林代表長耕:耶!那不就寫假的?

洪鄉長成發:這個以後一定我要求他們。

林代表長耕:跟你邀功?

洪鄉長成發:做法會只有鄉公所有支援一部九人座的車子,他們有時候大金門這邊來,有去接送,那其他這邊,沒有動用到我們清潔隊的人員,到那邊去支持還是沒有,都是全部由…。

林代表長耕:沒有!你隊長怎麼這樣報告的?

洪鄉長成發:所以這個我們我那天,他報告以後我就講他,你怎麼連這個…。

林代表長耕:報告都是他承辦的、他協辦的。

洪鄉長成發:我已經講了。

林代表長耕:他有講。

洪鄉長成發:我已經講了,我已經跟他講過了。

林代表長耕:哦!

洪鄉長成發:已經跟他講過了,我們以後這個事情叫他特別注意。

林代表長耕:嗯!

洪鄉長成發:我們以後這個事情,叫他要特別注意。

林代表長耕:沒有其他相關課,沒有這個能力來辦這個,讓清潔隊來承辦這些事情。

洪鄉長成發:沒有!沒有!全部沒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實際就寫出來。

洪鄉長成發:沒有!所以他報告以後我就講他你怎麼,對不對?因為沒有,上次我們第一次的法會,你也擔任副主任委員,那時候都還清潔隊,鄉公所這邊還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的事,工作報告就不要再提了,反正你也解釋這樣。

洪鄉長成發:因為那天他報告以後,我回去我就講他了,我說你怎麼把這個寫上去了?其實我們這個法會…。

林代表長耕:奇怪!你一個清潔隊長,一個大隊長怎麼去承辦這個,去協辦這個?

洪鄉長成發:沒有!沒有。

林代表長耕:那其他相關課怎麼辦?

洪鄉長成發:沒有!沒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

洪鄉長成發:沒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這個報告怎麼解釋?

洪鄉長成發:報告這個可能他可能搞不清楚的話,把這個寫上去了。

林代表長耕:好!好。

洪鄉長成發:這之前已經,那天報告以後,我回去以後我就已經講他了。我們這次法會沒有去動用到這邊,清潔隊那邊去…。

林代表長耕:沒有寫協辦、承辦…。

洪鄉長成發:沒有!但是我們做這個法會,也是為了要地區…。

林代表長耕:沒有寫協辦、承辦。

洪鄉長成發:為了地區…。

林代表長耕:當然是為地區好,我們以為團隊裡面已經沒有人了,需要清潔隊來…。

洪鄉長成發:沒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就好。

洪鄉長成發:沒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各位代表,還有沒有問題?先請洪主席先吧!

洪主席若珊:好!謝謝,等我一下。主計,麻煩請上報告台。

會議主席洪鴻斌:主計請上台。

洪主席若珊:主計好!

陳主計員雪芬: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怎麼這樣?在這個總預算案八十六頁。這是人事跟主計,你只負責算錢,這個要問人事才對。這樣子應該要人事,人事請,人事請上報告台。

會議主席洪鴻斌:人事。

洪主席若珊:主席!大會主席,人事,幫我請一下人事。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主計先下台吧!

洪主席若珊:好!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二個一起上。

洪主席若珊:那二個沒關係,人事這個我們的退職金,你後面那個說明陳中輝月退休金。陳中輝,他就是陳中輝,他沒有一個職務的名稱嗎?

翁兼人事恒忠:如果退休了,就不會有職務的名稱。

洪主席若珊:報退休他就不會有職務的名稱。

翁兼人事恒忠:對!跟主席解釋一下。

洪主席若珊:好!

翁兼人事恒忠:陳中輝隊長因為他提出退休的請求,那麼依法我們就要編列退休金。那,那這個就不會。

洪主席若珊:只要他走了。

翁兼人事恒忠:只要他具備退休的身份以後,我們就是列人名,不列他的職稱。那至於說他,我們鄉公所正在全力慰留那個陳中輝。陳隊長,慰留得成功慰留不成功,都是另外一回事。但是只要他提出申請,他有這個權利,我們就是要依法編列這筆退休金。

洪主席若珊:哦!你說的意思,我都可以明白。陳隊長,陳中輝,現在是陳隊長。

翁兼人事恒忠:他的法定職稱,還是清潔隊隊長。

洪主席若珊:他的法定職稱,還是清潔隊隊長。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那他現在坐在那裡?

翁兼人事恒忠:坐在觀光課課長,因為這是依照公務人員陞遷法第十二條,鄉長有權力調動各課室主管,做業務上的輪調。

洪主席若珊:鄉長有人事權嗎?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對!需不需要送審?

翁兼人事恒忠:如果是業務上的輪調的話,目前來講就是有二種看法。我跟主席報告一下,第一種看法是說,如果是短期內輪調的話,這個時候就不會有這個問題。那如果是長期輪調的話,比如說我們一調就是正式要發佈派令,這個時候就要送審。那我們現在面臨的一個問題,就是清潔隊隊長這個職缺,是環保行政,就是在我們鄉公所,目前並沒有這個,這個人能夠這個職缺來擔任,縱使是陳中輝陳隊長他也是一般行政。那銓敘部有特別規定說除非如果陳隊長離職,那這個就必需要用環保行政,這個職缺去頂上。所以沒有辦法調動,陳中輝陳隊長這個職缺,就這個樣子。

洪主席若珊:那以前,那以前,陳隊長坐在陳隊長的位子上,事實上也是錯誤的。可是他…。

翁兼人事恒忠:是銓敘部暫予同意,是這樣子。

洪主席若珊:但是至少他同意了嘛!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對嘛!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那我們現在這樣的方式有沒有…。

翁兼人事恒忠:我就說,對不起,主席。就是我們這樣子是業務上的輪調,在那個法理上,是沒有問題的。

洪主席若珊:業務上,那你這個程序呢?你程序上有補足嗎?

翁兼人事恒忠:我們程序上來講,就是說因為陳隊長現在來講,我們現在沒辨法去調動他清潔隊這個職務。所以在程序上我們是要在短期內的輪調,這個是在程序上,是沒有問題的。

洪主席若珊:在程序上沒有問題?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那現在我們林長固隊長,不就是黑官?

翁兼人事恒忠:沒有!林長固…。

洪主席若珊:因為他沒有,銓敘部他沒有他的名字啊!

翁兼人事恒忠:銓敘部來講,他那個林長固,還是社會課課長。

洪主席若珊:社會課課長?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那他現在坐在那裡?

翁兼人事恒忠:坐在清潔隊隊長,我就說,我們現在是依職務來,來坐這個位子。

洪主席若珊:依職務調整,需不需要有一些條件?

翁兼人事恒忠:嗯!跟主席報告來講,因為我們課室主管都是一般行政的職缺,所以只有觀光課是交通行政。所以變成來講,我們現在懸缺就是觀光課課長,然後我們的…。

洪主席若珊:停!公務人員的職務調整需要,需要考量什麼東西你知道嗎?需要考量那幾項你知道嗎?

翁兼人事恒忠:最主要是他適才適所。

洪主席若珊:錯!再給你回答一次

翁兼人事恒忠:那請主席提示一下。

洪主席若珊:你是人事,你還要問我。鄉長他是絕對有人事權,對調動你們內部,是鄉長的權力。但是他要一個職務上的調整,他要考慮三大項。第一個是他的職系,第二個是他的官職,第三個是什麼?

翁兼人事恒忠:第三個?

洪主席若珊:不知道!你們人事當多久了?

翁兼人事恒忠:三年,三年快四年了。

洪主席若珊:第三是官等,這樣講你明白嗎?

翁兼人事恒忠:了解!

洪主席若珊:那現在年底又要到了,你要請這些課長,怎麼申報財產?位子坐在這邊是沒有關係…。

翁兼人事恒忠:我們已經開始,有進行職務調整了,跟主席報告。

洪主席若珊:開始進行?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那時候開始進行?

翁兼人事恒忠:我們從上個月,就開始進行了,因為這個有牽涉到,職等的調整,我們就必需要報銓敘部。

洪主席若珊:對!那你報了幾個月,現在才在報?

翁兼人事恒忠:嗯!跟主席報告一下,因為…。

洪主席若珊:你等一下,鄉長請上報告台,請留步。鄉長!你對於你現在的團隊,工作效率?

洪鄉長成發:工作效率還好。

洪主席若珊:很好!

洪鄉長成發:還好。

洪主席若珊:還好,大概幾分?

洪鄉長成發:嗯!這幾分。

洪主席若珊:給他們評一下分數。

洪鄉長成發:如果是,我認為說我們實際上上任以後,我們現在應該整個推動還算滿順利的,那至於幾分,我不能自已去打幾分。

洪主席若珊:喔!不能給他打幾分,就是你滿意你現在工作團隊的工作效率嗎?

洪鄉長成發:但是有一部份的話,可能後續我們可能要做一個檢討。

洪主席若珊:人事,這是我十月十五號,發給你的文,到現在,你是在藐視我們代表會嗎?到現在,一點回應都沒有。喂!我是在為了開定期大會而準備,一年二次的定期大會,我跟你要資料,有什麼不對?而且我不是口頭跟你要喔!我是發文跟你要,啊!你是怎樣?這一張文來,拿上去看一下。有沒有送審,那是另外一回事,因為那是你們公所內部需求,那是鄉長的職權。但是會議我需要的資料,我沒有準備好,我怎麼來開這個會?跟你要一個資料,從十月十五號,要到現在,我都要不到的時候,這個會要怎麼開?還有一點啦!我真的不是故意要,不是故意要消遣你們啦!從開會開到現在,你們的工作的報告,每次開會東缺西缺,這是確實的事情。你們有尊重我們代表會嗎?喂!人事,看完要還我,這個文,你拿去那裡了,這個不是電子文喔!百分之百有送到你手上。

翁兼人事恒忠:嗯!跟主席報告一下,這個文我有收到。

洪主席若珊:然後呢?

翁兼人事恒忠:是我疏忽了,因為當時,我以為是說,因為我們在臨時代表會的時候,我就有送過一次名單了,那因為沒有變動,所以我就沒有重新再送。

洪主席若珊:臨時代表會,叫你送的名單,跟我這個我自己本人設計的表格,有一樣嗎?

翁兼人事恒忠:不一樣!

洪主席若珊:那你這個回答,是什麼回答?

翁兼人事恒忠:我回去,我回去馬上就補送。

洪主席若珊:現在補有什麼用?今天是最後一天的總質詢,你要來開會之前,為什麼不會想說,啊!開會也要用到,要順便帶來?還要質詢臺上面讓我這樣子問你,這樣子我對你很抱歉,你知道嗎?為難公務人員,我的心,比你更難過啦!但是如果今天沒有講,把這個問題講出來,你們根本不重視我們代表會嘛!怎麼互相,到底要怎麼互相嘛?你說你疏忽,鄉長,人事官他說他疏忽啊!這個事情要怎麼處理?

洪鄉長成發:這事情,因為他之前他有請假,我了解他身體不好有請假,請一段時間,但是沒有交待好。

洪主席若珊:鄉長,你這個回答我不滿意,我是在十月十五號喔!十月十五號,你是那時候開始請假的?

翁兼人事恒忠:從十、十一月,從十一月開始我就不舒服了。

洪主席若珊:你如果跟我說,你從去年就開始不舒服,那你不用來上班了啦!我講這句話我很抱歉,可是你的回答我不滿意,是不是?鄉長這樣子的效率,這種效率,對烈嶼鄉來講,可能不是一件好事啦!人事身體不舒服,請回座,鄉長也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洪主席來,洪主席。

洪主席若珊:還有很多問題,先給你們問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主計上報告臺。

會議主席洪鴻斌:主計請上。

吳代表福全:資料拿來沒有?

陳主計員雪芬:我以為要……。

洪主席若珊:他以為要下午,好啦!那換我,以後…。

陳主計員雪芬:因為我……。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那個吳代表。

陳主計員雪芬:吳代表,不好意思,因為我這個…。

會議主席洪鴻斌:休息一下吧!

陳主計員雪芬:這個我沒有弄那個什麼資料,我只是說有做那個,定期的我會做執行力的檢討。

吳代表福全:我這邊也大致上有一些資料,是秘書送給我的。有些時候我是認為這個資料是秘書送給我的。嗯!並不是說,因為我在質詢過程中,我當然我是可以直接問你一些事情。這些事情這是秘書送給我的,這是我們秘書送給我的。那當然我就是直接問你的狀況之下,你對於這個資料瞭不瞭解,就是對於這件事情重不重視,深不深入。

陳主計員雪芬:不好意思,我沒有,沒有碰到這個,那個我…。

吳代表福全:好,好啦!你先站在那邊,政風請上報告臺。

會議主席洪鴻斌:政風請上臺。

吳代表福全:你報告一下,行政機關貫徹十項革新實施要點,是那十項?

呂兼政風合成:公務人員要依法,還有不要喝酒,按時上下班嘛!我們還有一些做法給他嘛!

吳代表福全:十項革新辦法,這是你們政風要管的事情嘛!你對這個事情也不瞭解,因為這是缺點上面寫出來的。那我們是根據這些缺失的時候,來檢討一下,我們要如何去改進嘛!那既然這份缺失,是什麼時候的事情了。這個從七月七號,或是九月份那個主計業務的話,七月七號然後基隆市審計室,九月十五到十六號,有沒有在做處理?你如果真的有重視的話,不管怎麼樣,既然是要送給我們,你們自己心裡要有一個準備嘛!什麼是十項革新,自已都搞不清楚了,那如何去推展了。

洪主席若珊:政風嗎?

吳代表福全:因為啊!這裡面有提到,等於是所有鄉鎮市公所,都有這種現象,那上面寫請撙節財源,那個支用的經費,不得辦理非必要之禮品採購,及聯誼餐敘。那當然我們需要去檢討啊!什麼地方該做,什麼地方該做,有些時候不必講說餐敘啊!各方面啊!這有很多空間去檢討,你對這些東西都不瞭解的狀況之下,難道你這些缺失就永遠讓它延續下來嗎?政風,你有什麼改進的方式啊!

