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026據點

烈噢。L26據點_03.jpg 

 

烈噢。L26據點_02.jpg 

L26據點位於中墩出海口,早期也是蚵哨之一。根據L-026據點整建誌紀載,現址原為L-031據點,後來整建後且據點重編方改為L-026。

L26據點屬上林二營區,此營區已於93年12月移交國家公園管理,今年據點周圍已完成排雷,目前閒置中。

烈噢。L26據點_11.jpg 

L-026據點整建誌

現址為L-031據點,因兵力、火力均較薄弱,且工事簡陋,生活設施闕如,又因灘岸平緩,為匪犯我之主要灘頭,核奉定於原址整建為堅強之步、砲聯合據點。於七十三年十二月一日開工,至七十四年五月廿日完成。

    誠實部隊步二營謹誌

 

烈噢。L26據點_01.jpg 

據點大門

 

烈噢。L26據點_04.jpg

烈噢。L26據點_26.jpg 

據點外觀

 

烈噢。L26據點_06.jpg

烈噢。L26據點_09.jpg

烈噢。L26據點_14.jpg

照壁上原書有"親愛精誠"四字,現已塗白。

 

烈噢。L26據點_20.jpg

烈噢。L26據點_22.jpg 

據點內部

 

烈噢。L26據點_05.jpg

烈噢。L26據點_07.jpg

烈噢。L26據點_08.jpg

烈噢。L26據點_10.jpg

烈噢。L26據點_17.jpg

烈噢。L26據點_18.jpg

烈噢。L26據點_19.jpg

烈噢。L26據點_21.jpg 

烈噢。L26據點_23.jpg

烈噢。L26據點_24.jpg 

 烈噢。L26據點_29.jpg 

烈噢。L26據點_28.jpg

烈噢。L26據點_27.jpg 

據點外的戰車群---整修前

烈噢。L26據點_25.jpg

據點外的戰車群---整修後

 


26故事之---鬼上身

asq.jpg 

as2.jpg

as3.jpg 

作者:很天兵的石頭

來源:http://tw.myblog.yahoo.com/jw!e.JjTwSUAEfTbmjkxY8-/article?mid=171&next=138&l=a&fid=10

 

    這個故事很震撼是本人親身體驗決無造假~事發之前我對這種事是有點懷疑~但是當我看到他之後我真的相信有"好兄弟"~我永遠忘不了彼此相看時他那惡毒的眼神~之後抱他到床上所發生的事也是接受過高等教育的我所無法理解還害怕的靠著牆壁不知所措~但是事情的起因是烏龍一場~我要怎麼解釋怎麼會有這麼蠢的事發生~當時也不曉得事情差點不可收拾~各位就聽我緩緩道來

      簡略介紹一下據點從鐵門進來(鐵門正對著西湖)先看到一面牆寫著"親愛精誠"~繞過牆(牆的左方有一個小小的關帝廟)可以看到我在大門站安官~右手邊是我走到57戰防砲那裡留影~左手邊是有一次演練弟兄幫我在戰車砲上面照的相~穿過據點後面是我們守的海防線~裸露著上身是據點正前方背後當然是廈門~黃昏時的照片很美吧!尤其那位帥哥正是在下本人我~當時真的是帥到不行~背後是大膽與鼓浪嶼的位置~每天黃昏當時是上兵的我常常被這美麗的景色所陶醉(新兵是心碎!因為到了晚上又要被操)

