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門發展方略之一建金烈大橋有這麼難嗎﹖

2008/7/1

作者陵水上人

建金烈大橋有這麼難嗎?我不懂,也不了解,甚至講到這個議題時,會有一種想哭的感覺。是我太感性了嗎?不是。是我太不理性了嗎,非也。或許,你會問我為何談到這個問題時想掉淚。讓我這麼說吧!因為,我是金門人,我是金門出生的金門人,我是金門出生在台灣長大的金門人,我是金門出生在台灣長大並且在台灣讀書時學工程出社會後從事工程實務的金門人;重點是,我在台灣工程實務界是「多年」的工程從業人員。所以,我很想問一句話:建金烈大橋有這麼難嗎?很難嗎?

金烈水道距離很遠嗎?答案是:不遠。金烈水道深度很深嗎?答案是:不深。那為何金烈大橋一直沒建呢!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金烈大橋不是什麼大工程,有很多營建廠商都有能力做(筆者指的是包含國內外營建廠商)。或許有些鄉親無法認同筆者所說建金烈大橋不是什麼大工程的言論。那麼,讓我舉個例子吧!大金門水頭碼頭防波堤如果一直延續作下去,就會連接到小金門九宮,那也是一座橋了吧!因此,我要這麼說,蓋金烈大橋真的不難,難在主事者有沒有心吧!

那麼,誰是主事者呢?是金門縣政府、交通部、行政院,還是所有金門人呢?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但我確定一件事,建金烈大橋真的不難,難在我們是否有心完成這個橋。各位鄉親知道臺灣高鐵有多長嗎?讓我這麼說吧!臺灣高鐵從台北到高雄至少有345公里長,用8年建造完成;而建金烈大橋只有5公里,需要幾年完成呢?有這麼難嗎?

一年前,我回金門探訪親友,我向堂弟說:「真是受不了啊!這麼多年了,金烈大橋怎麼還不蓋?」堂弟回了我一句很有趣的話,堂弟說:「阿兄,你那ㄟ(怎麼)那麼沒用,攔景歲罕者(坐)告ㄉㄨㄚˇ罕(我們從小坐船去大金門坐到長大),早就慣喜ㄚ(習慣了),你一兩年回來一次,還會怕坐船啊!」哈!其實呢,我不但坐船不會暈船,事實上,每次回金門坐船反而是我最快樂的事之一呢!只是,聽了上述我堂弟的一番話,自己不禁想問:難道我們金門人一定要如此逆來順受嗎?建金烈大橋真有這麼難嗎?

因此,我想的是,建金烈大橋不難;難在金門主政者(縣政府、交通部、行政院)是否有心;金門如果要發展,起碼應該能留住年輕人,但如果連「金烈大橋」如此「基本的」交通建設都做不起來,我真的會懷疑主政者(縣政府、交通部、行政院)的基本能力,連最起碼的交通都做不好,要如何發展一個「國際」觀光島嶼呢?請注意:我所說的主政者包含「縣政府、交通部、行政院」。

尤其是,每當看到有人主張金門發展博奕事業時,更是讓我感到相當無奈。因為,這些主張金門發展博奕事業的人,讓我感覺很遺憾,我覺得主張金門發展博奕事業是一種頭腦簡單對金門本身所擁有的特殊優勢沒有認知且沒有遠見的想法。(無論提出金門發展博奕事業者為金門人或者台灣人。)因為他們完全不了解或者說是沒注意到金門最可貴且是世界上獨一無二的資產是什麼。並且,金門不能只靠「國際觀光島嶼」這個夢來發展金門。讓我這樣舉例吧!比如說,在一個家庭來說,如果這個家庭有六個兄弟姐妹,老大的「專長」是「觀光」,而老二到老六的專長是「創意設計、電腦軟體、物流、航運、金融」,那麼,難道這個家庭的興盛只能靠「觀光」嗎?只靠「觀光」難怪老二到老六都會離開金門,這也就是金門人口在解嚴後仍然無法增加很多的原因。因為,老二到老六終究會離開金門。

因此,金門除了「國際觀光島嶼」這個夢以外應該還要多方面發展。在此,我願意給大家一個思考的方向,大家不是常抱怨金門的年輕人都外流以致人口過少,無法形成最起碼的規模經濟嗎?或許容我這麼說吧!如果只是想「國際觀光島嶼」這個大夢,那麼金門技術學院這個學校就設一個「觀光系」就夠了,何必搞那麼多系呢?更不必說要升格大學了。所以,金門該如何發展,而金門最可貴的資產是什麼呢?限於篇幅,讓我下回再向大家報告吧!

    全站熱搜

    章魚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