呂兼政風合成:我們針對那個缺失,來請主計,跟各課啊!針對那個缺失逐項來改進。

吳代表福全:因為這項目,主管業務檢察業務是在主計身上,但是這個業務是在各課室身上,督導是你政風在督導。這裡面啊!項目很多,啊!我、我、我,我沒有這個必要,在這裡一項一項跟你在那邊列,一項一項跟你在那邊做檢討。只是說這些既然是屬於人家來檢查的,一些重要的缺失。就算代表會,能夠盡量去支持你,支持你們讓你什麼事都做的狀況之下,有些不合規定的地方,你們也要去把它改進過來。

洪鄉長成發:吳代表,我補充說明一下,好不好?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個請鄉長說明一下。

洪鄉長成發:好,那有關餐敘這個問題,實際上我上任以後,對這餐敘這部份也很少,有時候是因為外賓來,縣政府每年都會給我們,今年是補助我們四十六萬多嘛!這有時候是中央部會來,還是相關的要到小金門來,可能有時候到這邊,可能要盡地主之誼。實際上這餐敘,也是大家

吳代表福全:鄉長我瞭解這個意思。

洪鄉長成發:再來一個問題,我們的經費也是相當拮据,那有一部份的經費是我本身自己沒有用到。像我們這次縣運會的時候,慰勉我們學區四個學校,包括高職、高中,每個學校三仟元,也是我自己掏腰包,也沒有動用到公所的錢。那是你剛剛提到政風這部份的話,實際上我們裡面也是,我們鄉公所的主管會報的時候,我也是經費的問題,錢的問題,尤其主計這邊,要特別注意,我也是不要,不希望說公務人員去做違法的事情,因為他們有二、三十年的年資了,他們後續還有一筆退休金。所以我是時常在提醒,都在提到這個問題,提醒他們有關經費支用的問題。只要違法的事情,我相信主官也不能交辦,叫他們去做違法的事情。這個事情我特別交待我們主計的部份,所以這事情我補充說明。

吳代表福全:鄉長請坐。

洪鄉長成發:謝謝!

吳代表福全:講這個意思,不是代表說,剛剛鄉長做這方面的解釋,我們並不是,因為這個東西並不會構成違法,這只是一些缺失。我們是看承辦人員,對這些東西到底有沒有重視。喔!這些缺失我們可以檢討,降低到最低。並不是說餐敘全部都免掉,這些東西說實在有些他有必要性的,有非必要性的。那必要性一定要做的,那我們就一定要做。那再來就是說這個職務上面的人,對這些東西瞭不瞭解,因為說實在的,他既然都已經都給他寫一個十項革新的要點,那既然十項革新要點的時候,我們都不瞭解的狀況之下,你如何去推展這個業務?我們的癥結點是在這個地方,並不是在於說你的餐敘對不對,沒有這個意思。也就是餐敘的話根本也不會構成違法,只是說會不會造成一些缺失,像這個東西我希望會有所改進,這個部份。然後主計我再請教一下,那政風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政風請回座。

吳代表福全:我們現在的臨時人員,我們現在臨時人員,在你預算裡都有看到提撥百分之六的退休金。那我現在就是說,因為現在勞退新制之後,對於這些臨時人員,還有沒有其它的退休金。

陳主計員雪芬:那可能要轉到勞保那邊的那個,沒有什麼退休金  ,臨時人員沒有。

吳代表福全:對啊!就像早期在還沒有勞基法實施之前,在縣政府或是公務機關單位,都有訂一個條例,退休的時候給與十個月的那個,那個工資。

陳主計員雪芬:那是約僱人員。

吳代表福全:約僱人員的部份。

陳主計員雪芬:滿十年才有。

吳代表福全:好,那所以說臨時人員

陳主計員雪芬:嗯!

吳代表福全:臨時人員其實就沒有所謂年資中斷不中斷的問題。

陳主計員雪芬:對。

吳代表福全:所以說這個部份的話,那個既然勞退新制的部份,有在做提撥。

陳主計員雪芬:嗯!

吳代表福全:所以說這些臨時人員,就算是離職跟在職,都不受年資中不中斷的影響。

陳主計員雪芬:因為是看他們的勞保中不中斷跟你年資沒有那個,我們只幫忙提撥百分之六的那個,退職金而以。

吳代表福全:喔!所以說這次因為有討論到一些臨時人員的時候,因為有些時候還有人提出說考量年資的問題,因為這個地方,所以必須要了解一下。其實依照勞基法的規定,應該不受這個限制,除非,除非他是選擇勞基,勞基法的舊制。但是問題臨時人員不適用這個部份。所以說我現在是特別看了一下。

陳主計員雪芬:嗯!

吳代表福全:所有離職人員,提撥百分之六。

陳主計員雪芬:都有提撥百分之六。

吳代表福全:也都有提撥。

陳主計員雪芬:嗯!

吳代表福全:好。請回座。

陳主計員雪芬:好。謝謝。

會議主席洪鴻斌:主計請回座。那個洪主席。

洪主席若珊:我要再請建設課課長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上臺。

洪主席若珊:課長請教一下。像剛才我們早上我問你那個問題,像類似我們這種,名稱與施做地點不符的現象,這種工程,我們公所大概還有幾件?

蔡課長輝詩:我想只有離島建設條例這幾件,只有三件而已,應該以後不會有這個情況。

洪主席若珊:以後不會有這個情況。

蔡課長輝詩:對。

洪主席若珊:啊!你這一部份確實有疏失嗎?

蔡課長輝詩:對,有疏失。

洪主席若珊:要怎麼檢討?

蔡課長輝詩:因為我這個也是按正常的程序發包啦!只是名稱不符而已啦!

洪主席若珊:名稱不符,可以變更,啊!要變更的時候要跟縣政府核報嗎?

蔡課長輝詩:嗯

洪主席若珊:就是要再報縣政府嗎?

蔡課長輝詩:宋技士是跟我講說,已經跟他們主辨單位協調過啦!

洪主席若珊:宋技士。

蔡課長輝詩:嗯!對。

洪主席若珊:那如果在這件事情,有疏失的情況,宋技士是要該怎麼處理?

蔡課長輝詩:我們再深切來檢討。

洪主席若珊:送一份報告來代表會,可以嗎?

蔡課長輝詩:可以。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回座。

洪主席若珊:烈嶼鄉最大課。課長請上台。我是八月一號上任的。

洪課長國棟:對,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八月一號上任,我接著開臨時會嘛!對嗎?

洪課長國棟:對。

洪主席若珊:臨時會裡面我要求你什麼?

洪課長國棟:臨時會是嗎?

洪主席若珊:嗯!這裡有資料,要讓你找嗎?你們要來開會,當年度的資料也不帶,上一次會議的記錄也不看。你們到底是,你到底啦!你,我不能說你們,對不起,因為只洪課長。你到底是,來開會幹嘛?是來充人數嗎?這樣子講真對你很抱歉勒!但是這種態度,這種態度有很大的問題吧!這種工作態度沒有問題嗎?你自已怎樣看待自已的工作,你講一下。

洪課長國棟:那我就盡我的本份來做我的工作。

洪主席若珊:大聲一點。

洪課長國棟:盡我的本份做我的工作。

洪主席若珊:盡你的本份做你的工作。

洪課長國棟:嗯!

洪主席若珊:那你資料都有帶嗎?大聲一點,麥克風把我朝上一點,那邊錄音錄不到。

洪課長國棟:是那,主席,那一方面的資料請幫我提示一下。

洪主席若珊:那一方面的資料,我幫你提示一下。你站著想五分鐘,我陪你站。上次臨時會是八月十一號開的,八月十一號開的,我們現在是十一月,才三個月的時間而已。才三個月的時間,也就是等於說已經過了一百天,這件事情你還沒做,一年的三分之一,那你的效率在那裡?

洪課長國棟:三個月我做了二個,要我提出二個報告,一個南塘爆炸案的一個報告,還有加油站的經營專題報告。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上次

洪主席若珊:上次嘛!

洪課長國棟:對。

洪主席若珊:上次臨時會嘛!

洪課長國棟:對。

洪主席若珊:然後呢?然後呢?我們上次代表會開完之後,上次臨時會我們裡面的代表,對於我們加油站的經營管理的專題報告不滿意,叫你重新再做一份報告來。到現在都石沉大海,這件事情你有記在頭腦裡面嗎?

洪課長國棟:有,這個我們現在是在經營管理方面,我們是朝向說

洪主席若珊:我沒有在問你說朝向那裡?我是在問你這個事情。這件事情你有沒有記在你的腦袋裡?

洪課長國棟:有,有,這件事情我有記住。

洪主席若珊:已經過了一百天了,現在在開會,還忘記,還叫我提醒你,你說你記在你的腦袋裡,到底是記去那裡?

洪課長國棟:因為這個報告我們要做的話,還要再分析一下,我們這個地區的加油的經營狀況,我們有跟那個中油在協調,盡量在降低我們的成本來經營這樣,那我們不以營利為目的。

洪主席若珊:你越講你越糟糕。一百天了嘛!因為你要分析嘛!對不對?

洪課長國棟:對。

洪主席若珊:一百天你要分析嘛!然後你分析過來,你們今年的一百年的公共造產基金預算還是負的,那你在分析什麼?

洪課長國棟:我們實際上我們到十月份,我們是賺了五十幾萬。

洪主席若珊:我沒有說,不要短斷章取義

洪課長國棟:帳面上。

洪主席若珊:不要截一段,我們是整年度來看這件事情,主計上來報的時候會說我們三月、四月剩多少?五月剩多少?六月剩多少嗎?會有這種說法嗎?

洪課長國棟:那報告主席,我說明一下,因為當初我們有提列購買加油機的問題,那加油機確實我們是沒有買這個資產。那這個資產是有列入這樣。

洪主席若珊:你不用回答我這個問題,我沒有問你這個問題。這是上一次臨時會,代表會叫你做的一個報告,叫你重新送過來你沒有送到,這就是你的缺失嘛!有這件事嘛!

洪課長國棟:有。

洪主席若珊:要不要看會議紀錄?

洪課長國棟:有。

洪主席若珊:有嘛!怎麼處理?鄉長請上報告臺。會議主席請鄉長上報告臺。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

洪主席若珊:鄉長。

洪鄉長成發:對於這個事情,我們要好好檢討。內部要好好檢討。

洪主席若珊:鄉長我真的對你很抱歉。因為你看你來開會,你的團隊1234567824681010個。公所你帶過來10個人包含你嘛!我們剛才到現在只有問到幾個人,然後不是缺資料的,就是把事情忘記的,要不然就是有疏失的。如果我今天在這個議事堂裡面,我知道這件事情,但是我沒有反映的話,我會對不起我的選民,是不是?那我反映了,我覺得這些人都是年長的人,我覺得我對他們很抱歉,如果你是我,該怎麼做?

洪鄉長成發:我同樣的,也是這種想法,因為現在我們實際上,因為我們烈嶼鄉是一個離島,實際上像我們之前的話,蔡課長沒有來的時候,我們實際上那時候觀光課的課長就兼…。清潔隊的隊長就兼觀光課的課長。而且,對,觀光課的課長。如果說實際上包括我們現在有些人員,可能也沒有意願到我們這邊來,來服務啊!這也是一個後續的一個隱憂。那至於課長部份的話,因為之前我上任他們這些課長,以前就任用了,對不對?如果說實際上,包括剛剛你提出這人事調動這個問題,因為我們鄉公所實際上所有的幹部,我們大家在小金門都瞭解,在這個位子有的已經時間也幹得滿長的,那只是調動一下而已,也是一種新的歷練。那說不定我們如果說不適任的話,我們可能後續也會再做一個調整,這一部份的話我,我本身也有這種想法。

洪主席若珊:你自己也有。

洪鄉長成發:對,對!有這種想法,那包括你看現在我們原本的話,我本身發掘那一個課有問題的話,整個政務沒有辦法推動的話,我都有在想。都有在想,只是說我們這邊的人的話,可能明年度,到明年度還來不及,到一百零一年的時候,我們可能要把裡面,所有我們原本正式編制的人員要補齊,因為我們現在原本的編制二十三個正式的人員。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但是我們現在只有十九個人,還缺四個人。那整個縣政的運作來推動,實際上這個人員一定要補齊。那依我瞭解以前在縣議會的時候,包括縣政府整個各局室的整個編制裡面,他們的人員編的名額是不足的。所以大部分都用一些約僱、約聘,現在縣政府每一個課他們裡面,實際上他編制的人員很少。一個課可能只編制到三,四個,二個、三個,甚至只有一個而已。那其他的都是用約聘、約僱來聘用,都是這樣子,因為我們烈嶼鄉是一個離島,所以有的人到這邊

洪主席若珊:我們鄉公所有的難處,我們代表會的同仁每一個人都支持。

洪鄉長成發:像這個問題的話,我們實際上我發現有問題,包括我們辦的活動,有時候因為我們各課辦的活動的話,我雖然我在那邊,實際上剛開始,有時候我要尊重他們,也不要說鄉長管得太多了,對不對?那經過辦了以後,我在現場瞭解一下,我也發覺到很多問題,包括吳代表提出的,我們辦了幾次活動,實際上我們馬上就知道,後續我們要如何來改進,這些我都有在注意。

洪主席若珊:謝謝鄉長,鄉長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回座。那個洪主席。

洪主席若珊:嘿!

會議主席洪鴻斌:我們時間有限喔!你問的,麻煩你簡單,然後實際一點。

洪主席若珊:是回答的人要簡單。

會議主席洪鴻斌:對,一樣啦!那我們請回答的人,等一下回答簡單一點。

洪主席若珊:對,是請回答的人簡單。

會議主席洪鴻斌:好不好,時間有限。

洪主席若珊:阿棟課長。

洪課長國棟: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你做這個課長感覺如何?

洪課長國棟:我是

洪主席若珊:好做嗎?

洪課長國棟:我是盡我的本份來做。

洪主席若珊:我是問你好做還是不好做?我並沒有問你說盡本份,公務人員沒有盡本份會被抓去關。

洪課長國棟:公務人員不能說不好做啊!

洪主席若珊:不好做喔!

洪課長國棟:不是說不好做,應該我們有領公家薪餉的話,就是盡我們自己的本份來做工作。

洪主席若珊:啊!不然不盡喔!

洪課長國棟:對啦。

洪主席若珊:不盡,政風在那邊。我剛才講的,你有記下來了嗎?

洪課長國棟:有,記起來了。

洪主席若珊:有記起來了,知道要怎麼做了嗎?

洪課長國棟:知道。

洪主席若珊:什麼?

洪課長國棟:知道。

洪主席若珊:你大聲一點。

洪課長國棟:知道。

洪主席若珊:用麥克風啦!

洪課長國棟:知道。

洪主席若珊:好啦!謝謝啦!