     當時我已經破金冬了~在據點已經有地位了~當天我們幾個老的在商量著最近據點所發生的事~有名老兵喝酒被抓去關~有位菜鳥摔傷骨折~最重要的是最近許多演練表現不佳~在連長眼中我們幾乎是黑五類~而指揮官菜頭(姓蔡~1670梯)更是像被打入冷宮一樣~那天在菜頭又被修理一頓後下午我們幾個老的就閉門討論如何扭轉情勢~不然再這樣下去回連部太沒面子不僅我們幾個老的回去被消譴~連我們教出來的菜鳥也有如過街老鼠回連部都躲在陰暗的腳落~ 說著說著大伙把最近受的鳥氣一股腦的發洩出來~這時菜頭從沉思中回魂過來說:一定是這樣~之前我就聽以前的老兵說我們26的圍牆不能動~前陣子戰車不是調回去演訓(戰車要開出來必須把圍牆打掉)結果某某人就喝了酒被抓了~石仔你們剛來時不是也在補圍牆~那次戰車出去後也有一名老兵生病了~你們說是不是~一定有問題~這時大伙七嘴八舌的有人拍腿大聲附和著~沒錯一定是這樣~此時我心理想~什麼嘛我以為是要討論如何加強自己內部的訓練~怎麼會扯到怪力亂神了~這時菜頭突然提出了一個想法:我們來問問看~據點內周仔(名字忘了~八幾梯的士官)不是說以前他是當乩童的我們找他來想辦法問問看(他當時未破金冬)我同梯以前也是跳八家將的我可以請他幫忙你們說怎樣~說到這我們大伙互看一下有幾個就開口說:我看也只能如此了~我聽了差點昏倒~要問誰啊?是問連長?還是問關帝爺嗎?有用嗎?還是問問自己吧!但眾意難違我也只好跟著附和

     說完我們立即去找阿宏(菜頭同梯的)~他聽完我們的事情後當頭就是一喝~你們這群憨死嬰仔也不想想今天是什麼日子~今天是七月半啊玩這麼大~告訴你們那個周仔我問過他他是跳陰的跳陰的你們懂不懂就是神明不會來上身的~但是不管是跳神明還是跳陰的今天這種日子就是不對何況這種事我一個人也稿不來~你們不要找我我也勸你們卡早睡卡有眠~碰了一鼻子灰我本以為菜頭會打消念頭那知他像著了魔似的吆喝我們大家回去再商量~此時聽的一頭霧水的我一直在心裡問:跳乩就跳乩那有分什麼跳神明與跳陰的~回到據點將周仔找來~他一聽到也沒意見此時我終於忍不住問到底什麼是跳陰的~他就徹底的解釋一番也順便告訴我們要準備什麼及注意事項~原來跳陰的就是類似落觀陰一樣是找鬼來問事~跳乩是神明附身意思不同~像他就不可拜神~神明見到他也當他是鬼~我再問他今天是七月半沒關係嗎?他也只淡淡的說:反正我都在這個圈子打轉很久了那天都沒差~只要準備工作做好既可~說完我們立即著手準備先~

    "桌頭"是什麼?就是起乩時在旁邊問問題的~基於好奇心的驅使我自願了這項工作還拉了一位同梯的一起~另外也交待了兩名靈活一點的菜鳥在他後面等他退駕時保護他~因為周仔有特別說明他退駕時他的靈魂要回來~但是此時他的身體背部不能碰到地面否則會被地氣吸走~啥?這是什麼意思?反正我們也不敢多問~一切照他的意思進行~此時月亮不見了今晚的夜特別黑


      首先我們準備一張桌子~椅子搬到前面(圖片中我站安官的地方)先跟關帝爺筊杯借香蘆~其實在這個程續就擔擱很久了一直筊不到杯~或許我們要幹的事關公知道了不肯配合~後來在一名最菜的菜鳥誠心筊杯下終於首肯了~之後我們先用紅布條將關公的眼精幪起來~據點前的那塊圍牆有畫了一個大國徽也要用帆布遮起來~再將香蘆灰到在桌上稍微抹平人員就定位後周仔喊了聲開始了~就將我們帶到了一個另我畢生難忘詭異又可怕的世界