洪課長國棟:謝謝主席。

洪主席若珊:等一下。等一下我再看有沒有你的問題,省得叫你讓走來走去,請回座。

洪課長國棟:謝謝!

會議主席洪鴻斌:洪課長請回座。

洪主席若珊:還有問題嗎?

會議主席洪鴻斌:其他代表還有問題嗎?

洪主席若珊:來,你繼續,你繼續。

會議主席洪鴻斌:我們請林代表。

林代表長耕:請清潔隊。

會議主席洪鴻斌:林隊長請上臺。

林代表長耕:隊長。

林隊長長固:代表好!

林代表長耕:這樣不對,應該是大隊長吧!

林隊長長固:不敢。

林代表長耕:剛才我們主席有請教過你,你領導了一百多個,我想你那個章程可以送來重審,叫烈嶼清潔大隊,好不好?

林隊長長固:不敢。

林代表長耕:因為我覺得你任隊長的主觀意識太強烈,真的,我看你在那個報告中不是率,就是隊長率,我覺得你的主觀意識太強了。還有你在工作報告中,該不是你的業務你就不要寫了,你看人家一問的話,是不是?你的業務是不是太多了?清潔隊用來辦這個或協辦那個。我想以後你沒有的話,不要在工作報告中來報告。好不好?

林隊長長固:一定改進。

林代表長耕:好不好?那我想你領導的團隊是有一百多個人,我想工安是不是很重要?

林隊長長固:重要。

林代表長耕:那你在你領導接隊長的這段時間裡有沒有發生過意外?有沒有?

林隊長長固:有一、二個有割草的時候受傷過。

林代表長耕:除了割草受傷外,還有沒有其他的?

林隊長長固:工安事件倒是沒有。

林代表長耕:如果沒有記錯的話九月八號,第一個登陸颱風那個夜晚,你清潔隊有沒有人受傷?有沒有?你有沒有去關心過?有沒有?

林隊長長固:我知道是

林代表長耕:有沒有?

林隊長長固:有,那個

林代表長耕:那你不是說除了割草,以後就沒有了嗎?

林隊長長固:洪福安有點受傷。

林代表長耕:沒有,不是這個。還有呢?還有人受傷。

林隊長長固:那我就不曉得。

林代表長耕:你幹個隊長你那個工安,你那個團隊那麼重要,你那個有人受傷,你連去關心去慰問都沒有,知不知道?你可以到署立醫院去查病歷,98號你清潔隊裡面,就在你內部發生的事件,我本來這次下鄉考查,要去看看你們內部到底是什麼原因?9 8日第一個登陸颱風那個夜晚,你們裡面有人受傷?我沒有騙你,你去查一下。查一下然後再向本席報告,好不好?

林隊長長固:好。

林代表長耕:那你工作報告上,有九十九年營造永續優質環境衛生計畫,那這個推動計畫,我們補助的是不是二百萬?

林隊長長固:是。

林代表長耕:我請教你這二百萬,你做了那些計畫?

林隊長長固:目前只做了一個發包給這個顧問公司,目前已經做到幫我們整個二十六個自然村,在做一個環保的示範區的這樣計畫,這個月的三十號馬上來做期中簡報。

林代表長耕:那我知道那你,對,你一個二百萬的計畫,你爭取到多少的經費?

林隊長長固:就是二百萬,就是補助二百萬。

林代表長耕:二百萬只是規劃費,對不對?就是規劃費嘛!二百萬只是規劃費嘛!對不對?

林隊長長固:是,對。

林代表長耕:二百萬規劃費,你請人家二百萬來規劃,那你整個經費爭取到多少錢?有沒有去爭取到經費?

林隊長長固:這個規畫案完以後,整個案子再送到環保局轉陳環保署,做為以後來年來年環保署對於我們本鄉,看這樣子的一個示範區的規劃,是不是很恰當,他們會陸續的補助我們,應該是這樣子。

林代表長耕:是陸續嗎?到目前都沒有嗎?二百萬一個整體一個規畫案,我是問這二百萬你.

林隊長長固:這二百萬我們發包出去是一百四十幾萬。

林代表長耕:對。

林隊長長固:啊!其中我們有三.

林代表長耕:一百四十幾萬你爭取到多少?我看你報告中不是去那個嗎?去台北參加那個嗎?有沒有去爭取經費?

林隊長長固:喔!另外這個案子,明年也已經受補助也是二百萬,明年一百年也,這個案子我們去年也去參加那個會議以後,我們寫的計劃一百年,也是一百年目前也是補助二百萬。

林代表長耕:就是優質環境衛生計劃?

林隊長長固:對,二百萬

林代表長耕:我的意思是說你請人家一百四十幾萬去規劃,然後去向應該是環保署爭取到多少經費?有沒有去爭取到經費?有沒有?不然你請教老隊長看有沒有什麼經費?

洪鄉長成發:我補充一下。

林代表長耕:好,你補充。

會議主席洪鴻斌:鄉長請說。

洪鄉長成發:這二百萬是

林代表長耕:規劃費嘛!

洪鄉長成發:環保局給我們,先前規畫就二佰萬,二佰萬它有一百五十萬是委託設計公司來規劃。那我們現在他們那個清潔隊是把二十六個自然村,由這個規劃公司他們專業來規劃。

林代表長耕:對,對。

洪鄉長成發:我們後續要做什麼東西,那報上去以後,這預算在建設的經費跟規劃的經費是

林代表長耕:是二碼事,我知道。

洪鄉長成發:是二碼事。

林代表長耕:我的意思是說你花了一百多萬,去請人家規劃,有沒有爭取到經費?爭取到多少?

洪鄉長成發:但是一百五十萬是他們硬性規定,說你一百五十萬,要去做規劃這個事項。

林代表長耕:沒錯,我是說你花了一百萬去規劃,有沒有去爭取到經費?

洪鄉長成發:那這個報上去可能,報上去以後可能

林代表長耕:我問你花這麼多錢請人家規劃。

洪鄉長成發:這是他們

林代表長耕:規畫下來,你到底有沒有去爭取到經費?我問的是要問這個。

洪鄉長成發:但是這一百五十萬硬性規定,你就是要請顧問公司先規劃。

林代表長耕:我知道。先規畫,規畫是沒錯,有沒有去爭取到經費這樣?

洪鄉長成發:這個經費明年

林隊長長固:還沒有送出去。

林代表長耕:還沒送出去,你爭取到經費的時候,再跟本席報告好了。

林隊長長固:是。

林代表長耕:我意思是這樣。

林隊長長固:是。

林代表長耕:我想你當一個清潔隊長,在你的工作職掌內,除了掩埋場之外,那整個清潔環境的維護,我不知道有沒有責任區的劃分?如果沒有責任區的劃分,你怎麼來給這些清潔隊員來作考評呢?

林隊長長固:有,有清潔的劃分。

林代表長耕:我看你都清潔劃分都沒有,都是清潔隊,責任區有沒有責任區劃分?

林隊長長固:有。

林代表長耕:沒有,那你再去看看你的報告,那裡有劃分?都是一個鄉嘛!沒有責任區的劃分。我記得你上次清潔隊還有林湖村、西口村這樣去劃分,你沒有去劃分你怎麼來給他們做考評呢?怎麼考評呢?都一樣的嘛!上次我記得我在當代表,你們清潔隊好像也有責任劃分嘛!你在清潔隊有沒有責任區?

林隊長長固:有,我們有重新劃分過。我們,我們…。

林代表長耕:但是在你報告中我沒有看到,看不到,看你們你都是,你都是整體嘛!你都沒有劃分嘛!

洪鄉長成發:他有劃分。

林隊長長固:我有

林代表長耕:那你報告你為什麼不寫呢?

林隊長長固:是。好,是。

林代表長耕:對不對,又在應付我們嗎?你要去寫啊!我想資源回收是專款專用。那我記得在審預算的時候,我們主席有請教你,說你那個資源回收能不能用,你說不行,對不對?你有說不行,你說主計說不行有沒有?

林隊長長固:我是講人事部份,資源

林代表長耕:對,你說資源回收錢不能用人,對不對?主席你有問他這樣嗎?

洪主席若珊:有啊!

林代表長耕:他說不行,你說不行。

洪主席若珊:那個有記錄的啊!

林代表長耕:對啊!但是我在你整個上次臨時會報告上,你就有用到資源回收的錢。然後去請人做道路打掃跟綠網,那這個是對的嗎?主計你講一下,在審預算的時候你還說不行,對不對?但是結果在臨時會報告中,你就已經動用到資源回收的錢。

陳主計員雪芬:報告林代表,因為他那時候,會的時候我是

林代表長耕:我跟你講資源回收的錢是專款專用。

陳主計員雪芬:對。

林代表長耕:他這樣使用恰不恰當?

陳主計員雪芬:他是我有跟他講,他裡面有勞務可以請。

林代表長耕:他為什麼?

陳主計員雪芬:我是說請

林代表長耕:他為什麼?

陳主計員雪芬:要用在資源回收才可以請。

林代表長耕:那我請教你,為什麼我們主席在審預算的時候,就有問你們這個資源回收的錢可不可以用呢?我們清潔隊長還說不行。對不對?

陳主計員雪芬:有啦!

林代表長耕:他是說問你行不行,你說不行對不對?有沒有這回事?

陳主計員雪芬:因為他是我說要專款專用,要放在資源回收才可以。

林代表長耕:你針對我的問題回答就好。

陳主計員雪芬:請的人要放在資源回收。

林代表長耕:我知道,你針對我的問題回答。

會議主席洪鴻斌:回答有或沒有。

陳主計員雪芬:就是要放在資源回收裡面做才可以。

林代表長耕:對,但是你去看那個報告,那個資源回收的錢,你請的人在幹什麼?你用資源回收的錢請的人在幹什麼?你去看看。

洪主席若珊:余文治自然村環境維護,本所資源回收專款八百元。

林代表長耕:對不對?這樣做對不對?

洪主席若珊:陳良芬。

林代表長耕:這樣做對不對?政風,這樣做對不對?

洪主席若珊:美化助理、綠網,本所資源回收專款九百元。

林代表長耕:對不對,你不是說不行嗎?為什麼又發生這種事情呢?主計這樣對嗎?要不要把它追回來?那些錢把它追回來,因為你們那個有條例的喔!要專款專用的喔。

陳主計員雪芬:陳良芬那個還有弄資源回收的,他有相關資料要登錄。

林代表長耕:對啊!問題是你報告,不要去弄這個,我不管。

陳主計員雪芬:對,我是強調這樣。

林代表長耕:那你給我報告的資料,你就做資源回收,你為什麼要寫綠網呢?

洪主席若珊:可以簡單回答。

林代表長耕:你為什麼要寫這樣,寫這樣?你不是說資源回收的錢,你就寫資源回收,你這樣我看到你把資源回收的錢,拿去請其他工作。

洪鄉長成發:林代表我再說明一下好不好?

林代表長耕:好。

洪鄉長成發:剛剛有關林代表提出的問題,我在這邊我瞭解的說明一下。那實際上這二個人,因為我們資源回收裡面的人,不是全部由資源回收的經費來用。那有些那裡面有一些是行動不便的,但是也是用其他的,所以這個是可以

林代表長耕:鄉長你不用再解釋了,你這樣時間會拉得太長了。我是說既然資源回收是專款專用,那以後你報告中,就寫專款專用。你把資源回收,拿去揚塵道路,拿去做綠網,你說政風這樣有合法嗎?因為我是根據你的報告,這樣有合法嗎?專款專用這樣有合法嗎?有合法嗎?不合法嘛!你知道不合法,你又故意寫這個報告來給我看。自己打耳光嘛!難道是我故意找你的麻煩不是吧?不是嘛!我刻意去找麻煩嗎?不是嘛!對不對?是你自己,有時候你們自己去看一看嘛!自己去瞭解一下,再送報告來嘛!對不對?我這樣有隨便講你們嗎?沒有亂講你們,因為你實際在報告裡就是寫這樣嘛!

洪鄉長成發:報告有問題啦!

林代表長耕:有問題

洪鄉長成發:你講有問題,實際上我也有問過主計,問說這二個人當時來

陳主計員雪芬:只要有用資源回收的工作就可以。

林代表長耕:我不管,怎麼用我不管,你就照報告,你就寫資源回收工作就好,我就沒有這些疑慮了嘛!以後我就不會產生這些疑慮了。

呂兼政風合成:檢討改進。

林代表長耕:好,那隊長我再請教你,你那個清潔隊裡面,除了國有地的撥用,裡面還有很多私人土地,對不對?那以前鄉長有講,把那個營區再移撥進來,那個叫什麼營區?

林隊長長固:陽山營區。

林代表長耕:陽山區嗎?那個叫什麼營區?我看一下,那個叫陽什麼區?上面那個叫陽什麼區?你不知道?陽山的陽,山頂的的頂,陽頂你有去瞭解嗎?

林隊長長固:不瞭解。

林代表長耕:為什麼不去瞭解呢?那些私人的土地你怎麼去處理?因為馬上那些私人土地人家會可能要回去。那你清潔隊可能要去,那些私人的土地你要怎麼去處理?裡面除了國有地還有很多私人地,到時候人家如果要的話,你要怎麼去做?別人要討回去,你那些清潔隊你要怎麼辦?我問你,你要怎麼做?

林隊長長固:沒有想到這些,這些我們要通盤檢討,這個土地

林代表長耕:土地人家要討回,到時候你清潔隊要遷到那裡去?這個也你要考慮,除了國有地外,那裡面私有土地你怎麼去解決?對不對?

林隊長長固:對。

林代表長耕:那陽頂區,陽頂營區是公有土地還是私有地?

林隊長長固:裡面大部份是公有地。

林代表長耕:有私有地?

林隊長長固:有,有。

林代表長耕:你去把那些資料查清楚。

林隊長長固:我目前我沒有去想到這些。

林代表長耕:那我請你你要去深入一下。把那個私人土地趕快調出來,看那些人的好不好?

林隊長長固:是。

林代表長耕:你整個清潔隊裡面,那些是公有那些是私有的,我希望你做一個全盤的瞭解,然後下次再請教你好不好?

林隊長長固:好,是。

林代表長耕:好,那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回座,請林代表休息一下,請洪主席,洪主席請發言。

洪主席若珊:謝謝大會主席,大課長。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上臺。

洪課長國棟: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加油站現在誰在管的?