      他先點了一大把香放在鼻孔下~我很仔細的觀看這一切因為此時的我還是有點懷疑~只見周仔緊閉雙眼喃喃自語地唸著咒語這時大概還了聽到咒語的節奏~不一會他稍稍彎下腰將香丟在桌上雙手兩邊握住桌邊不住的搖頭~這時的我已經覺的不對徑他變成在胡言亂語不知所云~而菜頭也在旁小聲的吆喝著說:來了~來了!這時我跟我同梯的互看一眼也慌了不知怎麼辦?周仔也沒教要怎麼問啊!我稍稍定了神鼓起勇氣往前站了一步(距離約半公尺)對周仔說:請問這位好兄弟你從哪裡來~這時周仔猛一回頭看著我~各位說實在的他這一回頭我退了好幾步~我嚇的心理直說真的有鬼~鬼真的來了!我真的相信鬼上他的身了雖然他面無表情但是他那一雙眼睛著實可怕~如果當時再打個雷各位可想像就如電影情節般嚇人~那是我這輩子看過最惡毒的眼神了~他的眼睛已經沒有我們常人的眼神~在我面前的眼睛散發出一股另人不寒而栗的眼神~那絕對不是活人的眼睛~那是像槍斃掉的死刑犯還想殺人的眼睛~他看了我一眼又轉頭回去就這一剎那我已經感受到有鬼想殺我~轉回去後他舉起雙手又是胡言亂語~這時跑的遠遠的菜頭說話了:把椅子拿給他~他要用椅腳在桌上寫字~此時我還沒回神我的同梯馬上拿起椅子叫了我一聲我才又回來~我們兩個稍微幫他拿著椅子頭~周仔握著椅子腳像寫毛筆似的開始在怖滿香灰的桌上寫字

     第一個字它寫了個忘記是"東"還是"西"字意思是那個方向吧!接下來陸續我同梯的還有菜頭都有發問~問的問題都是據點最近的狀況?為什麼最近很多人出事?有沒有辦法解決?大約是這些~當然周仔也都有回答但是寫的字都很簡短~大多是一個字或兩個字如"是"或"不可"之類的~我到後來有理出些頭續就是不能問太複雜的問題~尤其問題只能是yes  or   no要是問到一些答案太長的他又會胡言亂 語 的或者畫出一些鬼護符的東西來~其實事情到這裡有點好笑因為雖然氣份還是有點詭異~天還是一樣的黑風還是吹的呼呼作響~但是因為周仔寫的自有點糢糊菜頭~我跟我同梯的都湊上來猜他寫什麼字?意思是什麼?有時到把這位好兄弟量在一旁~其實答案大概是說我們要團結啦~沒有同心啦~老實說這些答案也是是似而非~過了約十五分鐘我們幾個互看一下異口同聲的說也剎不多了該請他回去了~"ㄟ"問題來了~要怎麼把他請走?周仔也沒教我們怎麼把他請走?(此時他在沒問題的時候都是彎著腰雙手握住兩邊桌沿~低著頭喃喃的說著一些莫名的詞彙)我的大膽好奇心又來了~我試著說這位好兄弟我們沒問題了可以請你走了嗎?這時他像抓狂似的舞動雙手大聲的鬼叫嘶吼似乎惹他生氣了~阿娘喂!所有人看到他這樣都倒退了好幾步~我自己也嚇的說話結結巴巴的~這...這..這位好兄弟謝..謝你~我們名明天會..會..準備些三牲四果來..來..來孝敬您~現在沒事了可..可以請你們離開嗎?我ㄧ連結巴的說了此次而他依然大聲嘶吼手腳都不注的舞動好像一投猛獸~他的氣勢嚇的我們尤其蔡頭還躲到柱子後也大聲的說怎麼辦?