洪課長國棟:加油站現在我們一位村幹事在幫忙管理,李博豪。

洪主席若珊:李博豪在幫忙你做事情?

洪課長國棟:嗯!

洪主席若珊:那你,你的職稱是什麼?

洪課長國棟:我當時是編站長。

洪主席若珊:站長。

洪課長國棟:是。

洪主席若珊:大站長,來,現在加油站的產權是?

洪課長國棟:產權是那個縣政府,我們給他借用的。

洪主席若珊:我們給他借用的,縣產嗎?

洪課長國棟:對,縣產。

洪主席若珊:喔!好。那你雇用人員呢?

洪課長國棟:雇用人員現在也雇用了,三個臨時人員,一個葉泓鑫,一個黃景鵬,一個洪苑菱。那葉泓鑫的薪資是一天一千一百塊,那其他二人是一天一千這樣。

洪主席若珊:一個是一千一百塊,一個是

洪課長國棟:二個。

洪主席若珊: 二個是。

洪課長國棟:二個都是一千,對。

洪主席若珊:二個都一千的。好,如果以公共政策來講的話,加油站設在那裡,是重要的嗎?這種觀念你有嗎?

洪課長國棟:有啊!

洪主席若珊:啊!是在那裡?

洪課長國棟:在那裡!因為…。

洪主席若珊:你有什麼看法嗎?

洪課長國棟:看法是我們當時縣政府的設施就在那裡。在那裡我們接管過來,為了要制衡我們的油價。

洪主席若珊:制衡那個

洪課長國棟:不是啦!原先我們的油價,是比大金門貴了一塊多嘛!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那鄉長的

洪主席若珊:鄉長。

洪課長國棟:那個報告他的那個政見裡面,有提出一條說,我們加油站要,要那個就是要照顧我們鄉親的這個權益。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那鄉長上任以後,他就積極的爭取,這個加油站的問題。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然後,我們要回來以後。就是我們油價現在是比大金門便宜一塊錢。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那相差就等於一公升的,可能要差二塊多這樣。

洪主席若珊:我們鄉長的努力,是有目共睹的。但是啊!萬一還是發生公安事件,依鄉公所的實力來講,我們有能力去處理嗎?

洪課長國棟:公安事件,我們有投保一千萬的那個意外險。

洪主席若珊:針對誰投保。

洪課長國棟:針對那個,他是整個在裡面的是有一千萬,一千萬的意外險。就是每個人最多是二百萬這樣。

洪主席若珊:一千一那個跟二個一千的,投保而已嗎?

洪課長國棟:沒有,就是裡面的,那個園區的作業人員。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他們有投保勞保。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我們有幫他們投保勞保。

洪主席若珊:對。

洪課長國棟:那就是加油站的人員,最多是賠償到一千萬這樣。

洪主席若珊:啊!如果去加油,不小心炸死呢?

洪課長國棟:就是在一千萬裡面,最多賠償到一千,我們投保到一千萬這樣。

洪主席若珊:一千萬。

洪課長國棟:對。

洪主席若珊:公安事件,指的是大的公安事件,不是小的工安事件,如果一但發生公安事件,我相信我們公所沒有辦法處理,這個論點,你認同嗎?

洪課長國棟:那這個…。

洪主席若珊:認不認同?

洪課長國棟:那這一點,我們是對那個,我們加油站的員工,在…。

洪主席若珊:我在問你認不認同?

洪課長國棟:認同啊!

洪主席若珊:啊!如果認同,這加油站,你一定要當站長嗎?讓縣政府去做就好了嗎?油價,油價太高,是因為縣政府沒有照顧我們烈嶼鄉親,不是我們鄉長的問題,這是縣政府要替我們烈嶼做的,那是縣政府欠我們烈嶼的公道。是怎樣你這麼愛做這個站長幹什麼?你這麼愛做這個站長喔!不然政風的讓你兼好了啦!你那一天不是

洪課長國棟:因為這個當初因為,主席我報告一下,因為當初我們這個油價高於大金門,每公升差不多一塊五左右。那這個長期一直講的話都沒辦法解決

洪主席若珊:停,停!我不是在跟你講這個,我是在跟你講,油價太高,不論當初,是誰來做這個加油站。油價太高,那是縣政府沒有照顧我們,不是廠商,廠商當然是賺愈多愈好啊!如果是我,你當老闆,你當然也會想要賺多一點,如果是我,我也是一樣。問題是你縣政府你要照顧我們烈嶼人啊!你們縣政府你替我們做了什麼?你選縣長的時候,你有投票嗎?

洪課長國棟:有啊!

洪主席若珊:那就對了嘛!那他為什麼沒有照顧我們,他有照顧我們有沒有?這個加油站幾十年了?幾十年,你說一下來。

洪課長國棟:加油站,從差不多七十幾年開始的。我不太記得

洪主席若珊:正是啊!我們被欺負這麼久了,你又去把他接過來,為了一塊錢,你這麼沒有格?這本來就是他們要替我們做的,不是我們自己去承接來自已擔,如果發生事情呢?現在有比較多了,前幾天是二十八萬,鄉公所剩二十八萬啦!雖然有保險啦!如果出大事情,你承擔得起嗎?

洪鄉長成發:主席,讓我補充說明一下,好不好?

洪主席若珊:鄉長不用。謝謝!還有,還有,等一下,九十九年三月二十九號,你們開臨時會,那時候我還沒有上任,你們送了一份加油站的事業計劃書過來,給他們當下,當下,這個呢?當下,以前的三位啦!我的三位老同事看。三月的時候你們送第一次,為了加油站,第一次送計劃書過來,第二次的時候,就是在九十九年第九屆第八次第五會次定期會的時候,在記錄的一百三十九頁,第八次,你記得那時候發生什麼事嗎?你記得那時候發生什麼事嗎?(方建裕)

洪課長國棟:嗯!因為…。

洪主席若珊:馬上去這個資料,課長有一點忘記了,請他唸一下,唸給我們所有的人聽,唸到這些就可以了。好,這個你可以坐著唸的,你如果腳酸可以坐著唸。

洪課長國棟:那就是唸我上次報告的部份。

洪主席若珊:好。

洪課長國棟:好,主席。會議主席,還有主席,還有各位代表,那我是報告上次第八屆第八次,第九屆第八次定期大會第五次的那個會議紀錄。我本人報告的是公共造產基金的部份,金門縣烈嶼鄉公共造產,烈嶼鄉加油站公共造產基金,業務計劃及預算說明,壹、基金概況,設立宗旨:為顧及油價穩定的供需,提供烈嶼地區,居民之基本生活必需,必要所需,也能也期能豐富鄉庫,便於興辦鄉鎮各項公共事務,以回饋鄉民提高生活品質為宗旨。

洪主席若珊:你唸這個就好,唸這些就好,黃色的給我唸出來就好。

洪課長國棟:那有關於第三點是,長期債務舉債及償還,那是向金門縣地方建設開發基金,當初是因為我們開檢討…。

洪主席若珊:停。

洪課長國棟:無息貸款八百萬元,分十年攤還,我們寬限期是一年,那分七年,每年攤還是九萬六。

洪主席若珊:這是每年攤還九萬六嗎?你們這報告有問題,這是每月攤還九萬六,每年攤還九萬六,要還到何時?上次的報告也有問題,這次的報告也有問題,每次都有問題,這是你們那時候的會議資料,來,你唸過了嗎?

洪課長國棟:嗯!唸過了。

洪主席若珊:無息嘛!我真的會被你累死!無息,啊!現在變有息嘛!啊!你是在欺騙,你們是在欺騙代表會嗎?你是在欺騙代表會嗎?

洪課長國棟:沒有,主席我再報告一下,因為當初是…。

洪主席若珊:不用。是不是無息變有息?

洪課長國棟:因為當初我們在開…。

洪主席若珊:停。我現在問你,是不是無息變有息?

洪課長國棟:現在是有息,對。

洪主席若珊:對,好。你這麼喜歡做加油站,你害我們洪鄉長,成為烈嶼第一個舉債的鄉長,你知道嗎?啊!你知不知道?

洪課長國棟:那我們加油站,現在是沒有舉債啦!

洪主席若珊:沒有舉債?

洪課長國棟:沒有。

洪主席若珊:你八百萬還清了嗎?

洪課長國棟:八百萬現在,七百萬在存銀行。

洪主席若珊:存銀行利息多少?

洪課長國棟:利息,利息可能不到那個,還不到因為我們借的是

洪主席若珊:沒有,你回答我就好,大會主席,你不是說要簡單扼要,你是在…。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洪課長。

洪課長國棟:嗯!好。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個洪課長,問的你回答有或沒有,多少就好,其它的不用解釋。

洪主席若珊:來,來。

會議主席洪鴻斌:請繼續。

洪主席若珊:你現在存七百萬嗎?啊!然後呢?

洪課長國棟:啊!我們借的是八百萬嘛!

洪主席若珊:啊!對啊!

洪課長國棟:啊!利率是百分之一。

洪主席若珊:我知道,這個我都知道,這我都很了解。啊!利息呢?

洪課長國棟:利息可能是差不多,零點七八左右。

洪主席若珊:零你個屁!我是在問你說,你七百萬寄在銀行,一年的利息是多少?

洪課長國棟:一年,我們是預定五萬元這樣。

洪主席若珊:五萬元嘛!

洪課長國棟:嗯!

洪主席若珊:啊!我們借八百萬,一年利息多少?

洪課長國棟:八萬。

洪主席若珊:啊!不就是要賠錢。啊!你是要害死人還不是?

洪課長國棟:啊!但是我們有需要時候…。

洪主席若珊:好,不要講,我沒有問你那個問題。你送公文來給我們代表會審。我們的老主席,我們的代表,大力支持鄉公所所有的的政策,變成這樣,無息變有息,啊!不就是,是怎樣?這有沒有欺騙,這不是一點點利息的關係喔!這是原則的問題,立場的問題,跟我們烈嶼鄉親尊嚴的問題,這樣子你有了解嗎?

洪課長國棟:嗯!這

洪主席若珊:你有了解嗎?

洪課長國棟:主席我報告一下。因為當時…。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個主席……。

洪主席若珊:你有了解嗎?

會議主席洪鴻斌:主席我先講一下,因為時間問題,如果要繼續詢問,我們的代表同仁或鄉公所的同仁,如果需要上洗手間…。

洪主席若珊:那張不是我的。

會議主席洪鴻斌:如果需要上洗手間,那可以自由,自由前往。

洪主席若珊:好。對,對。

會議主席洪鴻斌:好不好?

洪主席若珊:好,沒問題!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個鄉公所的各位同仁。

洪主席若珊:看誰要去上洗手間,都可以。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請繼續。

洪主席若珊:我是問你說,那是原則的問題,跟立場的問題,跟我們鄉親的尊嚴的問題,這樣子你有了解嗎?

洪課長國棟:我有了解,但是,主席,我報告一下。

洪主席若珊:不用報告,你有了解嗎?

洪課長國棟:有啦!有了解。因為當時開會的時候

洪主席若珊:有,好。

會議主席洪鴻斌:有就好啦!

洪主席若珊:回報告臺。回去,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洪課長,請回座。那個洪主席,你等一下還有沒有要發問的?

洪主席若珊:有。

會議主席洪鴻斌:喔!

洪主席若珊:有,有啊。

會議主席洪鴻斌:有!那各位代表

洪主席若珊:你怎麼一直

會議主席洪鴻斌:我想要請你上來繼續主持啊!

洪主席若珊:啊、啊!這樣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換別人,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主席,你要出去之前,不然你先等一下,主席。

會議主席洪鴻斌:主席啊!主席。

吳代表福全:沒關係,等他回來再說。

洪主席若珊:你不是說可以上洗手間嗎?

吳代表福全:等你回來,等你回來再說。

洪主席若珊:等我。

吳代表福全:你上洗手間,等你回來再說啦!

會議主席洪鴻斌:吳代表,你要請誰發言嗎?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行政課。

會議主席洪鴻斌:行政課,課長請上台。

吳代表福全:你那個工作報告裡面啊!那個今後努力的一個目標,工作的那個重點,有提到就是說,加強節約能源的那個措施,有沒有什麼樣的措施?

盧課長美紅:謝謝代表關心,關於節約能源的措施,我們不管在電力還有水電方面,我們都因為我現在大概擔任行政大樓幾個月,我都在逐步在建檔在整修。而且我們把它製表出來我們所有的費用,然後來統計,然後來管制來服務。

吳代表福全:你指的就只有公所裡面而已?

盧課長美紅:嗯!因為我的職權的部份,目前是,最主要是行政大樓。

吳代表福全:因為這個節約能源,是要廣泛到整個鄉裡面,而不是只有這個公所,這個這個部份裡面。然而職責是在誰身上,誰就該負責這個去擬個計劃或怎麼樣子啊!如何去節約能源這個部份,希望這個,但是我相信這個還是有檢討的空間。第二部份那個每年的日曆啊!因為日曆編的預算,就像今年編的預算是明年要用的,也就是今年編的預算是印一百零一年的。

盧課長美紅:是。

吳代表福全:喔!那並不是說印明年的,所以說相對的,有些這個狀況,我們經常都會考慮落款的問題。所以希望說明年日曆在印製之前,範本先送代表會看一下。

盧課長美紅:是。謝謝代表。

吳代表福全:我們也是說,能夠兼顧到各方面,能考量到的東西,盡量考量到。那沒有問題吧!

盧課長美紅:沒有問題。

吳代表福全:好,好,請回座。

盧課長美紅:好,謝謝。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回座。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那個建設課。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上台。

吳代表福全:那個有關那個上庫村的那個鄉村的整建工程,預計什麼時候可以發包?

蔡課長輝詩:應該是下個月中,應該可以發包。

吳代表福全:我們也是希望能夠順利的把它這個推展出去。

蔡課長輝詩:是。

吳代表福全:好,謝謝!請回座。請一下社會課。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上台。

林課長長禮:吳代表好!

吳代表福全:你這個工作報告裡面,今後努力的方向,第一條就是加強推展各項社會福利的工作。目前啊!目前我們那個有那一些,鄉民裡面有那一些社會福利可以爭取的?

林課長長禮:除了我們縣裡面,這個既定的一些福利政策以外。你講我們配合各項活動裡面,好像這個殘障人士這些問題,包括一些活動啦!這些我們都會配合

吳代表福全:活動的部份,活動的部份跟社會福利的工作,有很多是屬於申請制的東西,是有那一些部份?

林課長長禮:申請制的包括我們現在老人年金。譬如講,我們以前是戰地政府時期,你設籍在金門者,那你現在以前是遷到台灣,那你現在遷回到金門來,那你要自動提出申請

吳代表福全:告訴我哪些項目?

林課長長禮:譬如現在我們戰地軍管時期的老人慰助金,還有包括我們現在一些這個急難救助,這些也是屬於我們社會福利裡面的一個。譬如你住院回來,有的我們知道的,我們會主動去跟他來提起這個問題,這些我自已來提出問題以及申請。還有身心障礙,身心障礙的申請,這是要主動來提出申請的。包話我們像這個老人假牙補助,還有我們國民年金的提出申請,這些等等都要主動提出申請以後,我們才有辦法來爭取這個經費。

吳代表福全:因為有很多的社會福利,不管是新增的項目也好,公文來公所以後,有些時候我們代表根本也不清楚。也些時候經常外面都會問,或是要爭取些什麼東西的時候,我們並不了解。所以說我們很希望是說,我們要了解的到底還有多少項目?

林課長長禮:目前我們鄉公所,所在做的社會福利方面,我在工作報告裡面,各種裡面我都有表格,各種項目都在這裡面。

吳代表福全:其實包括國民年金的減免申請,這個也是屬於我們社會福利的一環啊!

林課長長禮:對。

吳代表福全:這個時候有很多的補助的申請,這些都是在社會福利的一環。我現在強調的是在這一些,到底我們有多少個項目,鄉親不了解,可以去爭取。有些是因為這樣子權益受損,沒有去爭取而損失掉了,所以說這個部份,盡量是能夠弄一份統計表。弄一份統計表,甚至是包括他申請規定是什麼,送一份到會裡面來。

林課長長禮:好,可以。

吳代表福全:讓我們每一位代表也都可以了解。

林課長長禮:好。

吳代表福全:經常鄉親有些會問到的時候,包括他要申請準備什麼資料,就算你這個項目知道了,要準備什麼資料不曉得。

林課長長禮:好的,好。

吳代表福全:好,請回座。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回座。

吳代表福全:請一下觀光課。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上臺。

吳代表福全:請教課長,這裡面的施政報告裡面,有一個規劃九宮港區停車場的停車位的這些問題。我們現在就是也發覺啦!不管是大金、小金、水頭也好,反正就是車位永遠都不夠用,這有沒有什麼長遠的規劃?

陳課長中輝:會議主席,還有感謝吳代表的指教,那有關九宮碼頭,停車位的問題。這是個人之前在道安會報有提過,那後續他們有過來,重新再做一個停車格的一個劃位,那個劃線。那重點就是要希望我們鄉民,就是說在出入的時候能夠安全。那畢竟還是有很多不遵守這個規則,因為當初我提的意思是,所謂的臨時停車位,就是要給去接待我們的鄉親也好,或者是貴賓也好臨時要停的,所以它叫做臨時停車位。那我們那個虛設的停車場,他的那個停車格還是滿多的。那重點還是要有宣導,我們如果要去停車,是不是多走一段路,也無妨啦!那基於剛剛代表,吳代表所說的這個規劃,基於我們的那個九宮的這個,就是它的腹地的因素,那就是那一塊,要怎麼去做規劃,當然這個還是要請,我們在道安會報上,請他們再做一個通盤檢討。那如果,將來如果北堤做起來的話,那它也有規劃一些停車場,那可能是後續的事啦!那目前就是那塊地,怎麼去做

吳代表福全:好,你剛剛有提到北堤,那一塊做起來,北堤什麼時候可以?

陳課長中輝:北堤因為它現在是,應該是浮動碼頭先做啦!那北堤因為有牽涉到環評的問題,這是縣府它建港小組跟中央在協調。

吳代表福全:因為這就是我們的效率問題。我們也出去參訪很多次

洪鄉長成發:吳代表,北堤的事,我再說明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個,鄉長

吳代表福全:鄉長沒關係啦!

洪鄉長成發:他不知道的我知道,我把知道的我跟你講,不然變成你不知道。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請鄉長補充說明好了。

洪鄉長成發:那北堤部份,原本我們縣政府今年編列五億九千多萬,因為後來高雄港小組他們有意見,還要經過他們的審核,所以他們送到建港小組已經通過,後續又送到交通部,交通部也通過。還送到經建會到行政院,行政院已經核准了,那因為本月四號在縣政府主管會報,我有提到這個問題,那現在已經開始準備發包當中。

吳代表福全:好,鄉長謝謝、謝謝!我們的鄉親也一直在積極,一直在要求,一直希望是說,夜航時間能夠加長。但說實在的我自已是海軍出身,我也知道,瞭解是說這個北堤的狀況,造成航安的影響。我們也要兼顧到交通船這些人員的航安問題,我們也要考量到。這個北堤就是一個重大的關鍵,我們也一直極力的在爭取,一直在極力在爭取。那當然這一次有點消息,有點眉目的時候,我們也希望能夠是說,能夠是也請鄉長注意一下,就是請縣政府能夠積極,快一點盡快地把它做起來,這個部份我們也是希望是說。另外港區裡面那次颱風的時候,好像是掉有一部廢棄車嘛!一直擺在佔了二個停車格,到現在什麼時候才能夠解決?

林代表長耕:這是清潔隊的

吳代表福全:那個到現在已經一段很長的時間,我不曉得公所有沒有去協調過?有沒有去聯絡過?這是誰的權責,誰就應該要去做個處理。

陳課長中輝:那他如果是有牌的話,是警察,是警察的問題,如果是無牌的,我們清潔隊可以直接把它處理掉

吳代表福全:那不管它是有牌、無牌,至少你不要再佔著,我們現在停車格根本不夠用啊!要不然移到一個適當的位子,把它閒置在那邊沒關係。把它移到一個適當位子,讓那個位子能夠讓人家停車啊!結果那一部車斜在那邊,佔了二個停車格。

陳課長中輝:跟代表報告一下,在我清潔隊,擔任清潔隊長的時候,其實我跟港務處,跟烈嶼警察所……。

吳代表福全:沒關係。

陳課長中輝:這邊都有做過

吳代表福全:這些事情的話,儘快去處理就好。我沒有關係。

陳課長中輝:好。

吳代表福全:另外就是在我們的上次的一個提案裡面,有一個對於那個重大疾病赴台就診的狀況,答覆的情形,說實在非常不滿意啊!這個上面寫一個那個執行情形,金門縣政府服務中心,緊急事故案件性質分發各業管單位查證。噫!如果真的是有重大傷病,或是疾病或是奔喪,還要經過查證,會找他的那個就是因為機場買不到位子,一定是人現在在機場,那查證不知道要怎麼查證?是不是有沒有什麼樣的機制,在機場就直接協助他,趕快把他就讓是他有這個機會回來了。還要查證,不知道要經過誰查證,那個人可以查證?那查證的人在縣政府裡面,然後急的人在機場裡面,在那邊窮等,這個機制好像感覺有點問題啊!再幫鄉親爭取一下,反映一下,這樣的機制說實在的,說不定有關係的人都已經回來了,啊!沒關係的還是一樣在那邊窮等。下來我們現在也一直強調的,我們要積極發展這個遊艇碼頭,包括旅遊的活動,像這個今後努力的方向,你那個報告裡面,今後努力的方向,100年度一鄉鎮一主題的旅遊活動計畫,什麼樣的計畫?

陳課長中輝:那有關一鄉鎮一主題旅遊,那本鄉就是芋頭節。那只是在芋頭節裡面要穿插的系列的活動,我們要怎麼去

吳代表福全:你認為這個芋頭節辦得好不好?

陳課長中輝:應該還可以。我個人聽到的應該還可以啦!

吳代表福全:有沒有什麼負面的?

陳課長中輝:負面的,我不曉得,因為之前我們吳代表也在相關的場合,也提到說有讓這個百姓的觀感不好。那我想是不是可以請這個吳代表賜教一下相關的這個細節,所謂的觀感是指那一方面的?

吳代表福全:我告訴你吶!你既然要我講,我就在這個邊講給你聽。

陳課長中輝:好。

吳代表福全:活動辦得很大很熱鬧!但是有沒有去想過,現在說實在鄉親大家在等待什麼東西?獎品也很大,但是問題就是出在獎品,摸彩券的時候,也就是設了攤位,設攤位的人,摸彩券是不是鄉公所可以來換園遊券,園遊券是不是可以把錢換回去?

陳課長中輝:喔!是換園遊券的問題?

吳代表福全:園遊券是不是也有摸彩券?

陳課長中輝:沒有,沒有,就是園遊券。

吳代表福全:你園遊券買一百塊,不是有一張摸彩券嗎?

陳課長中輝:那是抽獎的。

吳代表福全:對啊!

陳課長中輝:嗯!

吳代表福全:抽獎,就是抽獎的啊!

陳課長中輝:嗯!

吳代表福全:一個人去那邊看活動的時候,能吃多少錢啊!結果你現在好了,你看一看,你在辦這個活動的過程裡面,結果一堆的是屬於他自己設的攤位。他可以買個五十張、一百張,結果摸採券拿去摸彩。反正我是攤位收的這些摸彩券,到時候來請錢啊!我賣花了五千塊、一萬塊,一樣把一萬塊請回來啊!一百張的

陳課長中輝:我跟吳代表報告一下,這是他個人的行為。

吳代表福全:當然這個人行為

陳課長中輝:也是他的道德行為。

吳代表福全:個人道德行為,但是問題承辦單位你要去考量啊!當然這些缺失我們可以

陳課長中輝:承辦單位如何考量?我跟吳代表報告一下,今天如果你開一家餐廳

吳代表福全:你不要講。

陳課長中輝:嗯!你開一家餐廳

吳代表福全:不要講、不要講。

陳課長中輝:人家要來吃

吳代表福全:我們現在是在針對事情檢討事情,我不一定說,你現在解釋這個,一點意義都沒有。很多鄉親到最後,就是這樣看一堆人拿單子在那邊對啊!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個吳代表你針對問題,然後請課長簡單回答就好,好不好?

吳代表福全:我們不是要強調說這個什麼,缺失是已經造成了,有很多百姓造成很多的怨恨,很多的聲音。

陳課長中輝:這不算這應該不算是缺失啦!說真的,這不叫做缺失。因為我們的設計就是這樣子,這個是我剛剛已經有講了,都是他個人的道德行為。今天我們園遊券是公開販售的,你要買一千張、一萬張我都沒有意見。

吳代表福全:你認為這個不是缺失?

陳課長中輝:我沒有意見,但是我

吳代表福全:你認為這不是缺失?

陳課長中輝:因為我當初,到12點以後,其實我也很關心我們的園遊券的販售情形,我有去問過,我說你們這個園遊券賣得怎樣?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

陳課長中輝:有人跟我講說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你暫停。

陳課長中輝:我講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我先請鄉長

陳課長中輝:有人跟我講說

會議主席洪鴻斌:補充說明。

陳課長中輝:有人跟我講說,某某人買了一、二百張,我說他買那麼多張幹什麼?我就問他們哪!因為我們的工作人員我問他,他說這個人買這些,是要給他的村民。

吳代表福全:你既然這個東西

陳課長中輝:你可以不給他買嗎?

吳代表福全:還認為不是缺失啊!

會議主席洪鴻斌:你們二個問題先暫停一下。我們請鄉長補充說明,鄉長請你簡單一點。

洪鄉長成發:好。

會議主席洪鴻斌:因為時間不夠,好不好?還有很多人要發問。

洪鄉長成發:我在這邊補充一下,實際上辦過以後我們有做過檢討,但是他承辦課我跟他檢討這個問題,實際上他認為說,我開飯店的話,人家如果要來買,不能不讓他買。所以這個後續我們明年有辦,我們要整個方式要做一個改變,那今年這已經是事實。那我們在鄉務會議的時候我也提到,而且買這個買那麼多的彩券的人,而且也是我們,可以說也是我們自己地方上的政治領袖啦!但是我們提了以後,他已經對他講他是自己會做個檢討。這個問題明年要辦的話,我們要針對這個問題,我們要做一個通盤的來檢討,大概這樣。

陳課長中輝:不超過三個人啦!不超過三個人有這種行為。

洪鄉長成發:跟承辦課也有討論,只有幾個人而已啦!

吳代表福全:但是說實在我們也知道不超過三個人,數量還是很少沒有錯,但是問題給人家的感受是怎麼樣?很多鄉親的時候一直在那邊想說,他看到最後看什麼?

會議主席洪鴻斌: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還有一部車子,還有一部車子

陳課長中輝:公所裡面如果有人聽我的話,也不會有這個事情發生。

會議主席洪鴻斌:吳代表這個問題,鄉長剛剛已經解釋過了,那

吳代表福全:我知道,我們是說我們是說下一次做一個檢討,我們也並我們也不是叫你

洪鄉長成發:其實我們鄉公所也很瞭解。可惜辦得這樣,小部份的人影響大家的觀感啊!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

吳代表福全:另外還一個問題問一下,你現在就是說開發遊艇碼頭,或獎勵投資招商的活動,我們準備好了沒有?

陳課長中輝:還沒,因為我們還沒有把它規劃出來,還沒有把它規劃出來。

吳代表福全:所以這個部份,請你們也積極一點,因為說實在的這個你沒有規劃好,如何去招商。

陳課長中輝:對。

吳代表福全:好,如何去招商?好,請你回座。我請一下行政課,我馬上待一會馬上可以解決。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請回座。

吳代表福全:行政課上來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行政課。

吳代表福全:主席在這個位子上,剛剛特別提到,請行政課上來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行政課。

吳代表福全:民政課,請民政課上來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民政課。

吳代表福全:主席剛剛一直提到,就是公共造產這個問題。公共造產這個問題曾經我們民意代表也都參與過,為了多了這個一塊錢,比人家多了一塊錢的事情,我們也都參與過。鄉親的反映,我們就是極力去爭取。希望就是要如何把這個油價降下來,當然不管是縣政府當時訂約的缺失也好,或怎麼樣,這個我們這個代表會、鄉公所,我們有權,有這個義務照顧我們的鄉民,極力去爭取,照顧我們的鄉民這是正常的。那當然這個訂的這個條例裡面,有沒有什麼缺失?當然事後以後可以慢慢去檢討,啊我也相信是說主席也對這些事情也非常關心,也非常瞭解。對於我們上一任的代表,是如何讓它審核過關的,那當然條例的訂定裡面,難免有一些不周到的地方,或是有一些缺失的地方。包括一些法源依據,現在可能看到法源依據可能都有問題。那這些問題我們共同要去把它去檢討過來。那畢竟這個是一個鄉親的需求,我們說實在的,我們是應該要朝這個方面,好好去經營好好把它做好。當然這裡面有很多的問題,是你們自己也沒注意到,你們自己編的預算裡面,說實在我現在沒有辦法把它放什麼,你現在會把它編成一個負的,那個編成負的,然後說實在每一季的時候,你們這時候一定金額,多少金額以內補助一個人,補助二個人嗎?你們為什麼編預算的時候,不能把它編最下限嘛!你可以收入的時候最下限,至少可以補助一個,多少金額以下至少補助一個人,那一個人每一季都要補助的話,那是不是你那個支出就減少嘛!你就會產生正數嘛!