      終於在我結巴的苦苦哀求下他稍微緩和下來了~他自己拿起椅子再桌上寫了"中華民國八十三年八月?日我來這裡"(正確日子忘了)這時我們當然有湊上來看寫什麼~只見他寫完後馬上又舉起手大叫一聲整個人就往後的攤下來~這時候情況真的很危及因為實在太突然我們都會意不過來~而且它真的是雙手向上與身體呈九十度快速的向後倒~我第一時間是擔心他的後腦杓碰到地上的石頭~而當初安排的兩名菜鳥早就嚇的躲到後面去了~此時我也來不及拉住他(實在太快又太突然)只能台起腳去勾住他的頭緩衝他掉下去的速度~而他的身體就如他不想遇到的整個都碰到地面了~我急忙將他抱起來~好重他就像剛死掉一般整個人都軟軟的我真覺得我像是抱著一具屍體~這時大伙一陣混亂也不知怎辦我先抱他到床上休息菜頭急忙打電問他同梯的~我與我同梯的也不知怎辦只能在床邊來回走動~而周仔真如死人般無論我們如何叫他或者拍他的臉也沒反應~我一面拍一面想:完了真的出事了這下子大家都出事了會不會被關到生蝨母


      這時蔡頭來到寢室說他同梯的也不知道怎麼辦?他們以前也沒遇過這種事每次退駕後面都有人~他也不清楚被"土氣"吸走會怎樣~急忙中我叫蔡頭連夜趕到他同梯的據點請他過來一趟~然後叫我同梯的去準備熱水給他擦式還有灌給他喝水看看是否有用~分配好任務後我負責留下來照顧他~我走到他床邊持續的叫他搖他的身體~慢慢的事情發生了他開始出聲我以為他要醒了但是搖著搖著我手慢慢的伸回來~好可怕喔!怎麼會這樣?我起身退回去我退到寢室的牆邊依靠著牆親眼目睹這一切!到現在我永遠忘不了當時的情形~     "鬼又來了"


      我從沒見過人的表情是這樣的~周仔的臉變的好快一下子哭還哭出聲音臉部的表情就是哭臉~我以為他很痛苦但是哭臉停留幾十秒鐘後瞬間又變成笑臉當然哭聲立即換上笑聲~我要怎麼形容那一瞬間~應該就向四川變臉的把戲一樣那麼快只是他不用轉頭不用遮臉很真實的呈現在我面前~接下來又如此的變成生氣的臉還罵出聲~幾秒鐘後又變成喜氣洋洋的樣子~我真的不知道要怎麼說~他連手也會跟著臉的表情一樣舞動~生氣時雙手握拳高興時還會鼓掌~重點是變化的時間都是瞬間~好像一直變化著喜怒哀樂而且每次的喜或是怒跟之前的又不太一樣~我靠著牆看著這一切~真的很可怕我相信在我面前的絕對不是周仔~短短的幾分鐘我真的有嚇到腳軟的味道靠在那邊不知道怎麼辦~這時我同梯的回來了而周仔又回到如死人般一動也不動~我同梯的問我:還沒醒嗎?剛才我有聽到他出聲啊!我正想開口跟他說~這時周仔真的醒了~他緩緩的哀叫了幾聲然後先要了跟煙抽起來~同梯的馬上遞上一杯熱水讓周仔緩合一下~他大概躺了半小時才沉重的爬起身來


      他走到中山室大家當然好奇的想問剛才的事情~周仔聽了我們剛才的情況後告訴我們原來他一退之後三魂七破還沒回來~又向後倒地後沒人扶他身體被"土氣"吸住~一時間靈魂還進不來~而我所看到的情況是有很多不好的東西經過他的身體~它也用比較科學的方式解釋~好兄地本來也是跟人一樣生活在我們周遭生活~陽氣重當然就"他"也待不了~陰氣重則反之~但是陰氣重的地方也看各位的八字~八字輕可能就是磁場接近而看的到~金門本來陰氣就重而剛才靈魂還沒回來所以"好兄弟"才容易過他的身

     經過這事我對這種是就抱著寧可信其有~但也相信平生不做虧心事半夜不怕鬼敲門~好兄弟也有好跟壞~各位您說是不是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