會議主席洪鴻斌:吳代表。

吳代表福全:要等到負數了以後

會議主席洪鴻斌:吳代表,我們請主計說明一下。

吳代表福全:你現在產生負數了以後,等到那個款項進來了。然後你再來給我們補充,報告說那個款項進來以後是正的。那沒有錯你在預算做的時候,至少我在那個多少公升以下,補助一個人的時候,我每年都固定他一定有補助我一個人。

洪課長國棟:好這個我拿一下資料。

陳主計員雪芬:報告吳代表,我可不可以補充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主計請上臺。

陳主計員雪芬:因為那時候我在編預算案的時候,我不曉得有這個情形。而且承辦人李博豪先生,也沒有跟我講這個事情。所以過後我才知道有這個事情,每個月都有補助的,都有補貼的。那他我說你這個什麼時候知道的?

吳代表福全:所以說我們現在不是說

陳主計員雪芬:不好意思。

吳代表福全:這沒關係,是有些缺失我們是可以來檢討的。

陳主計員雪芬:嗯!

吳代表福全:因為畢竟這是為了鄉親好,並不是我們,我們弄到最後,我們也是很極力支持公所把這個權力拿回來,我們來經營來幹嘛!那當然這個就是為了我們鄉親。並不是說個人利益或各方面的,為了就是要照顧鄉親的福祉。我也很希望是說我提出來這些缺失,我們好好共同去把它研究一下,檢討一下。把這個加油站好好的經營起來,因為畢竟以後人家民營加油站出來以後,競爭會更激烈,對不對?那是不是以後造成公共造產,會不會有那個經營的問題,各方面的問題,這是我們必需要考量到的。

陳主計員雪芬:而且我是把應該要發生的…。

會議主席洪鴻斌:主計

陳主計員雪芬:費用都給它抓進來啦!

會議主席洪鴻斌:請回座,課長請回座。吳代表請問一下你還有沒有事情?

吳代表福全:沒有。

會議主席洪鴻斌:那吳代表,麻煩你上來先主持一下會議。

洪課長國棟:那吳代表我再說明一下。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

洪課長國棟:我們那個

會議主席洪鴻斌:課長。

洪主席若珊:叫你回去,換主席了,主席要換人了。

林代表長耕:愈講愈多。

會議主席吳福全:我們繼續鄉政總質詢,各位代表還有什麼問題要問?請洪代表。

洪代表鴻斌:我請一下我們隊長。隊長

林隊長長固:代表好!

洪代表鴻斌:我先請問一下,你那個垃圾掩埋場裡面有編一筆,今年有編一筆一百萬的,針對那個垃圾附近四個村健康檢查嘛!那請問課長這一筆經費是針對幾歲以上,做健康檢查?

林隊長長固:成年人。

洪代表鴻斌:那請問一下,那成年以下的這些人呢?我們都不用補助啊!還是不用檢查?

林隊長長固:那個今天開始檢查,這是去年的那個,今年編了一百萬是明年的。

洪代表鴻斌:我知道。

林隊長長固:我們的居民我有在那個時候有報告過四個村莊。

洪代表鴻斌:嗯!

林隊長長固:我們是根據我們有一個辦法,就是每次我們都要簽請核准以後,再上網去招標,我們簽請了這個四個村莊的居民。所謂的居民我們是指戶籍在,然後又有住在這邊的,實際這個樣子去調查。啊然後四個村莊,一起我們發調查表出去,然後收回來以後,我們把人數統計好,再跟發包出去的公司,一起訂定合約,只有這樣子的條件。

洪代表鴻斌:因為在這個通知書裡面,我好像沒有看到那些小朋友啦!那些都可以參加,因為有鄉民在反映,就是說噫!怎麼健康檢查,只有這些大人,那小孩子怎麼我們做何補償?

洪鄉長成發:這個我們檢討明年度納入,所有要參加都納入檢查。

洪代表鴻斌:那請隊長,這個你再檢討一下。然後我們針對掩埋場監測井的問題,那請問隊長,你對這個監測井多久監測一次?

林隊長長固:這個依據法令,我們根據的話是接受檢查的時候,我們就請那個公司來檢查。

洪代表鴻斌:那我能不能請課長你這個數據能否公布?或者給我們代表會每個人一張,你們監測井的數據?

林隊長長固:只要接受檢查的數據,我們就可以提供。

洪代表鴻斌:好,謝謝。

林隊長長固:是。

洪代表鴻斌:好,謝謝。最後一點那個陽厝至掩埋場的路段,請問一下,你有沒有列入維護的區域?

林隊長長固:有。

洪代表鴻斌:有?

林隊長長固:有、有。

洪代表鴻斌:有,好,謝謝!那課長請回座。

林隊長長固:謝謝。

會議主席吳福全:主席、各位代表看有沒有其他意見?請洪主席。

洪主席若珊:我想要請問人事官一點問題。人事官請上報告臺。

會議主席吳福全:人事官請上報告臺。

翁兼人事恒忠: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人事官你好!

翁兼人事恒忠: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就是年底我們財產要申報嘛!像你剛才講的像中輝,就是因為我們內部有調整過啊!你調整過他陳隊長他還是陳隊長啊!這樣那個財產申報要怎麼報?

翁兼人事恒忠:我們這個

洪主席若珊:不就有二個。

翁兼人事恒忠:我們已經詢問過政風處了,就是以銓敘部的那個銓敘派令為準。

洪主席若珊:以銓敘部的那個銓敘派令為準?

翁兼人事恒忠:對,銓敘部的銓審派令為準。

洪主席若珊:反正他在我們公所他也一樣可以做課長,只是他去報他還是去報那個,去報那個

翁兼人事恒忠:申報財產。

洪主席若珊:隊長?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隊長的部份。

翁兼人事恒忠:對,是。

洪主席若珊:這樣報可以嗎?

翁兼人事恒忠:可以,我已經詢問過政風處跟銓敘部,已經問過,已經都問過了。

洪主席若珊:可是他現在明明是課長,怎麼?

翁兼人事恒忠:對,就是內部輪調。我問過政風處這個問題,就是我們內部輪調,他沒有辦法知道我們一年要調動多少次?

洪主席若珊:對。

翁兼人事恒忠:所以他就完全就是到年底的時候,就依照銓敘部的銓審派令為準。他就是到最後看銓審派令,他就是這樣子來答覆。

洪主席若珊:就是按照那個去派就可以?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所以我們的課室的課長啊、隊長這些都不會有困擾,都還是可以正常報就是了。

翁兼人事恒忠:對。

洪主席若珊:對,你要幫他們,你要讓他們比較順利一點喔!

翁兼人事恒忠:嗯!

洪主席若珊:這是我比較,我就是關心一下而已,那請人事回座。有一點問題想要請教政風。政風請上臺,主席。

會議主席吳福全:政風請上報告臺。

洪主席若珊:政風秘書你好!

呂兼政風合成:你好!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請教一下你現在,目前的重點工作是什麼?

呂兼政風合成:我政風啊!就是那個就是看在我們一般的工作,看有沒有生活狀況,看沒有工作違常,我們都適時導正糾舉。

洪主席若珊:糾舉?

呂兼政風合成:糾舉,就舉發嘛!

洪主席若珊:喔!糾舉,糾舉。

呂兼政風合成:糾舉,對啦!

洪主席若珊:糾舉,那你目前有沒有什麼績效?

呂兼政風合成:績效是目前沒有什麼績效,有問題我們就就,就來導正,來輔導他改進。

洪主席若珊:我們公所都沒有什麼不法的事?

呂兼政風合成:沒有、沒有,有我們就會去查出。

洪主席若珊:那就代表你很認真,大家都很守規矩。那員工請假,都有照規定來嗎?

呂兼政風合成:員工請假就是要透過人事,人事部門啊!按照正常管道來申請啊!

洪主席若珊:那你們的人事整天心臟很不好,誰要替他,誰要代他

呂兼政風合成:他有代理的。

洪主席若珊:他有代理人?

呂兼政風合成:他有職代。

洪主席若珊:他有代理人。

呂兼政風合成:對啊!

洪主席若珊:他的代理人誰?

呂兼政風合成:代理是主計啊!

洪主席若珊:那你等一下,還有問題,對不起我現在找不到…。

會議主席吳福全:好,那請一下方代表。

方代表水萬:主席請社會課長。

會議主席吳福全:請社會課長。

方代表水萬:課長你好!

林課長長禮:方代表好!

方代表水萬:你可以說在建設課已經服務了很久很久的時間,對不對?但是現在我這次在十幾年以來,我看到我們鄉長還是滿用心,很認真要把這個團隊做好,所以所有各課室都調整。但是你剛上任,我看到你在社會課這方面,一上來就是很多很多的活動,可是你辦得很好,你還是滿用心的,我也看到各課室還是滿認真,不負鄉長的所託,你還是不負鄉長的重望,重任。這每個課室都是用心在做工作,在做事情。但是難免有一些疏失,像一些活動,今後我還是要一個課室一個一個拜託,一個交待,說今後如果我們各課室在辦什麼活動,希望能知會我們代表會。有的活動在辦活動,我們代表會一問三不知,真的是情何以堪?之前阿公阿嬤去大金門進香,代表會都不知道,一問代表會連這個都不知道,不怪課長卻都怪罪到鄉長,說鄉長就是不讓你們知道。所以據我的瞭解,鄉長他是沒辦法各課室,去要求你們要去怎樣做,這是我相信這是課長的一個疏失。所以外面包括我們代表會,都認為這是鄉長的問題,所以把責任都給他鄉長一個人來承擔,這個這一點我感覺在這個地方要提一下。日後不管各課室,鄉裡的本鄉的,外鄉鎮我們不管,其他的地方我們不管。就是鄉裡有要辦什麼活動,一定不然至少要打個電話來,給我們代表會,講今天要辦什麼。讓我們代表出去,知道在做什麼事情。這樣一來代表也比較不會人家問不知道,所以在現在短短的幾個月以來,鄉長就任以來各課室全部都調動。所以你們每一個我都看一看,也是都很能適應就對了。尤其像在辦活動,這種你從來沒做過的,你以前那裡問你一塊小石子,你都會知道,因為你很熟悉。所以現在包括你在辦這個活動,也做得很好,也是值得我的肯定就對了。 好,請回座。

林課長長禮:謝謝方代表。

會議主席吳福全:課長請回座,主席其他代表還有沒有什麼其他問題?

洪主席若珊:大課長,請上報告臺。噫!課長你那個預算書送來加油站的那一部份,那你那個年度估算,那個比例是怎麼抓的?你那個數據從那裡來?

洪課長國棟:年度估算的話,因為我們那個當初我們那個補助的用人費,我們沒有列入在裡面。

洪主席若珊:不是,我是說你賣油的油量。你進的油量跟賣的油量。

洪課長國棟:噯!

洪主席若珊:那個數字從那裡來的?

洪課長國棟:數字就是參照現在,一個月二項賣十萬多至十一萬的數量,汽油跟柴油。汽油差不多六萬左右,柴油差不多五萬這樣。

洪主席若珊:哇!

洪課長國棟:公升,一萬公升。

洪鄉長成發:那個數量,油那個進來有數量

洪主席若珊:我知道,就是我就是問他這樣。他卻回答我這樣啊!

洪鄉長成發:盤存的時候,就是用尺下去量啦!每天都會量才會知道多少。

方代表水萬:不是金額,是公升就對了。

洪主席若珊:正是,我問他那個他回答我這樣。我問他這個回答我那個。那個都是你自己算的?還是李博豪幫你算的?

洪課長國棟:沒有,那個我們每個月都有做記錄。

洪主席若珊:都有做就對了。請課長回座。

會議主席吳福全:課長請回座。

洪主席若珊:我有一點事情想要就教於鄉長。

會議主席吳福全:請鄉長請上報告臺。

洪主席若珊:鄉長好!

洪鄉長成發:主席好!

洪主席若珊:鄉長,我沒有做過工程,所以一些工程的東西,我比較沒有概念啦!像我們現在鄉公所,要發包工程什麼的,是要政府是有給我們一個價,還是我們要自己訂?就是發包工程。

洪鄉長成發:預算部份,預算部份如果是縣政府中央補助的話要經過他們核准。

洪主席若珊:對。我就是說比如要做這個案子五十萬,他不是要訂一個底價嗎?

洪鄉長成發:那底價我們現在,之前因為現在採購法。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預算可以公開也可以不公開。

洪主席若珊:也可以公開也可以不公開。

洪鄉長成發:那以前預算是沒有公開。

洪主席若珊:喔!

洪鄉長成發:那公開我上任以後所有的預算,所有工程的預算全部公開。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這樣子。

洪主席若珊:那像我們公所訂的底價是由誰在訂?

洪鄉長成發:那底價,底價他們承辦課他們先訂一次。

洪主席若珊:承辦課

洪鄉長成發:再來就是如果說這工程,屬於建設課的話,他們建設課會提供一個底價。

洪主席若珊:嗯!

洪鄉長成發:再來如果說是觀光課,觀光課他們這邊也會提供一個那個底價。

洪主席若珊:   反正就是只要我幫我們公所工程的部份,假如他是那一課就是那一課去訂底價。

洪鄉長成發:對,他先提供,那最後的話現在我上任以後,所有的底價都是由我們秘書這邊來

洪主席若珊:秘書?

洪鄉長成發:他訂。

洪主席若珊:喔!秘書這樣比較不會有那種,因為我們都知道鄉長是工程底的。所以讓秘書訂比較適合。謝謝鄉長,鄉長請留步。政風請上報告臺。請問一下秘書嘛!你是我們鄉公所的秘書嘛!

呂兼政風合成:是。

洪主席若珊:另外一個身份是

呂兼政風合成:兼政風。

洪主席若珊:兼政風。

呂兼政風合成:是。

洪主席若珊:你兼政風,你訂底價?

呂兼政風合成:訂這個沒有什麼那個,因為鄉長授權由我來訂底價。他不去干預這個工程款項。

洪主席若珊:那對啊!那是因為我們鄉長好啊!對啊!那我看一下。對啊!可是你訂底價你政風,好來那你們工程在招標的時候誰去主持,鄉長主持的嗎?

呂兼政風合成:不是,工程招標是我主持的。

洪主席若珊:對啊!你訂

呂兼政風合成:我本身兼政風,也是等於兼辦跟主計都是兼辦。

洪主席若珊:都是兼辦。

呂兼政風合成:兼辦。

洪主席若珊:我知道,我知道,我知道兼辦。

呂兼政風合成:嗯!

洪主席若珊:我知道兼辦很辛苦,對啊!是誰主持的?

呂兼政風合成:我主持的。

洪主席若珊:對!

呂兼政風合成:秘書主持的。

洪主席若珊:秘書主持的嘛!對啊!那你訂底價你又去主持。

呂兼政風合成:主持並沒有什麼依法不合啊!我兼政風我跟主計都是在那邊兼辦的啊!

洪主席若珊:你訂價是怎麼訂的?

呂兼政風合成:我根據各課所訂的底價,按照各課所簽的,工程有沒有,工程比較浩大。工作比較那個,比較簡單的我就按照實際來訂。

洪主席若珊:比較簡單的,有去訪價嗎?

呂兼政風合成:沒有訪價,都根據各課室所訂的那個底價,然後我再分析他們的工程有沒有工程是不是浩大,比較工程是不是施工有沒有比較有阻礙或什麼,我根據實際來,來、來來重新來訂。

洪主席若珊:都是依照那些下去訂就對了?

呂兼政風合成:對。

林代表長耕:主席,有關工程部份是不是讓我補充一下?

洪主席若珊:可以。

林代表長耕:那有關工程部份我也請教課長。三位都在,因為時間的關係,我請教課長,蔡課長那有關工程部份,那一些是違法的,那一些是可以參與的?那一些合約書裡面有一些,可以參與投標的?有那一些你唸給我聽看看?

蔡課長輝詩:不可以參與投標?

林代表長耕:對、對。不合法的,合約書那一些是不合法的?合約書裡面,這我有看過,裡面不是有合約書嗎?

蔡課長輝詩:有。

林代表長耕:有一些是那一部份是不合法的?你唸一下給我聽。合約書裡面有寫嘛!那一些是不合法的?

蔡課長輝詩:投標須知裡面有規定啊!

林代表長耕:對、對、對,那你唸。

蔡課長輝詩:請等一下。

林代表長耕:你唸一下,什麼叫做不合法的。

蔡課長輝詩:他應該不是講不合法,他是講說你要合乎什麼規定。

林代表長耕:合乎規定也可以,那些合乎規定,那些不合乎規定?你唸一下。

蔡課長輝詩:第一就是你的廠商的資格嘛!一定要合乎規定嘛!

林代表長耕:廠商資格,什麼叫廠商資格?詳細講一下。

蔡課長輝詩:看你的工程如果大小金額大小,需要甲級的,或是乙級的、丙級的,這個你一定要合乎嘛!

林代表長耕:那一些不可以的?

蔡課長輝詩:然後如果你沒有受到懲處。

林代表長耕:哦!

蔡課長輝詩:懲處也不行。

林代表長耕:還有,還有呢?

蔡課長輝詩:還有要利益迴避。

林代表長耕:利益迴避。還有呢?

蔡課長輝詩:還有

林代表長耕:應該不止這些吧!政風你補充一下,會議都是你主持的你補充一下。課長講的還不夠,政風你補充一下那一些不可以?有些資格是不行的,那些資格是可以?

呂兼政風合成:有關有關那個訂定他那個合約有寫。

林代表長耕:你唸給我聽看看,唸二條不然你嘛隨便唸二條准過去。你就唸二條,什麼是可以的,什麼不可以?你唸一下。

蔡課長輝詩:就剛剛講的,廠商資格一定要符合嘛!

林代表長耕:嗯!

蔡課長輝詩:沒有受到懲處嘛!

林代表長耕:嗯!

蔡課長輝詩:然後沒有違反採購法的規定。

林代表長耕:還有呢?

蔡課長輝詩:那還有

林代表長耕:只有這樣而已?

蔡課長輝詩:那還有利益迴避大概就這樣。

林代表長耕:好、好。

蔡課長輝詩:因為採購法的涵蓋非常大。

林代表長耕:喔!

蔡課長輝詩:那你只要沒有違反採購法裡面的規定,大概都可以。

林代表長耕:好、好。

蔡課長輝詩:參與投標。

林代表長耕:政風還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呂兼政風合成:看建設課有什麼意見?

林代表長耕:有什麼要補充的嗎?

呂兼政風合成:沒有、沒有。

林代表長耕:有要補充嗎?

呂兼政風合成:沒有、沒有。就按照那個採購法。

林代表長耕:鄉長還有二位在,我再請教鄉長一下,據本席瞭解,本鄉即將試辦低碳島,那我不知道整個低碳島,要如何來做有關低碳的部份?

洪鄉長成發:低碳島現在有分好幾部份,第一部份就是路燈部份。

林代表長耕:嗯!

洪鄉長成發:那路燈部份,原本縣政府他是答應我們明年度可以,可能我們現在我們可能要考慮到一個後續的話,路燈更換了以後景觀的問題。那現在比較小的問題,就是把這個燈泡換掉而已。現在我們原有的路燈,就是燈桿不換,只換燈泡。

林代表長耕:目前部份,目前你

洪鄉長成發:目前就是這樣子。

林代表長耕:有關低碳的部份,你做了那些部份?

洪鄉長成發:那第一從路燈這邊

林代表長耕:小金門路燈大概有多少路燈?

洪鄉長成發:那一千五百多盞。

林代表長耕:我們大概要的經費有?

洪鄉長成發:經費原本他是要我們鄉公所可以去做。後來那天我有跟縣長,他有跟我提到路燈部份,還是由養工

林代表長耕:LED的部份。

洪鄉長成發:養工所這邊,他們負責來做。

林代表長耕:養工所來負責。

洪鄉長成發:對,這他們原本的路燈換下來以後,他們拿回去集中起來,後續可能還要再用。那至於這個綠能減碳這部份,之前台電有一位處長,退休的處長。透過台電到鄉公所這邊來拜訪過我,但是他原本就是說大概要八百,八千平方的土地,我們有到金沙一個太陽能,這個太陽能的基地那邊去看過,也有去那邊去看過。

林代表長耕:發電的嗎?

洪鄉長成發:對,但是一個問題就是說,我們這個主要就是說,如果說這個土地提供給他的話,他是不是要對我們有回饋,如果沒有回饋的話,那當然我們是不認為說我們土地送給他,他們雖然是對我們整個節能減碳是有幫助。但是他電是在賣錢的,他們也是以利益在考量。

林代表長耕:喔!

洪鄉長成發:所以後來我跟縣政府提過,所以我們後續就沒有跟他再接觸就對了。

林代表長耕:好,謝謝請回座。

會議主席吳福全:好,請洪主席。

洪主席若珊:我想要請教主計問題。

會議主席吳福全:主計請上報告臺。

洪主席若珊:主計你好!辛苦了!

陳主計員雪芬:主席你好!

洪主席若珊:請你說明一下,監標監驗作業說明。

陳主計員雪芬:監標監驗。

洪主席若珊:對。

陳主計員雪芬:監標、監驗前面我們是,主計的只是看監標的程序,合不合法?監驗就是該到的人,我們以主驗人為主。喔!啊那個主持人,也是開標的時候以主持人。那個資格標那個是承辦單位的,我主計不參與那個資格標那一方面的資料審核。監驗我們也是以主驗人為主,看他有沒有符合程序,該到的人都要到。

洪主席若珊:那我們公所秘書,他兼政風他是不是可以監驗,不能當主持人?

陳主計員雪芬:那我沒有問過這個,他也是監驗,他也是政風單位。

洪主席若珊:其實有時候,你們是公務人員,你們自己的法條要非常的熟悉啊!總不能每次我問什麼,我問到重點的時候,你就回答我說我不是很瞭解、我不清楚或是什麼,那現在問題怎麼接?沒有辦法延續啊!是這樣子,是這樣子的問題啊!是不是?政風他是可以去主持標案?

陳主計員雪芬:那我待過的地方是沒有這樣,政風

洪鄉長成發:那主計那你就,他主標主持標的身份嘛!那如果剛剛我們代表會,關於這個事情的話,因為從以前到現在,都是秘書他也兼任政風

陳主計員雪芬:秘書主持的啊!

洪鄉長成發:秘書他也兼任政風,如果這一部份有疑問的話,那後續的話我們可以,我們鄉公所要做一個調整,反正我們是依法行事。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如果有問題的話,因為這個已經從以前到現在都這樣,那我們後續我們再請教一下。

洪主席若珊:好。

洪鄉長成發:有需要我們就做個調整。

洪主席若珊:好,好,請主計回座。

陳主計員雪芬:謝謝!

洪主席若珊:政風請上報告臺。

會議主席吳福全:政風請上報告臺。

洪主席若珊:請問一下呂秘書你在鄉公所有幾個,幾個身份?

呂兼政風合成:秘書跟兼辦政風啊!

洪主席若珊:秘書主要的職責是什麼?

呂兼政風合成:綜合業務。

洪主席若珊:綜合業務?

呂兼政風合成:嗯!

洪主席若珊:是

呂兼政風合成:不是啊!就是核稿。

洪主席若珊:核稿?

呂兼政風合成:核稿,對。

洪主席若珊:那個核?

呂兼政風合成:考核的核。

洪主席若珊:核考?

呂兼政風合成:核稿啦!

洪主席若珊:核稿那就是幕僚長的意思?

呂兼政風合成:對、對。

洪主席若珊:幕僚長,身為我們烈嶼這個鄉的幕僚長,你說明一下你的職責好了。

呂兼政風合成:我就我就專門就是各課所簽的公文,到我這邊我簽給鄉長去核,去那個批發那個發文,不是啦!那個核示嘛!

洪主席若珊:核實?

呂兼政風合成:核示,指示的示。

洪主席若珊:那簡單的講你的職責就是承鄉長之命,處理鄉政。

呂兼政風合成:對。

洪主席若珊:喔!掌管核稿及內部管理的事項嘛!

呂兼政風合成:對。

洪主席若珊:對啊!在這裡。那對政風,你做政風做幾年了?

呂兼政風合成:我做差不多二十幾年了。

洪主席若珊:噎!你剛才少講了一項。你在我們公所不只擔任政風跟秘書耶!不只哦!不只這二項。

呂兼政風合成:沒有啊!就二項。

洪主席若珊:你再想一下。

呂兼政風合成:喔!你說什麼?是鄉公所還是?

洪主席若珊:就是以你現在,你是我們公所的人嘛!

呂兼政風合成:對。

洪主席若珊:你有幾個身份?

呂兼政風合成:就在鄉公所的是嗎?或者是

洪主席若珊:就是整個我們

呂兼政風合成:整個

洪主席若珊:就是整個鄉公所來講你有幾個身份?

呂兼政風合成:沒有,只有二個啊!

洪主席若珊:只有二個。那你實在太不尊重我們代表會。你不是我們所會聯絡人嗎?

呂兼政風合成:這是對啊!這是兼所會聯絡人。

洪主席若珊:哇!天啊!喔!鄉長!鄉長!我很歹命你知不知道?我真是,喔!所會聯絡人嘛!現在有沒有所會聯絡人?

呂兼政風合成:這個是有,你說是鄉公所的

洪主席若珊:我就是講

呂兼政風合成:好啦!好啦!

洪主席若珊:啊!我們代表會就不是鄉公所嗎?

洪鄉長成發:我們那個所會沒有特別的這樣的規定。

洪主席若珊:好啦!好啦!

洪鄉長成發:如果縣政府、議會就有一個

洪主席若珊:其實我們秘書也身兼多職非常的辛苦,謝謝鄉長。所會聯絡人的態度跟成效。來,我昨天我八十五分,今天換你。

呂兼政風合成:所會我們就是跟各課室有什麼跟代表會溝通嘛!聯繫嘛!

洪主席若珊:你不要那麼謙虛,我就是講我昨天我自己做主席,我八十五分今天換你。

呂兼政風合成:六十分。

洪主席若珊:不止吧!

呂兼政風合成:五十九分。

洪主席若珊:怎麼會才六十分,六十分太少了,拜託!其實我們的政風也真的很忙,謝謝政風。

會議主席吳福全:政風請回座。

洪主席若珊:這個課長,我不知道他是什麼課?

洪鄉長成發:行政課。

洪主席若珊:盧課長你來我們金門幾年了?

盧課長美紅:八年了。

洪主席若珊:快八年了,八年,你愛烈嶼嗎?

盧課長美紅:肯定是。

洪主席若珊:肯定是,你現在以你的那個職權跟職掌來講,你最大的工作項目應該是管理公務車的部份嘛!這一項也是在你的任務內裡面嘛!

盧課長美紅:是,這是我的職務之一。

洪主席若珊:職務之一嘛!我們的車輛你都非常的熟悉跟瞭解嗎?

盧課長美紅:有,因為我們都有一定的在管理,而且還有保養還有要求,工作要求。

洪主席若珊:你自己有做到這樣的工作嗎?

盧課長美紅:如果在職務

洪主席若珊:該你做的,你有做到嗎?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該你做的事情你有做到嗎?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那我就隨便問二個好了。公務車,公務車如何定義公務車?

盧課長美紅:就是供公務使用之車輛。

洪主席若珊:公務車如何?請你再講大聲一點。

盧課長美紅:公務車就是供公務使用之車輛。

洪主席若珊:公務使用之車輛嗎?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要不要噴我們烈嶼鄉公所?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要不要?

盧課長美紅:是,但是除了首長坐車之外。

洪主席若珊:當然啊!首長座車當然不用噴。因為這是我們首長自己的權利嘛!來,那我們公所裡面現在幾部車?

盧課長美紅:公務車輛是11部,11輛。

洪主席若珊:其他的呢?我看不止,怎麼會11輛?全部大小台11輛就對了?

盧課長美紅:對,公務車的部份。

洪主席若珊:好,11輛,有沒有噴的嗎?

盧課長美紅:有,首長座車跟首長的座車備用車是免噴的。

洪主席若珊:首長的備用座車在那裡?

盧課長美紅:在鄉公所地下室。

洪主席若珊:車牌號碼幾號?WY7828

盧課長美紅:7828不是在大金門嗎?不是,那

洪主席若珊:在大金門有看過啊!

盧課長美紅:在大金門我們已經移回來,因為我們有調整。那大金門是WY9666

洪主席若珊:WY7828現在在我們烈嶼用就對了。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你剛才說你,我剛才有問你嘛!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你說你自己的工作你自己有做到嘛!你沒有做到。

盧課長美紅:請主席指教。

洪主席若珊:你絕對沒有做到。

盧課長美紅:主席請指教,因為如果是首長座車,跟首長座車備用車輛是沒有噴。噴公務車就是烈嶼鄉公所公務車這個字樣,那其餘我們

洪主席若珊:那7828沒有噴也是合理的範圍就對了。

盧課長美紅:因為他是備用車輛,如果首長公務繁忙,那如果萬一車輛有問題,那一定要馬上有備援的車輛來處理。

洪主席若珊:那好來因為車人會壞車也會壞。那這二台這62667828都是誰在用?也在備用嗎?

盧課長美紅:沒有。

洪主席若珊:也在備用嗎?

盧課長美紅:如果是

洪主席若珊:在備用嗎?

盧課長美紅:報告主席那如果是WY6266,是秘書的座車。有8,主席我們有8666,是首長座車。

洪鄉長成發:7828是備用,現在都沒用,是應該是我的備用車。

洪主席若珊:對啊!

洪鄉長成發:現在都放在地下室這邊。

盧課長美紅:放在地下室。

洪主席若珊:7828都放在地下室。

洪鄉長成發:對,因為我車子,用一部車而已啊!

洪主席若珊:用一部,就不會常用。

盧課長美紅:平時也沒有故障。

洪主席若珊:可是啊6266呢?

盧課長美紅:6266秘書的座車。

洪主席若珊:本會秘書,本所秘書,貴所秘書?

盧課長美紅:呂秘書。

洪主席若珊:這一部車非常的繁忙,喔!常在各個角落都有機會看到。是嗎?

盧課長美紅:因為鄉長、秘書的公務他們實在是很忙,有時候白天、晚上真的是很辛苦。

洪主席若珊:白天、晚上很辛苦。

盧課長美紅:如果民眾有要找他們,他們就要馬上出去處理。鄉長、秘書他們的工作量,還有就是民眾有時候都是

盧課長美紅:不對!你這樣回答我不滿意。

洪主席若珊:噫!你說WY9666現在在大金門,那這樣鄉長你現在的那輛新車是幾號?

洪鄉長成發:我沒有新車。

盧課長美紅:8666

洪主席若珊:沒有,就是那台現在阿誠開的那台。

盧課長美紅:8666啊!

洪鄉長成發:8666嘛!

洪主席若珊:86

洪鄉長成發:8666嘛!

洪主席若珊:8666

盧課長美紅:6F8666

洪鄉長成發:原本那台28那台原本在水頭,是在大金門我換過來。

洪主席若珊:沒關係,我們現在鄉長坐的是6F8666

盧課長美紅:嗯!

洪主席若珊:我們小金門的都是6,8666。嗯!8666這樣對。你說因為公務繁忙,所以常常要開到很晚。可是我們的鄉長,我從來沒有看到他把車開回去他家啊!

盧課長美紅:那個報告主席,因為我們首長的部份,跟我們副首長的部份的話,因為他們這是公務上的需要…。

洪主席若珊:副首長,那裡有副首長?

盧課長美紅:就是等於秘書我們的幕僚長,他真的是很忙,有時候要是民眾有發生事情,他們也都有去。那我們管理的部份,就是有11部,那4部車輛之外,那我們還有就是5部的九人座,跟爬山虎跟還有22人座部份。這個我們是依規定,嘿!來處理。

洪主席若珊:有沒有公務車下班開回家的使用的狀況?

盧課長美紅:他們如果忙到很晚這個我就

洪主席若珊:怎麼定義很晚?

盧課長美紅:那個報告主席,因為像這個車輛這個部份的管理。管理的部份還有查察的部份。

洪主席若珊:你剛剛不是說你有把事情做好嗎?你只要回答我的問題就好。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對啊!有沒有人公務車下班之後,開回家的狀況?

盧課長美紅:我們的9人座的部份,22人座還有爬山虎是沒有。那其他部份因為首長他們忙得很晚,那我們沒有到很晚才

洪主席若珊:停,你沒有按照我的問題回答。有沒有公務車下班之後,開回家的使用的狀況?

盧課長美紅:我們目前沒有發現,如果有請主席幫我們指教,我們改進。

洪主席若珊:你不是說你有做你該做的事嗎?那有沒有開回家你應該知道啊!這是你的事啊!這是你的事。我們現在好像是去年(洪代表我們是去年還是前年整個路段都有設監視器?全縣的。洪代表:這我不知道啊!洪主席:你太客氣了啦!)鄉長我們不是現在整個烈嶼都有裝監視器 嗎?

洪鄉長成發:裝很多。

洪主席若珊:裝很多喔!

方代表水萬:路口而已,不是全部都有的。

洪主席若珊:我們公所有沒有裝監視器?

盧課長美紅:有。

洪主席若珊:那你回去看監視器,看有沒有公務車沒有按照規定停回來的?

盧課長美紅:是。

洪主席若珊:因為這是你要做的事情。你剛才說你有做到,可是我現在問你,事實證明沒有做到。對不對?請課長回座。辦芋頭節的是誰?請上臺。課長你要退休了,明年誰要來辦芋頭節?

陳課長中輝:這問題

洪主席若珊:我很煩惱,因為我們辦得不錯。

陳課長中輝:不用主席煩惱。

洪主席若珊:因為鄉長我們辦得不錯,鄉長你覺得辦得怎樣?鄉長借問一下好了,鄉長你覺得我們今年辦的芋頭節怎麼樣?

洪鄉長成發:應該還好。

洪主席若珊:對不對?

洪鄉長成發:所以我在鄉務會議我也提出這問題,參與主辦課承辦課還有一些協辦,大家我也給他們勉勵過了。

洪主席若珊:鄉長我對我們公所的員工還有課室長,我真的非常尊敬。因為辦這個活動,我們今天我們是為了我們烈嶼辦的。我們會一而再再而三的辦活動,就是造福鄉親嘛!然後對外宣傳嘛!希望讓人家瞭解我們烈嶼。在辦這些活動的人是真的很辛苦,中間會有疏失沒有錯,但是像你講的,你也認為不錯,我們總體我們整體檢討下來, 我們還是認為芋頭節辦得不錯。

洪鄉長成發:辦得不錯。

洪主席若珊:喔!

洪鄉長成發:我有感想因為雖然是離島,但是縣政府所有辦的活動,他們辦大型的,我們烈嶼鄉絕對要辦小型的活動,一定要這個樣子。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因為這次縣運會的時候,邀請到大陸這個雜技的表演。

洪主席若珊:對、對。

洪鄉長成發:在大金門演三場。

洪主席若珊:三個免費的場。

洪鄉長成發:但是我們烈嶼鄉就沒有。

洪主席若珊:對,沒錯。

洪鄉長成發:所以我那天在縣政府的時候我就提出來。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還有他們承辦局的一個跟我道歉,下一次會注意。我說應該有三場的話,我們烈嶼鄉要辦一場。

洪主席若珊:反而是三場,你如果沒有在大金門辦我們烈嶼也要辦。因為你們虧待我們烈嶼太多了。

洪鄉長成發:對,對,所以這個問題我都有感受到。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我們盡量芋頭節,實際上我們自己鄉公所編的預算是五十萬,那後續是我經過跟交通旅遊局,一直跟他協調。因為跟他經費也是卡到最後主計室這邊有意見。所以他要再補助我們九十萬。我們只編列五十萬,那後來他們再補助我們九十萬。所以這部份,我們後續還是會跟縣政府相關局室來爭取。

洪主席若珊:對,鄉長你請坐。其實鄉長整天也很忙碌,也是極力的在爭取那個經費。過去也有當過議員的經歷,所以可能在這方面我們會比較,就是也會受到多照顧一點。經費的部份我們需要的話,可能會得到比較多的支援。那就是還是要請,還是要繼續請我們的鄉長,為了我們烈嶼盡量的,我們的錢就是盡量把它省下來。有辦法就是到外面去爭取,爭取經費來用那就對了。這樣我們的鄉庫才有辦法繼續維持,這是基本的概念嘛!觀光課課長你芋頭節你辦下來你自評,請自評。

陳課長中輝:一個禮拜內我們提了,我們自己列了12條的缺失,要做檢討。這是我們檢討事項,不是我現在才做的,一個禮拜內就做了。那當初我們鄉長也在主管會報裡也提了要做檢討。後來因為也卡到很多事,又遇到開會,所以就沒有做

洪主席若珊:對。

陳課長中輝:我們是有缺失是免不了。

洪主席若珊:也做了檢討會。

陳課長中輝:那

洪主席若珊:檢討部份。

陳課長中輝:是缺失我就要承認是缺失,該改進我就要改進。

洪主席若珊:嗯!

陳課長中輝:那像剛剛我們鄉長有提到經費的問題。那我們第一次核定經費是在六月份,六月二十幾號。第二次核定經費是在九月一號,距離我們九月十八號要辦活動。你看十八天,不要說上網,連採購都來不及啦!所以這個經費是活動的命脈,是非常的重要。經費所以以後不管任何活動,當然是在公所的預算是沒有問題啦!像這種活動要到外面去要錢的一定要提早,一定要提早確定。你從確定到公文到做企劃案到執行,才有辦法做下去。這經費其實整個還是卡在經費。後面核定的是已經九月一日了,公文收到公文九月一日,那距離我們十八號,你說看連上網都來不及了,不用說要去採購

洪主席若珊:好險來了一個颱風又延後。

陳課長中輝:其實那個凡納比颱風,其實對活動的影響非常的大,因為我們剛開始所有的宣傳都是1819

洪主席若珊:對,結果造成

陳課長中輝:18、19結果我們延到26。那這雖然是,因為這個延長的時間很短促,很多人也是沒有得到這個訊息。

洪主席若珊:對,你在辦一年我們小金門最大的活動,就是芋頭節了嘛!在這一部份相信課長是非常的用心啦!你個人在還沒確定這個經費的時候,你從那時候開始自己默默的。

陳課長中輝:五月。五月份就開始做,就開始籌備。

洪主席若珊:嗯!

陳課長中輝:然後在籌備之後,再做計劃案這樣。

洪主席若珊:就是剛剛我們代表講到的,就是不管是鄉長及所有各位投入的人員,我們都要就是要感謝啦!也要給他鼓勵啦!再來就是沒有做好我們真的就是要改進。我們不是說為了針對什麼事情,要是課長現在站在報告臺上的這位課長,本人對他非常的敬佩啦!對啦!再次謝謝他為我們烈嶼的付出,請課長回座。

會議主席吳福全:課長請回座。現在時間已經快十一點五十了,盡量如果還有什麼其他問題的,能精簡盡量精簡。其他還有什麼其他問題?

洪主席若珊:還有最後一個問題而已,我想要請教鄉長,就教鄉長一下,最後一個問題,保證最後一個問題。鄉長不好意思喔!

洪鄉長成發:不會,不會。

洪主席若珊:鄉長我們那天開完二讀的預算會後,我們有做幾個附帶決議,不知道你是否有瞭解?

洪鄉長成發:我是有瞭解啦!但是我們代表會的意見,我們是我會來配合來尊重啦!那至於這個日曆的這個部份。

洪主席若珊:這是簡單的事情。

洪鄉長成發:真的你也瞭解。

洪主席若珊:我知道。

洪鄉長成發:我上任以後對不對,因為包括我們那個今年過年,那個恭賀新禧要印,我還要徵詢你的同意。這是我們鄉公所跟代表會主席這邊,就剛剛落款就是這樣子。

洪主席若珊:鄉長我報告一下。

洪鄉長成發:對、對。

洪主席若珊:鄉長我報告一下,鄉長的為人態度是,不光是烈嶼在肯定,是全縣只要認識鄉長的人都有肯定的,所以這一部份是有一點點。中間有出了一點點的誤會,這就我們就不要再多說了。因為我肯定你是這樣的人。再來一點就是納骨堂的,你這裡面有四條,你另外幾條你知道嗎?

洪鄉長成發:納骨堂那個收費。

洪主席若珊:我的意思是另外三條你有記下來嗎?

洪鄉長成發:那個收費

洪主席若珊:你另外我們總共四條嘛!

洪鄉長成發:嗯!

洪主席若珊:日曆嘛!納骨堂嘛!

洪鄉長成發:嗯!

洪主席若珊:還有另外二條?

洪鄉長成發:這些我說給你聽,我們承辦課我有請他們記下來。我們下個禮拜我們開完會以後,我們針對我們代表提出來的問題,包括我們內部,我們要做個重新的檢討。

洪主席若珊:這是等於說附帶決議。

洪鄉長成發:是。

洪主席若珊:都有非常的瞭解?

洪鄉長成發:對、對、對。尤其我們代表因為我本身當……。

洪主席若珊:當過

洪鄉長成發:當過民意代表,所以我對我們民代我非常的重視。

洪主席若珊:對。

洪鄉長成發:喔!對不對?所以這邊的問題,就是我們的問題。那這些問題的話,會要求我們各課室,絕對我們代表提出來的問題,一定要有一個,包括我們建議的問題,提案的問題,鄉公所可以解決,馬上來解決。

洪主席若珊:謝謝。

洪鄉長成發:如果不能解決的話,可能有些權責在縣政府,我們可能要轉陳到縣政府這邊,再去溝通協調。

洪主席若珊:我知道,謝謝縣長,謝謝鄉長啦!謝謝鄉長那這樣就是說,我們的附帶決議你都有瞭解,也會盡量我們一起來配合,一定要來配合,喔!

洪鄉長成發:好。

洪主席若珊:謝謝鄉長,鄉長請回座。

洪鄉長成發:謝謝。

會議主席吳福全:鄉長請回座。

洪主席若珊:OK

會議主席吳福全:其他沒什麼問題了吧!(無)沒有問題的話,我們今天總質詢就開到這邊,休息一下,休息。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